第三十三章 白山黑水(四)迷雾

小说: 1625冰封帝国 作者: 龙吟森森 更新时间:2020-05-23 06:31:01 字数:3270 阅读进度:342/350

猫耳山。

博洛亲自出阵了,他很清楚,对面的敌军犯了分兵的大忌,本来只有三千左右的兵马,却分出一千去抢占二道沟河两侧的山头,如今能在猫耳山城下的只有两千人,而他这里,抛开已经出城的岳乐千人,还有两千五百人,加从双甸子、二道江退回来的五百人,还有三千人!

故此,博洛带着一千五百人出城邀战也是很有把握的,对面的营寨只有两千人,自己邀战,敌人若是坚守不出,那就便宜了沿着头道沟河北的岳乐,若是出城拦截,有自己这一千五百人他们也讨不了好去。

对面的敌人果然出来了,好家伙,看那架势,与自己差不多,五百骑兵、一千步军!

这么说来这个将领倒是也颇具勇气,营寨里只留了五百左右的兵丁把守。

两支队伍的阵型差不多,都是步军在前、骑兵在后,打的都是依据步军的战斗情况再考虑骑兵的出击方向和时机。

“嗯”,在望远镜里,见到对面骑兵的形制后,博洛不禁松了一口气。

如今的清国,对于瀚海军序列里那支装配了虎枪的“飞龙骑”很是忌惮,基本将他当做自己的巴雅喇来对待,眼下对面那支骑兵并没有配备虎枪,腰间挂着两把刀,多半是他们骑兵序列里仅次于飞龙骑的猛虎骑。

而博洛这边,他这五百骑兵,可是两白旗最精锐的骑兵,除了四百常规骑兵,还有一百巴雅喇,使用的都是重型武器,包括虎枪、大剑、四楞锏等物。

以前若是在辽东与明军骑兵作战,除非碰到像吴三桂那样不怕死的愣头青,一百巴雅喇足以打开局面了,后续八旗精骑再跟,多半无往而不利。

不过对面那猛虎骑也不是好惹的,何况都是出身于林中的索伦蛮子,也都剽悍耐战。

博洛这一千步军全部都是满洲八旗劲旅,与骑兵差不多,其中有类似巴雅喇的一整个牛录的精锐,手里头都是重型冷兵器,是专门用来打破敌方步军阵型的。

剩下来的七百人都是刀盾兵或者双手长刀兵,不过也别小看这个兵种,他们同时又是弓箭手,面对敌人时,会先发射一阵抛箭,然后双手握着长刀跟在那三百“锐士”后面突入敌阵。

以往面对明军抑或建州女真以外的其它女真部落,这样的阵型除了四川的白杆军抑或来自浙江的戚家军后裔,几乎很少碰到对手。

而眼前那支索伦步军都是了刺刀的火枪手,按照清国的情报,多半是类似于清国汉军八旗军的汉军,如此近的距离,还有骑兵虎视眈眈,是不大可能让你站定来一个三段击的,如今大清国的乌真超哈部队也开始了三段击的练习……

不对,对面那一千步军果真排出了一个三段击的阵型!

千人左右的队伍排出了一个大约是两百x五的长方形方块队伍,正踏着整整齐齐的步伐朝己方步军阵型走过来!

曲承恩自己也在这个队伍里面,他不像吴茂春或王承鸾那样精于骑战,在三游击里面,他本来就是以擅长火器而著称,当然了,作为毛文龙的手下,自然也会骑战,不过那并不是他所擅长的。

一千步军,按照帝国枢密院最新颁布的操典,那就是四成的十斤重隧发火枪手,六成的八斤重隧发火枪手,依次是:两百十斤重、两百八斤重、两百八斤重、两百十斤重、两百十斤重,这样的布置自然是考虑了不同重量火枪的有效射程,目前经过多次改进后的瀚海军火枪,八斤重的火枪有效射程是八十米,而十斤重火枪则是一百米。

六十米,无论是八斤重还是十斤重,均可击破铁甲!当然了,板甲除外。

这个距离,清国汉军步军的火绳枪是望尘莫及,只有抬枪才能赶得,不过那玩意儿不能大量装配,而眼下博洛的队伍由于还囿于“满洲八旗骁勇难敌”的旧窠,认为使用火枪是汉军旗的“专利”,并没有配备火枪,只是在城头配了一些火炮。

而八旗兵的抛箭那也得到了六十米左右时才能大面积有效,还是在大面积装配了七斗力的硬弓下才有可能(一石力及以的硬弓,也只有少数力气大的人才会配备),正常情形下,四五十米杀伤力最大。

博洛并没有正面与瀚海军交过手,虽然有些忌惮,但心里面依旧存了一些侥幸。

六十米,八旗步军已经将张弓搭箭了。

“砰……”

那三百锐士第一排手里都举着大盾,蒙着牛皮的榉木做的大盾,一般情形下,这样的大盾是不会被击破的,牛皮是第一道拦截,榉木是第二道,不过那也得看对面是什么武器。

瀚海军的十斤重火枪,有效射程一百米,穿甲射程八十米,在六十米的距离横扫一切!

半两重的铅子在六钱火药的推动下喷薄而出!

约莫有一半的铅子击在大盾,又约莫六成的铅子贯穿了大盾!

不过此时铅子的动能就大大降低了,杀死穿着铠甲的步军力有未逮,不过饶是如此,其动能依旧能将后面的步军击痛击倒!

一倒地,被大盾包裹着的阵型就有些凌乱了,此时,第二拨弹雨又驾到了!

此时,就不是倒地那么简单了,铅子直接造成了大量的杀伤,将这一面的重步兵彻底搅乱!

不过,敌人也不是吃素的,后面步军的抛箭此时也下来了!

双方都是坚韧之辈,除了已经大乱的那一面重步兵,后面的步军依旧迈着有条不紊的步伐朝前走着。

但对面的瀚海军却还有三行!

“砰!!!”

随着第三行火枪声响起,博洛后面的步军也开始有些慌乱了,此时,博洛一咬牙,带着五百骑兵了!

……

头道沟河的尽头,带着一千马步军前去官街堡救援的岳乐也遇到了大约同等数量的瀚海军埋伏,在那里他折损了大约一半人马后前进不得,只得退了回来,他退回来时正好碰到博洛也败了,两兄弟正好交替掩护着退入城中。

对面的曲承恩并没有赶尽杀绝,眼睁睁地看着他们退入城中。

此役,瀚海军伤亡两百多,却几乎造成了博洛手下一千多人马的伤亡!

……

夜间,猫耳山城又偷偷摸出去了十几人,这些人没有走头道沟河,而是向西北方向的山摸去。

曲承恩很快就得知这个消息。

“嘿嘿”,他的脸竟然露出了一丝笑容。

……

官街堡、猫耳山、通沟堡遇袭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沈阳。

得知官街堡、猫耳山依旧在清军手里时,此时因为经常性的眩晕已经有些病入膏肓的皇太极长舒了一口气,不过通沟堡的陷落也让他焦头烂额,最终,在与诸人商议后,他让驻扎海州盖州一带的孔有德派出五千人马去增援目前尚没有受到攻击的镇江堡。

让驻扎抚顺的博和讬派出了五千人马去通沟堡,誓要夺回此堡!

以前毛文龙大行游击战之时,有好几次便是从通沟堡摸到抚顺的,通沟堡一失,就好像在清国的喉咙里插一根刺,非拔除不可。

……

镇江堡,镇守使府邸,固山额真英俄尔岱与梅勒额真金砺两人也在说话,他们已经收到了鸭绿江游战事的消息。

英俄尔岱,四十出头,算是满清大将里少有的文武全才,既骁勇善战,还能长袖善舞,满清前一段时间与朝鲜的往来联络多半是此人在进行,让他镇守镇江堡也是为了方便与朝鲜联络。

金砺,投降满清的明军将领里面少有的武进士出身者,在整个辽东的投降明军里也是极为少见的。

英俄尔岱两千两百旗骑兵,加金砺手下三千镶红旗汉军旗,镇江堡确实是固若金汤。

英俄尔岱:贼军这是什么意思?不拼死拿下猫耳山,单单拿下通沟堡?难道是想生擒博洛?

金砺:末将也有些捉摸不定,不过贼军擅长围城打援,其意恐怕还是在援军身吧。

英俄尔岱:嗯,我也是这个意思,不过以彼等的军力以及路途,不大可能布置重兵在从抚顺到通沟堡这一线,只能在龙城到官街堡这一侧,可如今官街堡稳如泰山,龙城的勒克德浑并没有出动啊?

金砺:这个,末将也是捉摸不透,莫非……

英俄尔岱:其意在我镇守的镇江堡?

金砺:也有可能,不过末将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英俄尔岱:都什么时候了,还客气什么!

金砺:是,大人,末将觉得啊,这贼军不禁陆厉害,海更是罕逢敌手,镇江堡这里一到冬季便会结冰……

英俄尔岱面色一凛:你的意思是……旅顺?!

金砺:末将也是猜测而已

几日后,等满清的援军已经分别抵达通沟堡、镇江堡,一面展开了对通沟堡的攻击,还在镇江堡的北侧,原本的大营修建了新的大营时,辽东以西的海面出现了一支舰队。

孙佳绩的第一分舰队出动了,其身后还有整整一百艘大型板屋船、龟船!

他的舰队远离辽东海岸线行使者,方向不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