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二章 掌控

小说: 重生农家清荷 作者: 一只小胖 更新时间:2020-02-14 11:23:52 字数:2167 阅读进度:522/538

惊风听了惊宏的话,忙把诏书交给惊宏,自己开始系衣带,惊宏抽了抽嘴角,没想到他竟然看了男人的身体,真是够够的了,不过……

惊宏心里有些暖意,惊风虽是明卫,可却从来没有害过爷,还偷偷帮了好几次,这些他都记在心里。

“牌位在小佛堂,靠东南角的那个木箱子里,木箱子最左边有对特别大的烛台,在左边那个烛台里面。”惊宏说完隐身暗处了。

惊风平静了心情,先是去了吕修远和何羡仙的院子,当初惊鸣在这儿找到过一块牌位,是何羡仙放在明面上的,之后惊鸣定然没有再找了,所以没有发现另一块,瞧着就是放了好些年了,该是之前何羡仙偷偷藏着的。

听吕修远说过,现在吕阁老允许何羡仙光明正大的祭拜了,所以定然是又做了一块新的。

惊风把之前自己找到过的牌位重新确认了一遍,然后去宁淑院找惊鸣,见惊鸣在翻地,很想翻白眼,惊鸣的性子一直是急躁的,找东西这样细致的活计真的不适合他的。

“有发现。”惊风说完,惊鸣满脸惊喜的看过来,“哪里?”

“跟我来。”惊风领着惊鸣进了何羡仙专门设立的佛堂。

惊鸣有些疑惑,“这里我找过的,那块牌位我看了,没有诏书的。”

“这里还有一块牌位。”惊风从已经堆了灰尘的箱子内,找出了一块包了白布的牌位。

何羡仙之前可能是藏了,可在被允许后只是以新换旧,把旧的放在了箱子里。

惊鸣有些脸热,他真没想到何羡仙竟然一人收了两块牌位。

惊鸣接过,扯了白布,直接掰底部,这才发现这块牌位,牌身和底座是连在一块分不开的。

惊鸣直接用力对半折了,实心的,失望了,“这块也不是。”

“别灰心,再去宁淑院好好找找。”惊风认真说道。

“你去屋内找,我再挖看看。”惊鸣说道。

“好。”惊风点了点头。

等进了小佛堂,惊风四处看了看,摸了摸,佛堂供桌上的也都没放过,等惊鸣进来,看到的就是惊风拎起供桌上的烛台摇了摇。

“外面看好了?”惊风问道。

“地都实的很,不好下铲,再看看小佛堂吧。”惊鸣低声道。

看惊风找的仔细,惊鸣也细细看了,他这人性子急,大大咧咧,还真不如惊风这般细致,想知道早就让惊风来帮忙了。

惊风认真的找了一溜,才到了靠东北角的三个红木箱子,从左往右的看,等在中间箱子看到那对大烛台后,心里有些复杂,他有些想不明白睿王爷为何明明发现了诏书却要再送回给皇上,有诏书至少还有希望,没了诏书,跟皇位真没什么联系了,以后想……

惊风回了神,苦笑了,睿王爷不想要那个位子。

皇上虽然是篡了位,可不得不说,大封朝这几年在他的统领下很是国泰民安,也难怪睿王爷不想要了,竟然如此,以后自己多护着些睿王爷的安全,只要好好活着,也好,平顺些过日子。

惊风右手顺手拿起右边的烛台,惊鸣已经凑过来了,拿了左边的,“这烛台可真不小,难道几十年前流行这种大的?”

惊鸣左右颠倒,看了看,把烛台底部拿进了些,用了巧劲,直接就把底部拉开了,底朝上,只见里面是一块木板,惊鸣暗惊,忙动手拆了自己手里的,待看到里面有牌位后,眼底狂喜。

放的这般隐秘一定是有诏书的。

拆开牌位的底座,一卷明黄的绸缎就顺势滑落下来,惊风一把接住,惊鸣吓出了汗,皇家的东西掉地上,这是大不敬啊。

打开诏书,确认里面的内容后,惊鸣狂喜,终于找到了,等喜悦过后,神情有些复杂的看向了惊风,自己找了这么久就连何羡仙哪里的另一块牌位都没找到,惊风才来,就都找到了,这显得自己很没用。

“是你找到的。”惊风看着惊鸣笑了笑说道。

惊鸣有些感动,拍了惊风的肩头笑着说道,“谢了,好兄弟。”

“既然是兄弟,何必说谢呢。”惊风会拍了拍惊鸣,“我们回宫吧,皇上这些日子等急了。”

乾清宫,惊风和惊鸣到的时候,封云正还在批阅奏章。

看着在烛光下认真看奏章的封云正,惊风有些释怀,当皇帝也是很累的,有时候也身不由己,还真没有闲散王爷来的舒心畅快,也难怪睿王爷不想争了。

“皇上,找到了。”惊鸣下跪,双手恭敬的高抬过头,举着找到的诏书。

封云正这几日紧锁的眉头放开了,朝着惊鸣招了招手,惊鸣起身弯腰递上。

封云正打开,待看到熟悉的字样,熟悉的印章,熟悉的名字,心里气闷,本以为这辈子再也看不到了,没想到吕宁浩竟敢狸猫换太子,当年当着自己面烧的诏书并不是真的,明明在烧之前他看过一眼,那是有些心伤,没仔细确认,吕宁浩定然提前伪造了一份,不过胆子也真是大。

如果自己检查了,总会看出是假的,主要那段日子吕宁浩一直跟自己一块儿,几乎没回过吕府,所以自己也没怀疑他伪造了。

什么时候开始伪造的呢,是不是在先皇把诏书交给他的时候,他就先伪造了一份,然后才跟自己说这事呢?

吕宁浩是真厉害啊,封云正心里不得劲,被人摆了一道,意难平,这么多年他护着吕府,宠着吕贵妃,现在这脸被打的可真疼啊。

“在哪找到的?”封云正问道,惊鸣一五一十的说了。

“辛苦了,下去休息吧。”封云正说道,然后朝着侍立在一旁的黄公公的使了眼色。

黄公公亲自把惊风和惊鸣送到乾清宫殿门外,然后把两个荷包给了惊风和惊鸣,“皇上一早交给咱家的。”

从荷包里拿出一粒药丸,两人一声不吭的吞了。

皇帝本就是孤,他不信任何人的,用的都是能控制得住的人,惊风面上不显,心里一阵凉意。

第二日,吕贵妃因为惹怒了皇上,被降级了,今后是吕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