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1章 釜底抽薪

小说: 大唐第一女相 作者: 晢晢 更新时间:2020-06-30 10:50:02 字数:2326 阅读进度:602/616

天色渐暗,空中飘散的血腥味越来越浓,令人感到窒息。

罗士信站立在堆积成山的尸体上,右手握紧马槊支撑自己的身体,左手猛地一甩,打开了手中的军旗。

鲜艳的唐军军旗在空中迎风飘扬,刺痛了所有人的眼。

罗士信望着底下的人,翘起一边嘴角,轻蔑地笑了:“来啊,老子还没打够呢。”

如此嚣张狂妄,曹湛一下子就被激怒了,当即下令:“都给我上,杀了他。”

“慢着。”

刘黑闼出声阻止,他走到前面,对罗士信说:“你是条汉子,我很欣赏你。

“如今你已经逃不出去,不如投降,我封你做大将军、做异姓王,如何?”

“呵~”

罗士信轻笑一声,嘴角含着讥讽,俯视刘黑闼:“我罗士信虽不是什么大英雄,但也从来不会向敌人投降,你们就死了这条心吧。”

“别给脸不要脸,不投降,那就等死吧。”曹湛看着罗士信的目光里充满了杀气。

罗士信不甘示弱:“有本事就来杀我,来啊!”

曹湛握紧兵器,就要冲上去。

旁边伸过来一只手,一把抓住了他。

“不要杀他,活捉。”

刘黑闼说完这句话,就放开了曹湛。

“是。”

曹湛迅速冲了过去,踩着尸体往上爬。

罗士信懒懒地转动眼珠子,默默地看着曹湛,没有其他的动作。

刘黑闼看在眼里,觉得罗士信气定神闲,没有丝毫的慌乱惧怕,是个猛将。

他怕曹湛死在罗士信手中,就做了一个手势。

董康买立即率领士兵冲了过去。

看着这么多人冲过来,罗士信的眸中闪过一丝嘲讽。

他低头扫视自己的身体,铠甲早已破损,被鲜血浸染。

左肩中了一箭,右手臂中了两箭,左腿被划了一道长口子,右腿中了四箭,并且被划了一道深可见骨的口子。

还有后背,不知道插了几支箭。

他早已经杀得精疲力尽,如今还能站立,不过是部将们用最后的意志支撑着他的身体。

罗士信的目光定在脚边的尸体上,那是他的部将们,他们围成一圈坐着,用身体当柱子,给他靠着。

就算是死,他们也要让罗将军威武地站着,也要让唐军军旗屹立不倒。

罗士信明白他们的意思,拼命保住了军旗,也没有让自己倒下。

曹湛快速爬上尸体堆,一把抓住了罗士信的右手手臂。

好巧不巧,他抓的地方正是罗士信的伤口。

罗士信咬着牙,不让自己痛呼出声,他突然抬起左手。

军旗摇曳,董康买以为罗士信要用旗杆袭击曹湛,连忙掷出手中的刀。

刀刺破军旗,与旗杆摩擦而过,落入了地上的尸体中。

而罗士信受到力量的冲击,往后倒去。

曹湛被波及,随着罗士信一起摔了下去。

地面上都是尸体,两人滚下去,并未受伤。

不过,罗士信晕了过去。

......

刘黑闼攻下洺水县城后,十分开心,他将城内的财帛全都赏赐给了将士们。

李去惑趁着刘黑闼心情好,连忙去请罪:“主上,罗士信治军严酷,我一直没有找到机会靠近城门。

“今天我终于有机会靠近城门,就第一时间打开了城门,引您进城。

“还请主上看在我这次立了功的份上,饶恕我之前的罪过吧。”

“呵~”

曹湛发出一声冷笑:“即便没有你开城门,我们也能攻进来。”

“就是。”董康买附和道:“当初若不是你杀了县令,以洺水县城投降唐军,我们又怎么会因此牺牲这么多的将士。

“你这墙头草,早该死了。”

李去惑脸色一白,慌忙解释:“主上,我那也是迫不得已啊,之前唐军节节胜利,百姓们畏惧不已。

“听说唐军要来攻打洺水县,我害怕,就......就......投降了......”

曹湛眉毛一横,怒道:“你什么意思?你是说我们没有打赢唐军,所以你才投降,你这是在怪我们,怪主上吗?”

这么大的帽子扣下来,李去惑吓得跪在地上:“小的不敢,小的不是这个意思......”

刘黑闼看得心烦,手一挥:“拖出去斩了。”

“主上饶命啊,我是被迫......啊......唔......”

李去惑被士兵捂住嘴,拖了出去。

面对这一幕,没有一个人同情他,为他说话。

-------------

唐军营地。

“......去增援的军队共牺牲八千人,洺水县城内的唐军全军覆没,罗士信将军阵亡......”

李世民听完王君廓的奏报,神情悲痛不已。

良久之后,他做了一个决定:“三军暂作歇息,过几日同我一起攻打洺水县城,迎回那些将士的英魂。”

众将领没有反对。

不管是洺水县城还是洺州城,这些城池迟早都要去攻打。

于是,李世民传令给程知节、李世勣、秦叔宝等猛将,命他们留下军队镇守城池,然后回师大本营。

很快,刘黑闼也收到了贝州、冀州等地落入唐军手中的消息,刚刚攻陷洺水县城的喜悦顿时烟消云散。

众臣神情凝重,不约而同地看向了刘黑闼。

高雅贤满脸的愤怒:“我们付出了如此大的代价才攻下洺水县城,以为能保住粮道,却没想到李世民来了一招釜底抽薪,直接断了我们的补给来源,真是太狠了。”

“可恶!”曹湛一拳锤了下去。

案上的茶杯被拳头碰倒,摔在地上,发出了刺耳的声音。

刘黑闼也很愤怒,他问道:“是哪些人攻打贝州等地?”

范愿翻开奏报,念了一长串的名字。

“程名振?”

听见程名振的名字,刘黑闼皱起了眉头,他觉得这个名字很耳熟。

高雅贤提醒道:“程名振原是唐永宁县令,我们攻下洺州时,还抓了他的母亲和妻子。”

闻言,曹湛目光发狠:“敢切断我们的补给,那就让他的母亲和妻子去黄泉路上等他。”

刘黑闼满腔怒气正没地发泄,听完高雅贤的话后,就下令:“把程名振的母亲和妻子五马分尸,派人送去唐军营地。”

程名振刚带兵回到洺水以南的唐军营地,就收到了这么一份礼物。

他趴在箱子上,望着血肉模糊的母亲和妻子,嚎哭不止:“阿娘,儿不孝......”

哭声中充满了痛苦和悲伤,周围的人闻之,莫不感到伤心。

最后,程名振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昏厥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