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解围

小说: 花开半夏慕泽辰 作者: 文也文也 更新时间:2020-05-23 06:32:54 字数:2182 阅读进度:112/118

赵宏达找回了失散多年的女儿,这件事情很快就传开了,赵宏达为其粉饰了一番,幼年走散,多年未有音讯,千辛万苦寻回,短短十六个字,就简单概括了芸娘这一生的辛酸。

很快就变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人们纷纷感叹大理寺少卿是多么多么的好,找到女儿有多么开心,芸娘是一个平凡的女人,一跃成为大户人家的贵女是多么的幸运。

没有人关心,这个女儿当初为什么会失散,为什么现在才找回,人们关注的重点,始终只是比较浅显的东西。

没有人关心芸娘的过往,只是会纯粹的羡慕,为什么这么好命是大理寺少卿的女儿,为什么可以成为京都贵女,为什么!

大理寺少卿专门为此举办了宴会,庆祝女儿失而复得,顾半夏也接到了邀请。

李泽辰很忙,自是不会参与这么无聊的宴会,因为是芸娘,所有顾半夏有兴趣参加,顾半夏与甘草坐上马车前去祝贺。

这个宴会说的好听点是为了庆祝女儿认祖归宗,其实说白了,就是为了拉拢朝中大臣的一个契机,各家的女眷都在后院寒暄着,芸娘在其中无所适从,小宝面容憔悴,很不开心,曾经他也问过母亲,“我们为什么要离开姐姐,为什么不在火辣坊住了,我为什么不可以去学堂了。”小宝有很多很多的为什么?

芸娘只是安慰道“小宝,再等等就好了。”

小宝不明白,明明母亲也不喜欢这里,为什么还在这住。

深宅大院是冷漠的,没有人会理会这两个空降的主子,尤其是得不到女主人认可的主子,所有人都躲着这对母子,像是透明人一样的存在。

如果不是需要这对母子出席,没人会想起这对母子的存在。

小宝拉了拉芸娘的衣袖,“娘,咱们走吧!我不想在这待着。”

在场的每个人都不喜欢他们,眼神轻蔑,言语嘲讽,小宝不喜欢这里。

“好,咱们不在这待。”说着起身拉着小宝离开。

赵夫人递了个眼色,婢女会意,重重的撞了一下芸娘,芸娘重心不稳,撞到了此时风头正劲的宁国候府的大小姐身上,一个尖锐刺耳的声音响起,“那个狗东西敢撞我。”

宁婉蓉身边的婢女眼疾手快的,将芸娘推倒,并补了一脚,啐了口说道“乡野村妇,敢撞我家小姐,真是不知死活。”

赵夫人急忙来打圆场,“真是抱歉了,我家这个女儿不知礼数,以后会严加管教!”

宁婉蓉瞥了一眼地上的芸娘说道“这位就是失散多年的赵小姐,呵呵,这种没有见过世面的村姑,是该好好教教礼仪,省的出去丢人。”

她们说的每一个字都扎在芸娘的心上,此时的她无地自容。

宁婉蓉身边的婢女不依不饶,“冲撞了我家小姐,还不赶紧道歉。”

小宝一直听从芸娘教导,和善对人,谦卑有礼,今天真是忍无可忍,“不是我娘的错。”道“是她故意撞的我娘,我娘才会撞到你,那是不是应该她道歉呢?”

小孩子的话在一众女眷中炸开了过,秉持着有瓜吃的性情,看着事情的发展。

撞人的婢女急忙否认道,“我没有,这是诬陷,我故意撞你娘,有人可以做证吗?”

小孩子就算是上过学堂,也争辩不过大人,而且还是有备而来。

刚才大家都只顾着说话,没人会留意这个,所以没有人可以证明。

谎都可以这么理直气壮,那为什么娘还要教我诚实!

一时间母子二人成为众矢之的,这时一个声音响起“我可以作证,我看见了,是你故意撞的人。”

只见一个穿着白色裘衣的女子,眉宇间带着三分英气,冷峻的面庞不怒自威。

小宝急忙跑了过去,“姐姐,你是来接我的吗?”

芸娘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顾半夏,不敢看她。

宁婉蓉的婢女听见小孩子管这个女人叫姐姐,随即硬气了起来,“哪里来的狗东西管闲事吗?”

甘草一个箭步走到了宁婉蓉婢女的身边,狠狠的给了一巴掌,“辱骂王妃,该打!”

王妃,看热闹的女眷们议论纷纷,“这是谁啊!”

“这是辰王妃。”

“未来的太子妃遇上辰王妃,这场热闹有的看了。”

真是看热闹的不嫌事大,都等着热闹的后续,谁也不舍得离开。

宁婉蓉仔细打量着顾半夏,说道“你就是辰王妃。”

顾半夏微微一笑说道“看来宁国公教出了一个好女儿,规矩教的甚好,没有礼貌,不懂规矩,还张扬跋扈,有点意思?”

“你!”一句话呛的宁婉蓉说不出来话,缓了缓说道“你不过就是个四王妃,我是未来的太子妃,你又在猖狂什么?”

啪!一记清脆的耳光响起,大家都屏住了呼吸,整个后院一下子静悄悄的,谁都没有想到,顾半夏竟然敢打宁婉蓉。

“在我面前嚣张,你还不够格!”

宁婉蓉捂着脸,眼泪刷刷的往下掉,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打,脸红彤彤的,她长这么大,还没有挨过打,今天却被顾半夏给了一巴掌,很不甘心,“你敢打我,我要去告诉太子,将你废了。”

顾半夏好笑的说道“去吧,我等着!”

随后收起玩世不恭的态度说道“芸娘是我的人,谁敢动她就是和我过不去,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你们可能还不太了解我,我可不是什么君子,我这个人记仇,凡事让我不痛快的,必将千倍百倍的奉还,还有不要当我再说笑,我从来不和朋友以外的人开玩笑。”

说完带着芸娘和小宝离开,留下了一脸惊愕的吃瓜群众和哭哭啼啼要告状的宁家小姐。

赵夫人宁眉深思,这几句话是说给我听呢!看来赵芸这个小贱人还有个靠山,一个有些棘手的靠山。

一行人回来了芸娘的院子,这个院子应该是整个赵府最破的地方了,院子里杂草丛生,门窗破败不堪,顾半夏看着这一切,说道“芸娘,这究竟为什么要在这里坚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