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9章 候级水平

小说: 狂爆神尊 作者: 不灭尊主 更新时间:2020-02-14 10:52:08 字数:5370 阅读进度:622/645

既然宿舍中存在一个惹不起,赶不跑的货,古风尘只好乖乖的去上课,路上的同学们用一种同情的目光看着他。当然也有一些幸灾乐祸的目光,这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都是避免不了的。

首先我们有必要了解古风尘这个人。

了解古风尘首先要从他的家庭说起,古风尘父亲古德拜是圣灵大陆永夜国镇国大将军,古风尘是他唯一的儿子,按古家的传统,古风尘这个年纪应该到永夜王国西部的混乱之地扬名立万。但是古风尘十岁的那一年,一位衣裳褴褛,嘴巴中只身下几颗倒三角形的老家伙出现在古风尘的家中,他就是圣灵大陆上著名的大星相家荣山东,也就是东方奇才学院的现任院长,他说他愿意将这个小家伙带到东方奇才学院学习,这让那眼高于顶的古德拜将军都激动得语无伦次,满口答应。须知,东方奇才学院可是这片大陆上的顶尖学府,整个永夜国都找不出几个人。何况古风尘在自己的庇护之下,小小年纪就表现出一个纨绔子弟具备的基本素质:狡诈而又懒惰,再这样下去,这个小家伙顶多在永夜国这个小地方当一个土霸王。所以当老怪物宣布可以招收古风尘的时候,以至于这个将军高兴得哭了鼻子。

但是古风尘一直不认为他是镇国大将军的儿子,他清楚地记得自己的家乡,那是一个充满绿色的星球,他当时也是一个对未来充满了美好憧憬的热血青年,在他最后一个暑假的时候,他带着漂亮的女朋友开着自己新买的车飙在高速公路上,一不留神追上了一辆渣土车,在惊恐之中,他发现了自己成了一个跟在镇国将军后面的那着一把小刀的小屁孩,他明白了穿越的狗血剧情发生在他的身上……最让他想不通的是穿越以后,他对力量和这个大陆上那些莫名其妙的灵力掌握程度超于常人。出于当初无聊时候阅读了太多的狗血穿越小说,很多时候,他莫名其妙的认为或许死亡能让他走出这该死的穿越回到过去。所以他敢于拿着这把小刀对着前面的恶龙冲了上去悍不畏死的砍它几刀,结果弄得自己在床上躺了好几个月,镇国大将军高兴的逢人就说:“真不愧是我的种!”这也让古风尘的声名鹊起,传到了东方奇才学院中校长荣山东的耳朵中,荣山东亲自过来一看,这家伙竟然拥有大名鼎鼎的圣灵体,与这个世界的的力量是十分契合,修行起来事半功倍。于是决定破格招收这家伙。好不容易经历了最后一个暑假,穿越过来以后依然做一个学生狗,这让古风尘怎么也想不通,强烈的反对再到学校中接受这些填鸭式的教育。

镇国将军的威名至少在东方奇才学院并不好使,在这里,貌似大部分人的家庭都很不错,好像永夜国的镇国将军在永夜国也许连国王都要让他三分,但是放到这个大陆上一点点都不牛叉,家庭背景相互抵消以后,人们所关心的,大概只有他们的成绩和天资,而非他们的老子。好不容易穿越到一个有权有势的家庭,竟然不能在教育上接受一点点特权,这让古风尘更加伤心。

同时,东方奇才学院的丧心病狂的将严进严出的教学政策贯彻到极致,奇才学院中集中了这片大陆上人类最优秀的师资力量,为了人类的未来,他们对学生的要求之严苛简直达到让人发指的地步,以致于古风尘认为这学校考试的目的就是让学生挂科收补课费。

正常来讲,只有天资聪颖绝伦的人才能到这个奇才学院来上学,一般来说,奇才学院收招的学生绝对不会给学校丢脸,那些招生的老师们是精英教育的忠实执行者,凭借着学校的金字招牌丧心病狂的实施掐尖教育。不过,古风尘同学的表现貌似证明了将古风尘招进了这学校的老师确实是瞎了眼让人尴尬的是,古风尘却是院长亲自招回来的。

丧心病狂的教育方式下,造就了一个挂科挂的一塌糊涂的学生,偏偏这个学生还拥有令人发指的天赋,但这样下去,这个家伙一定会荒废学业一事无成成为学校的耻辱。

不过古风尘认为自己这些年并没有白过:养了一个娇嫩的小妖精,小妖精艳惊四座;泡了好几个小学妹,小学妹都愿意以身相许而不在乎大陆上普遍实行的一夫一妻制;天天晚上都抱着一个酒瓶将自己喝的醉醺醺,外面那可怜的流浪汉就是靠这酒瓶勉强度过几年;打麻将下双陆下围棋赢的钱除了交学费自己零用外还给永夜国的希望工程建了一所小学校;至于岛国动作片看得让永夜国的鉴黄师交不了差的时候就找他开一个新禁的清单然后照单禁止就行;翘课翘得在某一天心血来潮决定要摆脱这**堕落而又无聊的生活重新新生去上课,结果推开教室门一看老师和同学们竟然一致的对他投来惊讶而又陌生的目光最后对他说:“同学,你走错教室了!”

一个天才为什么会这么堕落,是年幼的心灵受到了什么样的伤害才能造就一个如此颓废的天才,是惨被退婚还是遭遇严重的侵害?学校高层将其当做一种现象在分析,将他那简单的经历逐一分析了一遍,根本就找不出原因,最后院长大人亲自出马,教育他必须放弃那些不良嗜,将有限的精力投入到无限的知识学习中来,至少从明天开始一定要去上课,谁知道这个家伙的话毁掉了院长的三观:

“去上课?上什么呢?上了不一定会听,听了不一定会,会了不一定考,考了不一定过,过了不一定能毕业,毕业了不一定能找到工作,找到工作不一定能赚钱,能赚钱不一定能娶到老婆,娶到老婆不一定能生孩子,生了孩子不一定是自己的……”

院长气的都快吐血了,痛斥这家伙的荒唐和不争气,谁知道这个家伙竟然说:“我这么不争气,你还是开除我算了……”

开除一个学生对于学校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东方奇才学院也不是没有先例,但是,作为集中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师资力量以及教学资源的奇才学院,并且坚定的奉行掐尖教育,开除一个身负圣灵体,八岁的时候就敢于对恶龙开刀的少年,这也太扯了吧?

院长大人在亲自跟踪分析过后,得出结论:造成这一现状的最关键最核心的问题就是――这小子根本就不按常理出牌,根本就不跟你好好玩。

比如教冰系魔法的姜子牙教授当初冰封岐山,战功赫赫,古风尘非常吃惊的发现在地球上上古时候赫赫有名的人物竟然活生生的出现在这个学院中,并且成这个学院的教授来教书育人。按道理说了解这位大神的背景,稍微有点点上进心的人都应该感到荣幸和幸运,努力把握学习机会,再不然也也应该有点点好奇心问问这老家伙:你去过地球吗?是不是来自地球?是不是地球上的那个姜子牙?我们能不能想办法回去?可是偏偏,偏偏这个家伙――竟然什么对于这么一个大人物一点点兴趣都没有,本来这个家伙准备一如既往的翘课,但是那天天气很热,很热,古风尘无聊的躺在床上,突然想起有这么一个奇妙的魔法课,顿时在床上跳了下来,闹腾着要去上课。

一个须发苍白,面色红润,精神抖擞仙风道骨的老人站在训练场内,对着排成一排的学员大声的教导说:“作为一个魔法师,你必须要有几个先决的条件,首先,你必须要有一个好的歌喉――魔法咒语的吟唱,都是通过歌谣的形式表现出来的――”

古风尘极端的不赞成:假如有一个优美的歌喉,那做什么魔法师呢?不如直接去做吟游诗人,做个家喻户晓的明星那样日子过得比苦逼的最后人生的目标定位于杀人或者被杀的魔法师强哪里去了!

“现在我们开始讲解一下冰封万里这个冰系魔法!”姜子牙开始示范吟唱:“在遥远极寒之处蛰伏的冰雪魔神,在空中飞舞的冰雪精灵们,顺从我的召唤前来。冻结一切的黑色暴风雪啊!将万物化为白雪吧!”

顿时空气以一种难于置信的程度在骤降,北风毫无道理的肆虐了起来,天空之中突然飞舞着洁白的雪花,那飘雪顿时变成了一团又一团的雪球,噼噼啪啪的从天上掉了下来。

等着他的吟唱完成以后,天地就变成了一片洁白,果然是冰封万里呀。幸好这事情发生在圣灵大陆,假如发生在古风尘穿越前的地球,那个世界的法官们估计都睡不着觉了,会去认真的查一查他们才审判的案子:六月飞雪,是不是有天大的冤枉了?

“冰雪系魔法的原理其实很简单,也很好掌握,就是用你们的灵力去沟通魔法元素,尽量可能的去减少物质中那些微粒子的振动,大家都知道,温度高的时候微粒振动就高,你们假如能用灵力将微粒子停止振动,那么,你就能掌握冰系的禁忌魔法!吟唱,是一种辅助的手段,一种正确的,优雅的吟唱,能对魔法起到强烈的增幅作用,你唱的越好,你的魔法增幅越大,这就是魔法师为什么一定要有一个好歌喉的原因。”

姜子牙大师侃侃而谈,完全无视了学生们冻得脸都发青这一事实,古风尘更是后悔莫及,果然是不作死就不会死呀,自己翘课翘得好好的,干什么来上课,看看,这下傻了吧,说不定会冻出一场大病来。他只想逃离这个冰天雪地的训练场。

训练场上非常安静,大家虽然衣襟单薄,但是都在认真的听着姜子牙大师解释,与大师面对面的机会,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的,能让人终身受益的。只是,有一个人例外,那就是古风尘。p

古风尘跺跺脚,发现自己的鞋子竟然被冰冻在地上了。

“装叉,不就上一节课吗?也要装一个叉叉!”古风尘在心中将姜子牙大师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个遍,不就是会一点点冰系魔法吗?竟然拿出来装叉叉而不顾学员们的感受,看来幻想学一点点冰系魔法给自己宿舍降温的想法错得太厉害了,这简直是自己过来找罪受的!学习的目的不就是为了改善自己的生活改变自己的命运吗?如果学习是来遭罪受,那还有什么含义呢?在那个世界上形成的世界观根深蒂固的深植于他的心田。

姜子牙大师明显的感觉到这个人心中的恶意。

“你,给我认真感受一下冰系魔法!”大师打断了他那天马行空的幻想。

“我靠,还得瑟了,再说我翘课了!”古风尘在心里面想。

“我的课,想翘的话,除非你身体不行晕死过去,否则,你就没有翘课的机会!”大师竟然知道古风尘的想法。

“真的!”古风尘听到了大师的话,就如落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的稻草,他大声的问。

“不假!”

“好!”古风尘挥起了他的大手,用尽了自己全身的力气,对着自己脑袋上狠狠的一击,人,晕了过去!

“叫校医!”那负责学生安全的教学助手看到有人晕了过去,急了,假如古风尘真的出了什么意外的话,那么,这个月的奖金什么都没有了,这个险不值得冒!

就这样古风尘又成功的翘课了一回。

这节魔法课上完以后,天已经黑了,姜子牙大师不放心这个在自己课堂上自残的学生,带着大家到他宿舍去关心看望一下,发现古风尘回到了宿舍,满头大汗。

“你在干什么,不好好休息?”同学责怪他说。

“嘿嘿,我在练习冰系魔法!”

怎么样说古风尘都不是一个用功的人,他怎么会在业余时间练习冰系魔法?难道他良心发现改性了?刚才为了逃避上课不惜自残啊,大师凌乱了,迷茫的看着他。

“难道你没有发现我这房子中的温度降低了很多?有了冰系魔法,这个夏天就好过多了,你看这房子温度这么低,我可以睡一个好觉了”

“我的冰系魔法是用来杀人的,不是用来给卧室降温”姜子牙大师悲哀的吼道。

“学习的目的就是为了自己过得更好一些!”这个家伙擦了擦满头的汗水,不紧不慢说,“不以让自己过得更好为目的的学习都是扯蛋的,为了学习而将自己搞得累到趴下,那是白痴”

经过几年时间的观察,所有的老师和同学们根据他的行为对他做出了一个结论:无药可救!当初古风尘小小年纪就敢于对抗恶龙并且全身而退建立起来的光辉形象已经无影无踪了,这样的人,就算天赋再好,混到最后,不给学校丢脸已经是万幸了。

更加让人崩溃的是,这家伙却认为自己走错了路:不应该到东方学院来学习,而应该留在永夜国当个官二代威风一下,顺便接父亲的班,那样既轻松又威风。荣老大的老脸挂不住了,对着那一脸悠闲,一副自甘堕落的面孔吼出了经常让人引用的名言:“什么,放你走,你想退学就退学啊?你就是一堆糊不上墙的烂泥?不值得我们教育,我告诉你!就算你是一堆烂泥,我也要将你烧成瓦片糊到墙上!”

但是院长的精力有限,不可能亲自教导这个问题学生,为了不浪费这家伙的一身天赋,决定将大名鼎鼎的以傲娇和暴戾出名的爱莉从遥远的守护人类安全的战场上调了回来,专门炮制这个小贱人,像是今天那无比悲催的一幕,爱莉已经换着花样玩了三个月了。

这一点确实要称赞一下老怪物院长那洞彻一切的眼光,竟然看出古风尘的不成器不是因为智商或者天赋,而是那不抽不走的贱骨头,才被爱莉调教了三个月,这货魔法之铠那抗打击的硬功夫竟然达到了候级水平,那一身的乌龟壳基本上可以无视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的魔法师和武士刺客们的攻击了……

今天,古风尘依然非常留恋着他那暖绵绵的床,也怀念着他的酒,还惦记着那帮狐朋狗友口袋中的钱,但是没有办法,他首先还是得去上课。

从本质上来看,这个家伙就是一个懒得离谱的公子哥,加上对于这个世界缺乏归宿感,唯一想着的就是怎么回去,所以加剧了他的懒惰,学校任何需要以体力和脑力作为支撑的课程他都会义无反顾的翘,但是现在看来翘课的后果越来越严重――那无休无止的恶作剧和那不长眼睛的拳头让他觉得能安心上上课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虽然累是累一点,但至少对身体和心理的摧残都要少一些。。

很不幸这堂课是最让他难受的古武技课,但是相对与爱莉那些变着花样的调教而言,这课根本算不了什么。一进门,就看到了古武技泰斗达摩大师,他顶着一个大光头,站在瓢泼的大雨底下,用洪亮的声音对着他的学生咆哮着:

“防守是最好的进攻,最坚固的盾就是最锋利的矛!一个人的综合能力决定于他的短板!没有一副可以挨打的身板,再好的进攻也是白搭,只想靠进攻解决敌人的人都是傻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