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初入巧见野鸳鸯

小说: [花满楼&绾绾]楼外有妖 作者: 水心清湄 更新时间:2015-03-16 00:09:50 字数:2652 阅读进度:3/61

七月的太原很炎热,路上的行人纷纷躲在街道屋檐下休憩。

太原东城住着太原的达官显贵。东城的一条巷子中走出一个身穿粉丝的苗条少女,她的头上戴着毡帽,让人看不见她的模样。但是她出众曼妙的身形,以及她行走之间的姿势极其优雅动人,可以看出此女子绝对是一个美人。

女子走得很快,到达一处角门时,她警惕的扫过周围,直到确定没有任何人留意她,她迅速推开门,身形一晃就进入院子中。

院子是很简单的屋子,中间是一片大平地,平地上除了一些花坛假山,还有两颗大约百年的老松树。

老松树上的枝干极多,甚至叶子也是浓密无比,这样的烈日却在这棵松树的遮挡下,没有一丝热光射在松树周围十步。

女子路过两颗松树,脚步声已经没有在外时的轻柔小心。

这时候,平地宅子的门突然开了。

从中走出一个二三十岁的年轻男子,年轻男子很是英俊,那双眼睛更是明亮好看,若是盯着这双眼睛,很容易让女人沉浸到他无边的情意中。

“天哥。”女子见到这男子,立刻叫道。

女子的声音极其悦耳,比黄鹂唱得还要悦耳。

男子看到前面的女子,平静无波的脸上带着溢于言表的喜悦。他快速的走到这女子身边,说道:“飞燕,你来了。”这位叫飞燕的女子摘下头上的毡帽。

漆黑的头发披散在双肩,柳叶弯眉,面若皎月,端的一副绝色面庞。她的眼睛柔情似水,就这样静静的望着眼前的男子。柔情中,却让人觉得纯洁而天真,独一无二。这种美已不是人所能描绘的美,因为这种美已经接近了一个男人的幻想。

男子眼中溢出的柔情也让人心惊。

飞燕与男子的手相握,两人的气氛让人想起缱绻三生的痴念男女。

“天哥,我不能多呆,霍休那老狐狸狡猾得紧。”飞燕将一块丝绢递到男子身上,然后她看着男子时,眼中闪过一丝忧虑。

男子猛然抓紧了女子的手,说:“飞燕,我会杀了他。”

飞燕摇头:“你还有大业未完成,切不能因为我功亏一篑。”男子一怔,他怔怔的看着飞燕,犹豫迟疑过后转化成一道寒光。

“委屈你了。”

飞燕摇了摇头,说:“我只希望,天哥在大业成功后不要负我。”

男子说:“飞燕放心,我霍天青负天负地,也不负上官飞燕对我的深情,否则就叫我……”上官飞燕捂住霍天青的嘴,说:“我信你。”

霍天青抱紧上官飞燕。

上官飞燕一脸幸福的抚在霍天青肩上。

两人恩爱了许久,上官飞燕自霍天青怀中起来。

“霍休说你最近和峨眉派的叶秀珠走得很近?”

霍天青笑道:“飞燕吃醋了?”

上官飞燕说:“你是我的男人,你若对别的女子上心了,我会伤心的。”

霍天青安慰道:“叶秀珠不过是一颗棋子罢了,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个。待独孤一鹤死后,叶秀珠就任你处置。”

“真的?你可不能骗我?”

霍天青说道:“真的,你不相信我吗?”

上官飞燕笑着在霍天青的脸上亲了一口,说道:“我相信你。”

霍天青的手轻柔的抚着上官飞燕绝色的容颜,长叹道:“此生有了飞燕你,我一生就没有遗憾了!”

上官飞燕也柔情的望着他。

两人缠绵的眼神相接,俊男美女相拥在一起,怎么看都是赏心悦目的。

一道呵欠声虽然轻,但是霍天青和上官飞燕均是武艺高强之人,他们立刻将目光移向呵欠的声源处。

百年松树,确切的说应该是松树那浓密的枝叶之中。

“谁?”霍天青立刻喝道。

声音极其响亮,树上的枝叶晃动不止,显出了他极其浓厚的内力。

可是树上无人作答,甚至霍天青和上官飞燕依然不能查出树上之人的方位。

上官飞燕的手指扣上一缕黑光,然后手一扬,这黑光闪电般袭向树上的枝叶。

谁知这树上还是没有丝毫动静。

两人对视一眼,脸上皆是从未有过的凝重。

霍天青突然从地上跳跃上去,手上凌厉的掌力朝着树上扑去。

百年松树竟然应声而断,一道轻柔悦耳之极的声音在两人耳边响起:“霍公子和飞燕小姐的情意真是让奴家羡慕哩,这块丝绢就让奴家做个纪念吧!”

话音才落,一条白色的丝带恍如毒蛇一般卷向霍天青的胸口,上官飞燕塞给霍天青的的丝绢今日就这么被这白色的丝带卷出。

霍天青十指成爪,带着尖锐的风声朝着这白色的丝带抓去,可是五指才接触这丝带,一股诡异的气劲顺着他的爪力侵入他的筋脉,令人防不胜防。

霍天青立刻迟钝下来,虽然只是一瞬间,但是那白色丝带已经将那丝绢卷走,两人就看到一个白影从另一棵树上飞离了去。

这速度之快,身形之魅,世所罕见。

白色丝带这霍天青交手只有区区两息,甚至连上官飞燕都来不及赶到,这丝绢就落入敌手。

“天哥!”

霍天青面无表情,但是那双能让人沉浸的眸子却散发出冲天的怒火。

“天哥……”上官飞燕又叫了一句。

霍天青这时已经恢复了原样,他静静的看着上官飞燕,说道:“不知是敌是友?”

上官飞燕道:“那是金鹏王朝送给三个旧臣的财富记录图,如果她贪恋,她一定会回来找我们。到时,我们……”

上官飞燕没有说完,但是霍天青却明白了上官飞燕的意思,他缓缓点头。

“万一她不贪恋……”

上官飞燕眼中一闪,她道:“上面的奇珍异宝甚多,没有人能抵抗财富的魅力。”

霍天青感同身受的点点头。

“这儿已经被察觉,我们走吧!”霍天青扫向倒下的树木说道。

上官飞燕也听到外面小巷行路的声音,点了点头。

两人从另一边飞出,动作利落快速,让人惊叹。

他们两个不知道,就在他们离去后,平地上还剩下一棵未倒地的松树上的枝叶被掀开,枝叶间先出现一双赤足。

当枝叶全部被掀开,原来是一位身着白衣的女子坐在枝干上。

枝干甚是细长,可是这女子竟然能够坐在上面而不断落可见她的功力。

双脚晃动,她的面前扑出一张丝绢。

看到上面列出的种种宝物,那张让天地都失色的容颜勾起一丝意味不明的笑容。

“小琳,在这个世界,绾绾也不无聊了!”她轻轻的对着这张丝绢说道。

随后,她抬起头,望向湛蓝的天空。不知小琳和那尼姑在‘仙界’如何了?想到那该死的流星,绾绾心中恼怒。

被小琳拘在公寓(小琳说是公寓)学做七天的‘新时代女性’,好不容易让她出师,却在当晚放烟火庆祝时被天上一闪而过的流星吸走。

本以为能够回到大唐,却没想到她又掉在异度空间,而且还掉在一棵树上,甚至体内的天魔真气也被消耗掉了。

历经半日,她总算恢复了一些,却没想到还一桩颇让她感兴趣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