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清闲的说话

小说: [花满楼&绾绾]楼外有妖 作者: 水心清湄 更新时间:2015-03-16 00:09:54 字数:2419 阅读进度:7/61

“姑娘好开阔的心境。”花满楼笑赞道。

似乎刚才的不自然是人的错觉。

绾绾羞涩的笑了笑,然后抬起头道:“我能在这躲几日吗?”

花满楼微笑说道:“能。”

绾绾甜甜的一笑,说道:“你真好。”可惜花满楼看不见这摄人心魂的一笑。

事实上,花满楼并不是如表面那样无动于衷。

他觉得眼前姑娘的声音似乎有一种魔力,想要诱人犯罪。

可是他带这位姑娘进来的时候,早就把过脉象,此人就是一个平凡的女子。

“我叫绾绾。”

十分爽利的语气,花满楼微笑道:“好名字,绾结同心,姑娘的父母一定很恩爱。”

绾绾说道:“公子猜错哩,是女官而婠。”

花满楼一点也不懊恼,同样赞叹说道:“还是好名字。”

绾绾的语气显得愉快,她道:“那是当然。”

花满楼不由的一笑,他已经确定这姑娘重新‘活’过来了。

“公子欲留在太原多久,准备去何处?”绾绾很担忧道。

花满楼心思剔透,当然明白绾绾说这话的小心。

于是,他道:“绾绾姑娘可有亲人?”

绾绾的语气显得极其黯然,说道:“我也不知道,我是被人收养的,她们都离开了我……”

花满楼叹道:“绾绾姑娘,你可有想去的地方?”

绾绾摇头:“我刚下山,并不了解此地。”

花满楼说:“我要回洛阳,若是姑娘不介意,姑娘在洛阳定居吧!”

绾绾紧张道:“你真的愿意保护我?”

花满楼道:“谁也不希望一个姑娘被欺负的。”

绾绾落下心,感激道:“谢谢你。”

花满楼摇头。

绾绾触及手中的东西,她两只手将这东西翻来覆去的抚摸着。

“姐姐说,此物是天降的祥瑞之宝,被人看到会有很多人为它失去生命的。”

花满楼正色起来,说道:“祥瑞?”

绾绾点头:“它会发出七彩的光芒。”说完,绾绾按下那龙上的眼珠。

果然,这‘宝贝’发出了七彩光芒,映照在如玉的手掌,显得格外神圣。

花满楼看不到,但是他从绾绾的呼吸中也能听到此物的壮观美丽。

“我本想在别人不知道祥瑞的情况下将其卖掉,这样可以不流血了,可是现在想想,总有一日会有人发现祥瑞,那样会真的如姐姐所说,害死很多人。”

花满楼点点头。

“所以,我一直在想,如何才能将宝贝送出去,同时也不流血。”

花满楼笑了,真是可爱善良的姑娘。

“想到了没有?”

绾绾苦恼道:“没有!”

花满楼说道:“要想不流血,就要放在一个不敢让人抢的地方。”

绾绾道:“不敢让人抢的地方?”

花满楼点头。

绾绾看着花满楼,突然眼睛一亮,兴奋的道:“我见那些凶狠、本事高强的人不敢来这,是不是你这里?”

花满楼摇头。

绾绾失落的道:“那是哪里?”

花满楼说道:“紫禁城!”

绾绾显然没听过这地方,问道:“那是哪里?”

花满楼心中生出淡淡的怜惜之意,看来绾绾姑娘是从与世隔绝的隐者之地出来的。

“紫禁城里面住着天下最有权力最有威势的人。”

绾绾怀疑道:“比你还厉害?”

花满楼有些哭笑不得,他点了点头,说:“大明朝的皇上当然比我厉害。”

绾绾眼睛一亮。

“皇上,我知道了。听姐姐说过皇上这个人,原来他住在紫禁城?那紫禁城就是传说中的皇宫了?”

花满楼点点头。

绾绾拍手,说道:“我们这就去紫禁城。”

花满楼道:“我们去,皇上是不会见我们的。”

“为什么?”绾绾奇怪道。

花满楼知道要解释清楚,肯定不是一件简单事,可是他是一个很有耐心的人。所以,他很耐心的和绾绾将这个为什么。

当解释清楚后,夕阳已经落下。

“那这么办?”

花满楼道:“我有一个朋友可以见到皇上。”

绾绾连忙问道:“是谁?”

花满楼微笑道:“他姓陆,叫陆小凤。”

绾绾低喃出声:“陆小凤?”

花满楼继续说道:“你千万不要以为他是女人,他名字虽然叫小凤,但却是条不折不如的男子汉。”

“扑哧,那大家叫他这个名字不是很奇怪?”绾绾忍不住笑出声来。

花满楼说:“他的名字不仅奇怪,他也是一个很奇怪的人,你只要见过他一面、就永远再也不会忘记,他不但有两双眼睛和耳朵有三只手。还长着四条眉毛。”

绾绾道:“你骗人,怎么会有人有两双眼睛和耳朵有三只手四条眉毛?那不是妖怪?”

花满楼道:“我从不撒谎。”

绾绾看着花满楼,他的神色很坦然,也很真诚,她好像想到什么,说:“我明白了,两双眼晴和耳朵,当然是说他能看见的和听见的都比别人多。三只手也许是说他的手比任何人都快,都灵活。”

花满楼愉快的点了点头。

绾绾却问道:“四条眉毛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他用笔在眼睛下面也化了两条眉毛?”

花满楼笑出声,真是可爱聪明的姑娘。

绾绾疑惑的转过头,花满楼笑说道:“虽差但也不远,他的第三四条眉毛并不是长在眼睛下面,而是嘴巴上。”

绾绾忍不住伸手在自己的嘴巴山比对一下,她说:“真是一个古怪的人。”

花满楼说:“他可以去皇宫,而且皇上也会见他,他更是一个实诚正义的人。”

绾绾点头:“公子的朋友一定是好人。”

花满楼心中一叹,他能够听出绾绾话中浓重的依赖和信任,这股感觉让他心慌之余也感到稀奇。也许是因为他的眼睛,家里人对他百般担忧。好似,从来都只希望他依赖别人,未曾想,有一日,有人全心全意依赖于他。

“不过,他也是一个见了女人就跑不动腿的男人,所以……”花满楼说着说着有些脸红,他竟然在别人面前说好朋友的坏话。

绾绾好奇的问道:“他现在在哪里?”

花满楼道:“他喜欢天南地北的跑,不过每过一段日子,他都会去百花楼和我喝酒。”

“百花楼?”绾绾捉到这个字眼。

“百花楼种满鲜花,是我的家。”

“那一定很美。”

花满楼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