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极品西门吹雪

小说: [花满楼&绾绾]楼外有妖 作者: 水心清湄 更新时间:2015-03-16 00:10:00 字数:2538 阅读进度:14/61

正所谓螳螂扑蝉,黄雀在后。

魏秋子是螳螂,此地拿着沙漏在笑的人是黄雀,可惜黄雀之后却还有一个猎人,而且还是一个狡猾的猎人。

这个猎人没有出声,她看着这人志得意满离开后,反而露出满意的笑容。

绾绾看着林子的狼将刘某人和魏秋子的尸体啃食干净,再看那人离去的方向正是太原的方向。

霍天青啊霍天青,贪恋太多的人,总是很难成功的,绾绾心中叹道。

绾绾此时证实了自己的猜想,便朝着与霍天青相反的另一边飞去。

丹凤公主觊觎她的沙漏,她也将沙漏给了她的情人,那么,她要她家的财富应该不过分吧。丹凤公主的易容确实天下无双,可是她的天魔真气有着锁定气息之效,她曾经记住了寇仲和徐子陵的气息,哪怕他们消失千里,她只要靠近他们就会得知。后来这两小子学会了隐藏和改变气息的法子,才让她一通好找。

一开始,绾绾就记住了霍天青和上官飞燕的气息,今日出现的丹凤公主和上官飞燕的气息一模一样。

所以绾绾认出了她。

上官飞燕和霍天青想要谋夺金鹏王朝的财富,而上官飞燕还冒充亡国的丹凤公主,这其中的内情让绾绾好奇之余却能更好的谋划。

她拿出那丝绢,上面是琳琅满目的财富,而且分成了四份。每一份上面都有着一副年轻男子的画像和他们的名字。

上官谨、上官木、平独鹤、严立本。

听那假冒的丹凤公主说,上官谨死了,所以绾绾估计上官谨的一份已经被上官飞燕拿走了。

至于剩下的上官木、平独鹤、严立本,绾绾听到他们提过峨眉派的掌门独孤一鹤和霍休,以及霍天青也在山西珠宝阎铁珊手下做总管,她微微一笑,如果能见到真人,她就可以证实自己的猜测是不是真的。

绾绾来到这世界也有几天,得到的消息不多不少。

她猜测的这三个人都是有名的人。

这三位若真是上官木、平独鹤、严立本,这小小的金鹏王朝还真是了不起。毕竟这三位在江湖上还是商界上都是大大有名。

严立本化名关中珠宝阎家的阎铁珊,是山西首富。

平独鹤化名的独孤一鹤更了不起了,峨眉掌门,这个世界最强大的六正派之一,而且他的武功据说在江湖上排行可以进入前十位。

而最后上官木化名的霍休更神秘。他是一个最富传奇性的人,据钱潜传来的消息,在五十年前,霍休就赤手空拳出来闯天下,只不过忽然奇迹地变成了天下第一富豪。虽然现在他退隐而自得其乐,但是影响力还是无穷的。

绾绾觉得,这对鸳鸯要从这三个人手里将财富谋夺回来,是绝对不容易的。

当初的上官飞燕要去霍休的地方,钱潜也传来消息,霍休正好在洛阳的别院避暑。绕来绕去,她还是得去洛阳。

收拾一番,绾绾还是向洛阳赶去。

夏日的日头是不通情趣的家伙,炽热的光芒撒在大地上,让路上的行人汗流如雨。

绾绾呆着白色的斗纱帽,身上也穿着一身的白裙,全身上下向雪一样白,整个人也像云雾一样神秘。

骑着马慢悠悠的向洛阳行去,整个夏日还长,所以她用不着急着赶路。

此地是一荒凉的山道,正值最炎热的午时,因此此路没有旅客。

绾绾半眯着眼睛,马儿慢吞吞的在路上走着。

突然,绾绾身后传来疾驰的声音。

慢吞吞的马儿好似受了惊,竟然要疯狂的往前跑。

绾绾拉住了缰绳,马儿还是不停使唤。

一股奇妙冷寒的气息慢慢向她接近,绾绾展开天魔立场安抚着马儿,马儿慢慢安静下来。

绾绾这才回过头,远远的,一个和她一样穿着白衣的家伙,骑着和她一样的棕马向她驰来。不同的是,绾绾多了一纱帽,而他手中提着一把剑。

很快,这人驰到绾绾附近,纱帽下的绾绾微微蹙眉,高手!

为出手,她就感觉到了剑意,这剑意让人冷寒。

比之师妃暄也差不了多少。

那人到了绾绾身边,并未做任何停留,甚至连个目光也没给绾绾就扬长而去。

绾绾看这那白衣背影,若有所思。

行了半日,马儿也有些疲累了。

可绾绾一到了镇子,就将它卖给了卖肉的老板。甚至看着老板将其杀了,方才走开。

她的马竟然为别的马所惊,这样不听从主人的命令而被外马所惊,绾绾一点也不喜欢。

在绾绾心里,马和下属一样,不听话,就要做出冷绝的措施。

绾绾用了一些食物,又去镇子买了一匹新马又开始赶路。

这一日,绾绾到了一座稍微大一点的城市。

因为她没觉得累,所以走过这城市,她继续赶路。

郊外的路上,前面是一座石桥。

石桥两边站着两个人。

白衣如雪,斜阳照在他身上,不仅没有增加温度,反而让人更觉得寒冷。正是绾绾先前路上所遇的人。

他的对面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大汉,大汉手中有一把大刀,他的脸上是一片凶狠。

绾绾和她的马似乎不知道闯入了对战场地。

两人都没有转眼去看,绾绾抬起了头,在离两人五步远的时候,她终于拉住了缰绳。

这匹马儿很听话,绾绾让它停了,它就停了。

西门吹雪静静的在等着洪涛拔刀。

江湖中人都知道洪涛叫“闪电刀”,他的刀若不是真的快如闪电,“一刀镇九州”赵刚也不会死在他的刀下!洪涛杀赵刚,也正是为了“一刀镇九州”这五个字。五个字,一条命!

西门吹雪一年直出四次门,每一次都是为了杀了一个人,杀的人都是该杀之人。眼前的洪涛就是西门吹雪此次该杀的人。

“阁下为何挡我去路?”

西门吹雪说的话没有一丝起伏,甚至还只是两个简简单单的字:“杀你!”

洪涛眉头紧皱,语气极寒,问道:“为什么”

西门吹雪还是没有起伏的两个字:“赵刚!”

洪涛面带嘲笑,再问:“阁下是赵刚的朋友?”

可是西门吹雪只摇了摇头。

洪涛奇怪了,他问:“阁下为了个不认得的人就不远千里赶来杀我?”

西门吹雪微微抬眼,说道:“拔刀!”

这时候,洪涛的脸色变了。

手握着刀更紧了,看着他道,一字一字的吐出道:“西门吹雪。”

绾绾抬起头,透过面纱看见那叫西门吹雪的白衣人那白净的脸,这世界上,她又见到一个奇怪的人。其实被绾绾称为奇怪的人并不是真的奇怪,而是让绾绾感觉脑子不在同一路线不能理解的人。

花满楼是第一次,眼前的人,似乎要成为第二个。花满楼是烂好人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而眼前的人杀人的原因颇为极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