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固执的人

小说: [花满楼&绾绾]楼外有妖 作者: 水心清湄 更新时间:2015-03-16 00:10:05 字数:3022 阅读进度:19/61

街道上一个女子横冲直撞,不时的抢过周围的小摊贩的东西砸向后面来追赶她的人。

“戏演得不错,那汉子是动真格的。”绾绾笑言。

上官丹凤看着狼狈的上官飞燕,说道:“除了暗器,她的手上功夫很弱。”

绾绾看着还在出神的享受夕阳下宁静的男子,受过一次骗了,是否还会受第二次?

上官丹凤似乎注意到绾绾的目光,她顺着她的眼睛望去。

看到那人,她垂下眼睛。

上官飞燕已经闯进了百花楼。

上官丹凤不由自主的看向绾绾的眼睛。

那双眼睛的幽光让上官丹凤不敢直视。

花满楼还是赶走了青衣楼的人,看着上官飞燕和花满楼说说笑笑,绾绾低声道:“还是那么好骗。”

上官丹凤道:“宗主……”

绾绾眼睛一亮,道:“你在这儿等着。”

上官丹凤还没来及询问,就看见绾绾轻轻的飞了下去。

百花楼外,崔一洞愤愤然的跑了下来。

突然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他骇然的转过身,便看见一个仙女对他微笑,他擦了擦眼睛。

“你……你……”

绾绾道:“你是不是要回青衣楼?”

崔一洞毫无知觉的点点头。

绾绾道:“帮我一个忙好不好?”

崔一洞立刻点了点头。

绾绾突然提起崔一洞的衣服,然后扔上了百花楼二楼。

崔一洞惨叫一声,显然被摔得很疼。

上官飞燕立刻躲在花满楼身后,花满楼从栏杆处伸出头,道:“是哪位英雄驾临?”

绾绾从一楼走上去。

走路无声,所以上官飞燕率先看见了绾绾。

她扯了扯花满楼的袖子。

“是我。”

花满楼扇着扇子的手微微一顿,他转过身来,脸上的笑容微微收起,但是却还是给人一种温和的感觉。

“绾绾姑娘。”

绾绾直接问道:“陆小凤在哪里?”

花满楼道:“不知道,现在不知道。”

绾绾扫了一眼上官飞燕,上官飞燕微微后退,任何一个女人见到有人将追杀她的敌人抛上来都会警惕害怕的。

花满楼道:“他怎么了?”

绾绾说道:“我那东西被人抢了,是青衣楼的人抢的,所以,我想抓住他去找陆小凤。”

花满楼移开步子,他慢慢走到绾绾身边,说道:“当日,我回去过,却发现一地的尸体。”

绾绾道:“你觉得是我杀的?”

花满楼摇头,说道:“是自相残杀的,可是我知道是为了你而自相残杀的。至今,那位刘坎的头子都没有找到。”

绾绾不语,花满楼道:“到底是为了不连累我还是有着其他主意,我现在都没有底。”

绾绾听到这话,转身就走。

花满楼原本暗淡无光的眼睛却溢出一丝失望。

绾绾没有看见那丝失望,她心中是挺感慨的,一个人对骗了他的女人还这么好?按照小琳的话说,这,不科学。她此时完全明白了,这样的人在明知道是陷阱,但是若有人求他帮忙,他还是会去帮忙,本性如此,她何苦再做劝说。

上官飞燕突然说道:“我虽然听不懂你们说什么,但是我听出花公子句句是为你好,你不解释一句吗?”

绾绾心中忍不住叫好,将一个善良可爱的姑娘演的淋漓尽致,甚至从侧面反映出她对花满楼的关心,衬托她的无情。

这样一个女人,能让男人觉得自己是她心中最特别的存在,更何况还是个美丽的女人,这样的女人是男人都会产生好感。

花满楼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我相信绾绾姑娘是有自己的苦衷。”

绾绾心中轻笑,道:“你真想知道?”

花满楼道:“你愿意说,我愿意听。当然若是你不愿意我打扰你的事,我丝毫不去碰触。”他记住她让人转告他的话,不要耽误她的事。

绾绾这时停下脚步,看着还在地上呼痛的崔一洞,道:“很简单,他们都是青衣楼的人,看到宝贝自然自相残杀,杀完了自然就有人带着宝贝跑了。”

上官飞燕立刻道:“你骗人!”

绾绾道:“我怎么骗人了?”

上官飞燕皱眉,说:“青衣楼的人都很坏,他们做事是不会留活口的。”

绾绾道:“你会跑,我也会跑啊。”

上官飞燕说:“崔一洞是一个人,我都跑不过他,要不是花公子……”说着说着,就羞涩的低下头去。

绾绾道:“你能遇见贵人,我也能哩。”

上官飞燕顿时哑口无言。

绾绾道:“学堂里的夫子说,随便污蔑人是不对的。”

上官飞燕低声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语气哽咽,带着丝丝委屈。

花满楼听到两个姑娘的说话,不由失笑。

绾绾道:“花公子,你真的不知道陆小凤在哪里吗?”

花满楼一叹,道:“他真的不在,不过过些天就会来了。”

绾绾道:“你是变相的邀请我住下吗?”

上官飞燕脸上微微一僵。

花满楼道:“算是吧。”

绾绾笑嘻嘻道:“你不怕我再打晕你,然后将你送走?”

花满楼微笑道:“这次我会小心一些,万不叫你得手。”

绾绾高兴的走了过去,很自然的挽住他的手臂,花满楼在和绾绾相处的几天里,早就知道她不拘小节的性子,所以也没什么变化。

“我最喜欢反客为主了,你和我去了,陆小凤也会来的,对不对?”

花满楼点头:“对。”

绾绾道:“那你要小心了。”

花满楼的扇子抵住绾绾柔腻的手指,绾绾缩回手,又是一阵清香飘来,花满楼的扇子一扇,那清香仿佛被禁锢住扇了出去。

绾绾松开手,水袖一挥。两根细长的天魔带在她出指前已布成天魔力场,将他完全笼罩,天魔力场能够令人与她交锋争胜时缚手缚脚,有力难施。

花满楼向后飞退,天魔气场忽然化成十多股劲气,像无形有实的天魔飘带般四面八方朝他缠过来。

如此诡异的功夫,令花满楼讶异之极,他看不见,所以在天魔力场的笼罩以及天魔带飘来时,反应要灵敏的多。

而且也因为看不见,他看不到绾绾施展天魔功时惑人的魅力。

天魔妙舞,配合其无懈可击的花容体态,探指迈步,仿若绝世的舞蹈的让人轻易失神沉浸。

她的每个动作都妙到极处,也美到了极处。

但是这每个动作在美丽之下却暗藏杀着,当真是越美丽的东西越是危险。

花满楼的扇子与绾绾的天魔带开始接触,两股气劲砰砰声响,终于,绾绾的一只天魔带缠住花满楼的扇子,花满楼的袍袖已如飞云般挥出,很飘逸,就像流云一样的美。

飞舞的飞带和袖袍带着特异的力道缠在一起,天魔真气自天魔带如大海咆哮一般像花满楼涌去,可是花满楼的飞袖卷住了那厉害的天魔带,然后如影随形地跟着那诡异的真气,看似不快,但是天魔带却在片刻间摆脱不得!

以衣袖为承载,用得是天下至柔之力,恰如流云,浑不受力,可是最刚强最诡异的力道也能够接下,甚至是借力打力反击而还。

这种古怪的武功,好像石之轩的不死印法,不过石之轩用的是真气和掌力,而他却是袖袍。

上官飞燕紧紧盯着交手的两人,两人的武功极高,打斗中的惊险万分,可是偏偏让人生出一种有如此好看的武功来。

上官飞燕突然挥掌朝着绾绾打去,力道不大,对于两大高手交战来说,这样的掌力根本受不了威胁。甚至,倒霉的还是上官飞燕。

花满楼一个旋身,凭本身的护体真气“挣断”绾绾气带的纠缠,摆出不攻的架式。

绾绾的气带也不再攻击花满楼,反而如毒蛇一般向上官飞燕卷去。

花满楼一惊,伸出一指,看似缓慢,但是绾绾认出那是他当日施展出来的灵犀一指,速度极快,瞬间夹住了绾绾的气带。

可是这气带又岂是随意接住的,花满楼的手中已经溢出了血。

绾绾拉扯着气带,气带重新飞回了她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