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花满楼说绾绾

小说: [花满楼&绾绾]楼外有妖 作者: 水心清湄 更新时间:2015-03-16 00:10:08 字数:2785 阅读进度:22/61

很诱人的香味,陆小凤的脸上的笑容加深,道:“一定是个漂亮的姑娘。”

绾绾将帕子盖住他的眼睛,道:“奴家想要告诉公子一个至理。”

陆小凤还是闭着眼睛,十分轻松的道:“说说看?”

绾绾轻柔的一叹:“越是漂亮的女人越危险,你说奴家突然按住这里,你是不是要去见阎王了?”绾绾边说边按住手绢,手绢罩在陆小凤的脸上,按住手绢下是他的鼻子和嘴巴。

陆小凤笑了,闭着眼睛,他的脸上看起来甚是沉迷,这话语中的危险似乎比不上那如仙乐般优美的声音。

他说道:“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绾绾笑了出来,她松开手,柔情的说道:“奴家不是心狠的人啦!”

陆小凤说:“那姑娘深夜造访,所谓何事?”

绾绾道:“奴家仰慕陆公子已久,所以过来瞧瞧。”

陆小凤笑了出来,他立刻睁开眼,可是看到离他极近的容颜,他已经停下要说的话,也停下了他的动作。

如雪白衣,体态优美动人,婀娜多姿的身姿让陆小凤的心急促的跳动,心神完全被眼见的人儿吸引住了,这还是人吗?

似是清丽脱俗,偏又冶艳娇媚,这种极端的矛盾无疑增了荡人心魄的诱惑力,让他甘于沉沦。那双乌黑闪亮、迷茫如雾的眸子,内里似若蕴含着无尽甜蜜的梦境,期待和等候着你去找寻和发掘,这样的美可以美得令任何人屏息。陆小凤觉得他完了,彻底完了……心中急促的呼喊着,叫嚣着。

“我从来都觉得自己是个麻烦人,以前讨厌麻烦缠身,现在却无比庆幸麻烦缠上身。”陆小凤的眼睛没有从绾绾身上离开过。

绾绾道:“陆公子真是好人哩,那一切就拜托你了……”她的声音就好像最醇美的酒倒入最精致的玉杯般明润柔滑,令人忍不住陷溺其中,不思自拔。

陆小凤无意识的点了点头。

绾绾手中的手绢掉下,说道:“奴家从家里带出来的宝物被奴家给弄丢了……”声音落寞无助,让人生出无比的怜惜,陆小凤触及你凄迷如雾的星眸,似悲愤,似痛心……而且一瞬不瞬地凝望着他,缱绻柔肠,陆小凤根本说不出拒绝人的话。

“陆公子会帮奴家找回来的是不是?”

陆小凤苦笑,然后点了点头。

绾绾轻轻抚着陆小凤起来,说道:“那东西现在应该在青衣楼手上,这里有一图,一切拜托你了。”

陆小凤面容僵住,他应该在一见到她就跑路的,现在好了……青衣楼……他觉得真是流年不利。

绾绾悠悠一叹,说:“你这里真危险,奴家不多留了,你……千万要小心……”

陆小凤听到外面的动静,真是事情全凑一块了。

绾绾轻轻打开门,在关门的瞬间,那丝浅笑……陆小凤低下头,祸水!可是低下头,却看见手中的图画,他头疼起来。

黑夜,绾绾悄无声息的离开。

陆小凤翻起身,出了门,就碰见一个婢女,陆小凤笑了笑,然后示意那婢女过来。说了几句话,他也消失在夜空。

黑暗中的小道,陆小凤再也没发现那抹倩影,若不是手中手帕和图纸还有余香,陆小凤都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做梦。

青衣楼的人在第二天终于找上了朱停。

绾绾什么事都没干,她在等接下来的戏目,等到人死的差不多了,就可以让丹凤出场了。

陆小凤觉得自己很倒霉,刚接了一个麻烦,老朋友也有麻烦,两个麻烦还没解决掉,现在又有一个麻烦找上了他,所以他躲了。

躲在霍休家里,可惜不到一天,他又被找上了门。

丹凤公主极美,陆小凤虽然心猿勒马,但是好歹能保持理智,他不准备再接麻烦了。可惜,这位丹凤公主一句,花满楼在她家做客,陆小凤只得停住脚步。

三件麻烦,全是青衣楼。

陆小凤觉得自己还是幸运的,虽然困难一些,但是能一举解决掉三件麻烦确实比跑三趟要轻松多了。

和金鹏王喝了酒,花满楼也被丹凤公主叫过来。

聊了金鹏王朝的起始,陆小凤和花满楼住进了客房。

陆小凤觉得花满楼并不开心,甚至还带着丝丝惆怅。他觉得很奇怪,因为花满楼在他的认知里,是一个永远开心乐观的人。

像这样惆怅的情绪实在难以见到。

“你怎么了?”陆小凤觉得奇怪自然要问了。

花满楼道:“在想一个人,也在想要不要再麻烦你一件事?”

陆小凤笑道:“女人?”

花满楼点头。

陆小凤说:“漂亮的女人?”

花满楼道:“你知道的,我看不见,但是绝对比刚才的丹凤公主漂亮。”

陆小凤摇了摇头,淡淡道:“越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如果不漂亮,你也许就不会上当了!”

花满楼问道:“上谁的当?”

陆小凤说道:“就是你提的人,上官飞燕?”

花满楼摇头,然后笑了笑,道:“不是她,况且我没有上上官飞燕的当,我是自己愿意来的。”

陆小凤很惊讶问道:“不是她那是谁……对了,你说你是自己愿意来的?为什么?”

花满楼面色柔和,说道:“也许因为我最近过的日子太平凡,也很想找一两件危险而有趣的事来做做!”

陆小凤冷冷道:“也许你只不过是被一个很会说谎的女人骗了!”

花满楼说道:“上官飞燕的确是个很会说谎的女孩子,但是后来说了实话,将这件事全部告诉我,所以我跟她过来了。”

陆小凤摇头,说:“也许她已发现对付你这种人最好的法子,就是说实话。”

花满楼不语。

陆小凤惊讶道:“你不同意?”

花满楼道:“也许……”

“那你为何有如此纠结的情绪?甚至还懊恼?”

花满楼轻声说:“在她之前,还有一个姑娘让我跟她走,可是我没同意,她和我说了一句话。”

陆小凤有些惊奇,问道:“你竟然会拒绝人?”

花满楼说道:“她找的是你,而且我分不清她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所以不敢同意。我也和她说过,若是只有我一个人,我不会拒绝,可是她走了……”

陆小凤微笑:“这是你说的要麻烦我的事?”

花满楼道:“差不多。”

陆小凤道:“我到是好奇,她最后说了什么话?”

花满楼的声音微微低沉下来,然后说道:“她说,‘冥顽不灵,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救了一条毒蛇?’”

陆小凤笑出声来:“事实证明,你的确受罪了,不过上官飞燕是不是毒蛇还不能证明。”

花满楼说:“所以,我很踌躇,不知道该不该让你带着她那半真半假的消息去冒险?”

陆小凤道:“我不去,你会不会去?”

花满楼承认笑道:“会去。”

陆小凤摊开手,道:“那就得了,我们是朋友,你帮我,我帮你,没什么可以犹豫的。”

花满楼松开眉头,微微点头。

陆小凤笑道:“现在你和我说说那位姑娘?也说说那件麻烦事?”

花满楼道:“她叫绾绾……”

陆小凤听着花满楼认真的诉说,在想这事情的过程时,他发觉一个问题,他的朋友,在提起那叫绾绾的姑娘时,声音更柔软,隐约间带着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激动。陆小凤还发现,花满楼说起她的事情来,还夹杂着些许的不安。

这种关心,已经超出对其他人的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