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各种迷雾

小说: [花满楼&绾绾]楼外有妖 作者: 水心清湄 更新时间:2015-03-16 00:10:10 字数:3598 阅读进度:24/61

天魔刃在漆黑的洞中显得格外的亮,刃上的冷寒之气足以让人明白它的危险性。

龟孙子孙老爷的衣服在天魔刃还没靠近时便开始裂开,只需一息,天魔刃就可以见红。原本没有任何声息的龟孙子孙老爷突然低吟了一声。

他张开眼睛,眼睛中的惶恐显而易见。龟孙子喜欢逛妓院,最喜欢和美人玩,可是他此时面对天下最美的女人有的只有害怕。

“原来贪花好色的孙老爷故意制造出大通和大智这么样两个人来,为的就是要骗人的银子?”绾绾娇笑说道。

孙老爷期期艾艾,根本不敢答话。他的胆子很小、也太怕事,所以他总喜欢逃避。如今被人找上门来,他还是害怕。

绾绾道:“你既然骗了世人,为什么拿了别人的银子之后不继续骗下去?这样,也不会有今天这么令你生不如死的局面了。”

孙老爷面容惊恐,说道:“你想做什么?”

绾绾淡淡道:“你的见识和聪明我已经领教了,就是你为别人解决过不少难题,早已经超出那些银子。我很奇怪,你自己本可出人头地,为什么要为了那么点银子假借别人的名义?”

孙老爷难看的脸露出一丝悲怆,说道:“我怕!”

绾绾看着这洞里的机关,只不过,他已经被绾绾的天魔真气锁定,才没有及时逃进机关里。所以,他只能用龟息法死去。

孙老爷继续说:“昔日我学成出山时,少不更事,更不知人心险恶,所以被人构陷逼迫为其卖命,我用了十年才逃了出来,可是却变成了这副鬼模样。我的本领不大,又没银子,所以我才想了这么个法子。”

绾绾看见他的手脚和驼背,以及面上都有划痕的脸,晾他也不敢撒谎骗人。

“你想要杀我就杀吧!”他说这话时还是极其紧张的。

孙老爷受过很多苦,遭过很多罪,但是他依然怕死。可是他知道,此时他越求死,眼前的女人越容易改变态度。

绾绾轻笑,看着孙老爷的眼睛,低吟道:“你这么样一个有趣之人,本不该死得太早的。”说完,她的手缓缓落下。

孙老爷的心恍如沉入冰窖,闭目待死。

绾绾的手轻轻拂过他的肩,孙老爷只觉肩上剧烈疼痛起来,饶是他知道无数事情,现在他还是不明白绾绾做了什么手脚。

“这一次给你个教训,以后要记得有些话是不能说的。”

孙老爷睁开眼睛的时候,人已经不见了。

绾绾出了洞口,白日里的阳光非常刺眼。

此人虽怕死,但是却是一个硬骨头,否则也不会变成如今的惨样。其实只要他听话,为人好好办事,那些人重用他还来不及,他何至于如此惨状。只不过,此人的坚持的信念太过强劲。绾绾试过天魔魅,可是对于此人竟然没有丝毫用处。

绾绾留着此人还有用,他也是个聪明人,所以她没有杀他。

陆小凤和花满楼重新回到洛阳城,两人在洛阳已经找不到任何线索,再准备离去的时候竟然还遇见萧秋雨的尸体。

萧秋雨的尸体上还有警告的字,昭示着是青衣楼所为。可是陆小凤觉得不简单,但是没有丝毫头绪,所以他只能根据金鹏王所提的三个人去暗查。

严立本假扮的阎铁珊,平独鹤假扮的独孤一鹤,上官木假扮的霍休。霍休去北方云游,峨眉派太远,于是两人准备去太原寻找阎铁珊,他们还准备将独孤一鹤引到太原。

计划好后,在这之前,陆小凤必须去趟万梅山庄。

西门吹雪不下山,他此去吉凶难料。

万梅山庄的主人是天下闻名的剑客——西门吹雪。

可是,很不凑巧,他们去的时候,西门吹雪不在家。

陆小凤问道:“西门吹雪去了哪里?”

管家说:“杀人。”

陆小凤奇道:“两月前,他不是去杀洪涛了吗?”

管家道:“庄主没有杀掉他,所以现在去杀万本。”

万本?陆小凤才疑惑,管家说道:“杀兄夺嫂,该死。”

“哪里人?”

管家道:“山西人!”

陆小凤松了一口气,还来得及,但愿他能追上他。

于是,他快速的跑下山,一杯茶都没有喝。

可是,他发现花满楼不见了。

陆小凤观察四周,然后寻了一个方向追了过去,一片绿茵草地上,花满楼静静的站在那里。落寞、孤寂……陆小凤大吃一惊,这是他第一次感觉花满楼这种悲哀的情绪。

“花满楼,怎么了?”

花满楼道:“我感觉到她了!”

“谁?”

花满楼道:“绾绾。”

陆小凤问道:“你见到她没?”

花满楼缓缓摇头。

陆小凤盯着花满楼,没有以前的微笑轻松,变得陌生而熟悉。

“云一弁,玉一梭,澹澹衫儿薄薄罗,轻颦双黛螺。

秋风多,雨相和,帘外芭蕉三两窠,夜长人奈何。”清朗的歌声想在他耳畔,陆小凤知道这首“长相思”本是南唐后主李煜为怀念他的亡妻大周后而作,这绯恻缠绵的歌词里,带着种叙不尽的相思之意。

陆小凤一叹,花满楼确实真的已爱上那个神秘而美丽的女孩子了,他或许明白,但是他从来没有试着说出来,只因为爱得深不知道如何开口。他从未爱过一个人,可是一爱却爱得深。

可惜她的行踪实在太诡秘,做的事也奇怪,陆小凤根本摸不透她的心意。想起那短短时间的相见,那个赤足走过的精灵,怎会轻易为人留下脚步?

花满楼的脑子里不停的涌现当初的画面,她经常用非常好听声音和他说话,为他唱歌;她总是亲呢依赖地挽着他的手臂,逗他开心;她喜欢快乐轻松的窝在他身边睡觉,然后不时的低喃着他的名字;当他们遇到危险时,她会担忧紧张他的安危而毫不犹豫放下她所珍贵的宝物……那么可爱,那么让他欢喜,也那么让他……爱……

可惜,他现在听不到她的笑声,闻不到她的气息,触不到她的身体……

陆小凤见状,淡笑的说:“走了,她会主动来见我们的。”

花满楼微微一笑,然后点了点头。他们不知道,就在他们离去的时候,这块原野深处的草丛站起来一个人。

花满楼和陆小凤走在路上。

花满楼问道:“你见到西门吹雪了?他可同意出手?”

陆小凤说:“没有,而且事情很稀奇,西门吹雪不在万梅山庄。”

“不在?”

陆小凤笑道:“洪涛,你可知道?”

“闪电刀洪涛?”

“对,就是他,你说,他可是西门吹雪的对手?”

花满楼说:“不是,而且他三招都过不了。”

陆小凤点头,然后慢慢说道:“可是西门吹雪没有杀掉洪涛!”

花满楼听了也惊奇了起来。

陆小凤笑说:“别问我,其实我也不知道,那管家又不说给我听。”

“这事情奇怪。”花满楼笑道。

陆小凤叹道:“本来他若不肯出去,我就放火烧他的房子,而且要烧得干干净净。”

花满楼却笑道:“你会很惨!”

陆小凤摇头:“老天站在我这边……他不在,我烧不烧似乎都没用。”

花满楼晃动着扇子,问道:“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做?”

陆小凤叹道:“看老天了,西门吹雪在太原杀万本,希望能遇上。”

花满楼安慰道:“你的运气一向好。”

陆小凤笑了笑,说道:“的确如此。”

“运气好,可是不代表你能说服西门吹雪出手,而且出门在外,你连房子都没得烧。”花满楼又打击道。

陆小凤面色一苦,他发觉老好人打击他的话比什么话都让他丧气。

“你有什么法子?”

花满楼沉吟着,问道:“我们能不能用激将法,激他出来和这些高手一较高低?”

陆小凤道:“不能。西门吹雪非但软硬不吃,而且聪明绝顶就跟我一样。若有人对我用激将法,也是连半点用都没有的。”

花满楼沉默了下来,看着一直思考的陆小凤,然后直接说道:“没有法子!”

陆小凤一叹,既然没有,就只能见机行事了。

这时候,花满楼面容一肃。

“怎么了?”

花满楼警惕的说:“我似乎听到上官飞燕的歌声。”

陆小凤是极其相信花满楼的感应和听觉的。

“上官飞燕被青衣楼所俘获……去看看!”陆小凤还是决定去看看。

花满楼点头,不管前面的原因是什么,但是若真是失去救人的机会,花满楼心中并不好受。

进入两人眼前的是一座破庙,这时候,花满楼已经失去了上官飞燕的歌声。两人警惕的走进小庙,入目的是庙中提着钢鞭、跨着黑虎的黑面山神像。神像已经有很多灰尘,看来许久没人清理,下面的香案更是很久没有出现。

一阵风吹进来,神像突然从中间裂开,那一条四尺长的钢鞭立刻断成□截。接着,巨大的山神像也一块块的裂开,一块块落在地上。

两人避开,尘土迷漫中,两人忽然发现山神像后的墙壁上,竟有个人被挂在半空中。

一个死人,身上的血渍还没有干,一对判官笔从他胸膛上□去,将他活生生的钉在那里,判官笔飘扬着两条招魂幡一样的黄麻布,是独孤方。

“以血还血!”

“这就是多管闲事的榜样!”

和萧秋雨身上的警告字体一模一样。

听丹凤公主说,独孤方、萧秋雨与青衣楼有仇,而上官飞燕也从这里消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真相又是什么?

陆小凤和花满楼更觉的事情的复杂。迷雾越来越多,又一环接着一环,已经让他们头疼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