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再入太原城

小说: [花满楼&绾绾]楼外有妖 作者: 水心清湄 更新时间:2015-03-16 00:10:11 字数:2262 阅读进度:25/61

绾绾缓缓走到万梅山庄前,她要看看西门吹雪有没有帮忙。

她佩服花满楼的听力,她也没想到她的跟踪让她察觉,也没想到花满楼至万梅山庄门前而不入,这也导致她不能进去探听陆小凤和西门吹雪说话。

还未进庄,绾绾就感觉到里面隐隐透出十分肃穆的气氛。登上庄子墙头,绾绾感觉到此庄的人虽少,但是个个不凡。他们穿梭其间,却像一个合格的下人。

传闻中万梅山庄神秘富足,绾绾对此有些同意。

那个要杀刀奴的男人应该就是西门吹雪。

小心移动脚步,悄无声息跳入庄内。

过庭院而进内院,庄园很美,但是没有丝毫人气。

“庄主已经准备回来,将庄主的屋子好好清洗干净,不要留下任何灰尘。”管家连忙吩咐道。

一旁的秋月连连点头,庄主爱洁,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绾绾停下步子,小心的躲在廊柱后面。

这话的意思是西门吹雪不在家?这下麻烦了,西门吹雪不在,陆小凤还能找哪些高手收拾阎铁珊和独孤一鹤。

看来她得提前去趟太原。

一骑迅速的奔跑在长长的官道上,不同于来时的轻松,这一次绾绾赶路非常急。而这时候,青衣楼对她发了追杀令。

不过绾绾若是想躲,这江湖上没有人能找到的。

太原。

上官丹凤一得到消息就奔了过来。

“怎么样?”

“我打听到霍天青给白云城主去了一封信。”

“白云城主?”

上官丹凤点点头,说道:“号称剑术第一的白云城主叶孤城。”

“霍天青那性子,怎么舍得分出一杯羹?”

上官丹凤道:“这群人已经掉入财富坑里,已经出不来了。他用的不是财富的名义,而是天禽老人和白云城上一代城主的交情。看来,他也知道自身危险。”

绾绾一叹,将那沙漏给他,确实是在算计让他死。但是死也要死在对的时间,他找上白云城主,这事情更增加了不可确定性。

“送信的人去了几天了?”

上官丹凤道:“就在昨天。”

绾绾轻轻点头:“那还来得及。”

“西门吹雪在哪里?”

上官丹凤道:“她前天在晚杨镇杀了万本,按照以前的规律,他此时应该这一带好好休憩,然后就准备回庄了。”

“让刀奴随我去一趟。”

“宗主不可冒险。”上官丹凤急道。

绾绾道:“对付他,我的法子多得是,陆小凤和花满楼一出现,你将他们引过去。”

上官丹凤点了点头。

“此外,白云城的人,你多注意。宁愿打听不到消息,也莫失了行踪,这件事里,你是最重要的。”

上官丹凤心中涌起千般感触。她是金鹏王朝的亡国公主,她为了生存也曾心狠手辣过。所以她已经不算是个好人。

“是,宗主。”她坚定的说道。

绾绾问道:“钱潜可还好用?”

上官丹凤笑道:“还是宗主有办法,这个帮派虽然扩充了许多,但是对于宗主,他是丝毫不敢违抗。这些天,他主动为宗门建设出了一大笔物资。”

绾绾点头:“既然他识趣,暂且留着用,明儿个让他送一个侍女过来。”

上官丹凤明白的点了点头。

两人分开。

上官丹凤又成了一个普通样貌的公子爷消失在黑夜中。

黄昏,鸿福客栈。

绾绾穿着一身鹅黄色的仕衣,带着面纱在一个侍女的搀扶下走进这个酒楼,还有一个护卫跟在她们身后。

“小姐快屋里请,是住房还是用膳?”

绾绾没说话,她身边的侍女秋月说道:“我家小姐要最好的房间,最好的吃食,还有最清幽的环境。”说完就掏出一张银票。

掌柜眯了眯眼,接过银票后,他立刻笑道:“小姐可来对地方了,咱这鸿福客栈的品南居可是远近闻名的好地方。不但房间美丽舒适,那儿的环境最清幽不过了,眼下品南居还只订出一间房,我这就去给小姐准备,若是小姐不满意,尽管提出来。”

绾绾轻轻点头,秋月满意的道:“那就好,掌柜请带路,我家小姐赶了一天的路,已经很疲乏了。”

掌柜嘱咐副掌柜一声,然后恭敬的领着绾绾三人走入酒楼后院。

酒楼里用膳的客人开始窃窃私语,他们基本是太原的本地人,何曾见到过只看身段就动人心弦的女人。

品南居,掌柜让绾绾几人上了二楼。

打开房间,屋里很宽阔,摆设典雅贵气,走入房间,有一丝清淡的香味,让人闻着舒服。

绾绾微微颔首,秋月笑道:“我家小姐很满意,准备在这住上十天半个月的,掌柜尽管记着帐,不够的话,我再给你。”

掌柜笑道:“姑娘客气了,你给的已经足够在这住上几个月的,小姐满意是本店的荣幸。”

秋月道:“掌柜真会说话,住着虽然满意,但是小姐对吃的很挑剔,你也精细着,怎么好怎么来,银子是少不了你的。”

掌柜连连点头,说:“姑娘放心,本店的吃食是宫里御厨传下来的,绝对让小姐满意。”

秋月这才放过。

掌柜见没有吩咐,忍不住说道:“小姐……”

绾绾抬头看向掌柜,掌柜低下头,说道:“底下也住着人,他身上虽然带着剑,但是是江湖上出名的大侠。每天早上他会去园子练剑,所以还请小姐不要惊惧。”

绾绾轻轻点头,她指了指还在外面的刀奴。

秋月笑道:“外面站着护卫武功高得很,那会剑法的,我家小姐就当看个杂耍罢了,有什么可怕的。”

掌柜额上出了汗,第一次有人说西门吹雪练剑是玩杂耍的。不过这好歹是大户人家的小姐,没见过世面也很正常,他还是不说了,免得底下的人听见,说不定会发怒。

秋月没有看见掌柜的异样,伶俐的说道:“我送你,顺便为我家小姐准备合心意的吃食。”

掌柜赔笑道:“这是应当的。”

秋月点点头,然后对绾绾福了福身,然后随着掌柜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