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西门剑神的气场

小说: [花满楼&绾绾]楼外有妖 作者: 水心清湄 更新时间:2015-03-16 00:10:12 字数:2397 阅读进度:26/61

绾绾轻轻的关上门。

刀奴恭敬的站在门外做着门卫。

躺在椅子上,提起桌上的葡萄慢慢折下一颗。

门“吱嘎”一声开了,钱秋月抱了一把筝走了进来。

“宗主,这是您要的。”

绾绾道:“先放在桌上去。”

钱秋月不敢多问,恭敬的点了点头。将筝放下,钱秋月很利索的给绾绾收拾起床铺。

其动作利落丝毫不下于真正的侍女。

可是她的身份却是钱潜的女儿,尽管是庶女,但是也算是一个小姐。

“你下去的时候,可见到什么?”

钱秋月说道:“并没有见到西门吹雪,婢子不着痕迹套过掌柜的话,据说他一直在睡觉。”

绾绾淡笑:“真是悠闲的人。”

钱秋月又道:“每天黎明和黄昏之时,他都会出门在前面的园子练剑。掌柜还说,他只订了五天的客房。”

绾绾坐了起来,看了看天,已经快黄昏了,不过今天才是第三天,到了第五天黄昏再说。

“我知道了。一切照常,不要再可以去打听他。”

钱秋月点了点头。

绾绾在酒楼过着她大家闺秀生活,底下住着的西门吹雪根本丝毫不在意是不是有楼客。果如客栈掌柜说,除了黎明和黄昏看见他走出屋子的身影时,没见他去过任何地方。

刀奴一直呆在楼上,西门吹雪不关心事物,也导致绾绾少操一份心。

第五天。

烈日慢慢落下,快到黄昏了,明日就是西门吹雪离开的日子。

“秋月,可有消息传来?”

钱秋月道:“宗主,陆小凤才到华州府,至少要两天才能到。”

绾绾一叹,说道:“让刀奴进来。”

钱秋月不知道刀奴的真实身份,但是她能够感觉其中特殊的气氛。

“是,宗主。”

钱秋月低着头出门唤人。

刀奴的脚步声很浑重,他站到绾绾面前。

“我要你的做的事,你应该想到了?”

刀奴道:“刀奴知道。”

绾绾起身,缓缓走近刀奴,刀奴伏下的身子更加低下。

“你那么忠心,我不会让西门吹雪伤了你的。”

刀奴急忙道:“刀奴不敢,愿为宗主赴汤蹈火。”

绾绾道:“去吧,黄昏快到了。”

刀奴起身,不过他走出去的步子很慢。

站在楼上的走廊许久,残阳照在他身上,颇有一种悲怆之意。

筝音隐隐从屋子里传来,抑扬顿挫中,有着说不尽的缠绵悱恻,令人魂销意软,刀奴的脸上却露出坚定之意,急速的走下楼。

下了楼梯,钱秋月端着一个食盒从园子的弯门走进来。

刀奴走过去,接过钱秋月的食盒。他道:“小姐还要一些果酒,秋月你还是去掌柜那拿一壶。”

钱秋月点点头。

刀奴转过身,重新向楼梯走去,这时候,一楼的门开了。

里面走出一个白衣似雪的男子,本来心无旁骛的走去园子,可是余光中看到一个熟悉的影子,他终于转过头。

不过此时,刀奴已经上了楼。

能让西门吹雪注意的人和事不多,这些天来,除了自己的剑,没有任何人能够让他注意让他放在心上,但是现在,西门吹雪今天追了上去。

走上楼梯,他发现那人已经推开门走了进去。

西门吹雪耳闻到那缠绵绝音,脚步不由放缓,他也是个中好手,自然知道这筝的妙处。这么多年,他觉得没有人能比得上这筝音。

推开门,屋里坐着一男一女。

男的坐在桌子旁,上面摆放着酒菜,只见他闭上双目,丝毫完全沉醉在筝音的天地中。西门吹雪看清了他的面容,他眼睛多了些情绪,竟然是洪涛!

女的背对他,双手抚筝,只是那无限优美的背影已足可扣动任何人的心弦。

西门吹雪看着那女子,

她的筝音予人缠绵不舍,无以排遣的伤感;西门吹雪竟然感觉愈听愈难舍割,心头像给千斤重石压着,令人要仰天长叫,才能渲泄一二。

他的手指微动,剑已经拔出一半,此时,室内的筝音营造的缠绵气氛已经消失不见。

突然“铮!”的一声轻响,原来绾绾古筝上其中一条弦线突然崩断。

绾绾慢慢转过头,道:“公子好大的气势,你不知道私闯闺房,打扰人的兴致是很不君子的行为?”

西门吹雪没回答,反而问道:“是你?”虽然是问话,但是却是肯定的语气。

绾绾轻声道:“小女子不明白公子的意思?”

西门吹雪指着洪涛,道:“他!”

绾绾道:“她是我家的侍卫,你想做什么?”

西门吹雪径直转过头,看着刀奴,清淡的叫道:“洪涛,拔刀。”

刀奴仿佛没有理会,他坐在位置上还是没有睁开眼睛。

时间静谧得过分,突然刀奴猛然睁开了眼睛,绾绾手中的筝弦像一条毒蛇般弹起,闪电间向西门吹雪的胸膛刺去,西门吹雪感觉这筝弦的诡异的魔力,身子向后退去,直到门前才站稳。

他看着绾绾,能够在瞬间震断筝弦另一端,再随心所欲地以细密极轻的筝弦线攻击人,这等武功西门吹雪第一次见。他能感觉到这筝弦的功力,若是他没有避过去,或者提剑回挡,这筝弦定能够贯穿胸口,伤人至死。

筝弦一触及身体,便令人防不胜防。

如此厉害诡异的功夫,如此狠辣利落的手法,西门吹雪在一个女子身上见到。

他的眼睛多了一丝异样的神采,问道:“你可用剑?”

绾绾缓缓站起来,左手挽起乌亮的秀发,右手慢慢拿过梳妆台上的木梳子,无限温柔地梳理起来。一种说不尽的软柔乏力,顾影自怜,楚楚动人。那长长如瀑的黑发在她的梳理已经将半遮着神秘的天颜娇容显现出来,她此时的形态让人魂魄都为之以夺。

绾绾听到西门吹雪的问话,以一个曼妙随意的仙姿美态,婀娜转身,就要靠近他的身边时,西门吹雪手微动,绾绾立刻站住了脚步,淡漠的看着她。

西门吹雪越看越觉得此女全身萦绕着一股眩目诡异的光彩。若不是他的本性如此,甚至还有着清心的功夫,他也不能迅速平息那致命的诱惑。

神色淡然,古井不波。

绾绾轻声道:“让你失望哩!”

西门吹雪是不会对女人拔剑的,否则刚才也不会只是避开。他已经完全明白,眼前这位诡艳的女人骗过了他,洪涛没有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