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阎铁珊之死(中)还是修

小说: [花满楼&绾绾]楼外有妖 作者: 水心清湄 更新时间:2015-03-16 00:10:16 字数:2574 阅读进度:30/61

阎铁珊有一瞬间的僵硬,但是随后露出笑容。

马行空坐在一旁,并不好奇。

苏少英到是看了过去,但是隐隐有种比试的心里。

霍天青见状,终于离开绾绾身边,走到水阁门口,道:“贵客来了,欢迎。”

陆小凤笑道:“希望是真的欢迎才好,否则喝酒也不痛快。”

霍天青道:“主人家对待客人自然周到,所以宴会尽不尽兴,痛不痛快,要看客人了。”

陆小凤道:“霍总管说话总是这么好听。”

霍天青谦逊道:“不敢,陆公子,花公子,阁里坐。”

陆小凤便不再推辞,和花满楼一起走了进去。

掀开珠帘,陆小凤的步子顿住,他看了身边的花满楼一眼。没想到,竟然能在此处见到她。

花满楼面上的微笑虽然保持,但是熟悉他的陆小凤已经察觉花满楼拿着扇子的手已经紧了。

“见过大老板。”

阎铁珊说话带着浓重山西腔,他一把就拉住了陆小凤的手,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大笑着说道:“你还是老样子,跟上次俺在泰山观日峰上看见你时,完全没有变,可是你的眉毛怎么只剩下两条了?”

陆小凤目光闪动,微笑着也用山西腔说道:“俺喝了酒没钱付账,所以连胡子都被酒店的老板娘刮去当粉刷子了。”

绾绾垂下眼,心中冷笑。这样一掩饰自己是土生土长的山西人,反而更惹人怀疑。

阎铁珊大笑道:“他奶奶的,那骚娘儿们一定喜欢你胡子擦她的脸。”随后他又转过身,拍着花满楼的肩,道:“你一定就是花家的七童了,你几个哥哥都到俺这里来过,三童、五童的酒量尤其好。”

花满楼微笑道:“七童也能喝几杯的。”

阎铁珊拊掌笑道:“好,好极了!快把俺藏在床底下的那几坛老汾酒拿来,今天谁若不醉,谁就是他奶奶的小舅子。”

当下外面候着的下人轻轻离开了去,绾绾目光一闪。

阎铁珊豪气说道:“两位快坐。”

陆小凤点了点头,然后很不客气的就朝着绾绾身边的位置坐去,花满楼只得跟过去。

阎铁珊给了陆小凤一个我都懂的眼神,陆小凤摇了摇头。

将阎铁珊前去拿刚送过来的酒,他也不阻拦,时间还多的是。

“当日匆匆一别,我还不知道姑娘你的名字,不知你能不能告诉我?”陆小凤习惯性的摸他嘴唇上的两条眉毛,可惜这一次落了个空。不过他没有丝毫尴尬,继续摸着嘴唇上面的胡渍,然后笑对身旁的绾绾道。

绾绾不答话,钱秋月连忙替绾绾骂道:“陆公子好没道理,姑娘家的名字岂是随意告诉人的?”

陆小凤嘴抽了抽,那晚的魅影能算是闺秀吗?

一遍听着的花满楼不由的想起初见他时,她对他说‘我叫绾绾’‘公子猜错哩,是女官而婠’,她心房一直很重,她没有对陆小凤说过她的名字,也没有对刚见过的西门吹雪介绍过自己,唯独和他说了!

所以,现在花满楼很开心。

可是花满楼并不知道,绾绾只有在想要利用一个重要人物时,才会说出她的名字,而且这人的结局是死亡。在隋末,她的名字却是让人闻之变色的人。

她仅仅一个人,就将自成一方势力的竟陵城全部颠覆,让圣门中人的势力安插了进去。那是她对外人第一次说出了她的名字,后来被她杀了。而两个身负长生诀的混混成为第二个和第三个,她在没有被带到异世界前也是准备杀了他们两个。

绾绾突然出声:“见过陆公子。”

这是绾绾来到宴会上第一次出声,虽然声音轻,但是却能够让阁内中人全部听见。

霍天青虽然看似漫不经心,但是却盯死了绾绾和陆小凤。马行空和阎铁珊,看了看陆小凤,又看了看绾绾,不知在思忖着什么。

苏少英颇为不忿,但是没有表现出来。

绾绾轻轻道:“要谢谢陆公子这些天为我四处奔波,所以今天得知陆公子要来拜访阎老板,所以特意为你准备了一件礼物,希望你收下。”

陆小凤心中一跳,面上看起来似乎是受宠若惊,其实陆小凤全身心不自在,他在担心着花满楼,这时看见此女好似不认识花满楼,反而对他青眯有加,怎能不让陆小凤紧张。

“竟然给我准备了礼物?”声音都有些微颤。

绾绾看了看钱秋月,道:“这是我好不容易打听到的消息,还请陆公子善加利用。”

陆小凤舒了一口气,还好不是什么真情礼物。

不仅是陆小凤,花满楼心底也放松了下来。苏少英淡淡哼了一声,然后继续保持风度和站在他一旁的霍天青说话。

钱秋月重重的将一个盒子丢到陆小凤身上。

陆小凤连忙接住,他奇怪极了,他没有得罪这美貌的侍女啊?

“原来祝小姐和陆小凤你是老朋友,哈哈!”阎铁珊叫道。

绾绾轻柔道:“朋友目前算不上,只因为我丢了一件重要东西,后来听闻陆公子本领大,所以便我便请求陆公子帮忙。”

阎铁珊点了点头,不过心中一沉,祝小姐代表的帮派也不会出手相助了。刚才祝小姐那话,是来宽他的心,表明她不插手的用意。

阎铁珊心中不停的思考,一边与阁楼中各人说话。

水阁里四壁都悬着明珠,在天色极暗的情况下映着珠光,那柔和的光线令人觉得说不出的舒服。

“你……还好吧!”花满楼试探的说话。

绾绾不语,钱秋月当下替绾绾说道:“小姐一直在为事情奔波,七公子若是关心小姐,不妨帮帮忙?”

花满楼的手微顿,他说道:“绾……祝小姐放心,早先既然答应了你,我定然做到。”

绾绾还是不语。

陆小凤一直撇着这两人,花满楼温温吞吞,不知道将话说出来,那姑娘眼睛清澈,对花满楼丝毫没有异样。

陆小凤的心直直下落,最后落入冰水中,久久不能受热。

男人就要主动出击,不对心爱的女人表白,怎么行?

于是陆小凤的手慢慢放下,然后在桌下扯了扯花满楼的衣襟。

花满楼却没搭理,反而不说话了,只见他反而坐在一旁开始享受这水阁的安静和芬芳。

绾绾虽然保持着淡笑,但是丝毫没有放在心上。她觉得,陆小凤确实爱管闲事了些!

一旁的苏少卿谈笑风生,正在说南唐后主和小周后的风流韵事,随后便引出了对奢靡的话题。陆小凤见花满楼不争气,便不急着帮忙了,听闻霍天青和苏少英、马行空的感叹,他笑叹道:“看来这只怪李煜早生了几百年,今日若有他在这里,一定比我还要急着喝酒。”人家谈雅趣,国家大事等重要严肃的话题,陆小凤说出这么风趣的话。

这话,让绾绾和花满楼一齐笑出了声。

笑声一起,陆小凤不免多看了两人一眼,绾绾依然笑着,丝毫没理会陆小凤,花满楼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