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章

小说: [花满楼&绾绾]楼外有妖 作者: 水心清湄 更新时间:2015-03-16 00:10:19 字数:3563 阅读进度:33/61

绾绾最后瞅了花满楼一眼,然后轻笑一声,随后身形旋转,迅速登上树梢,紧接着便消失在这片旷野。

丽影已无踪影,诺大的旷野独剩一人,天那么大,而人那么小。

这片土地被青色柔软的小草铺陈,周围还有许多开着灿烂的花。花满楼低□子,手触向那一朵开得娇艳的野花。

花还是那么香,生命还是那么贵重,世界还是那么美妙。

一个人萌发出感情,并不意味着对方同样会萌发,生出感情的人还是同一个人,比起之前美妙的世界,更让他多了一份美好的眷恋。

花满楼露出笑容,然后起身,慢慢离开这片土地。

静谧的客房。

绾绾靠在床头,一双晶莹,散发着无穷诱惑的双腿显露出来,脚腕上那串银色的铃铛在双腿上很是显眼。

轻轻晃动双脚,铃铛声响得清脆,好听之余更能带给人一种无以明喻的诱惑。

七颗珠子的响声和六颗珠子的响声似乎没有什么变化,不过……绾绾卷起了双腿,她俯□抱着双膝,手摸向这串铃铛。

七变六,她的眼睛闪出犹疑和困惑。

她仔细检查一番,确定铃铛再无纰漏,绾绾抬起头。

手摸向那已经空了珠子的铃铛,然后这只铃铛生生的被绾绾扳了下来。拿在手中看了好一会儿,绾绾将这颗铃铛丢在桌上,发出一阵轻响。

脚上的铃铛“叮铃铃”响个不停。声音飘响了整间屋子,构成一曲好听又美妙的音乐。

不一会儿,绾绾忍不住又从桌上拿起那颗空的铃铛,铃铛入手,她就不自觉回忆起那个人,她双眉一蹙,然后将铃铛丢了老远。

似乎感觉心中更加不平静,她赤足走过去,一记轻掌拍出,这颗铃铛如里面的那颗珠子一样,全部化成了银粉。

小小的铃铛珠子,还能乱了她的心?绾绾脸色颇为难看。

轰鸣声大作,闪电一闪,漆黑的屋内蓦地闪亮一瞬间,外面已经下起了暴雨。

绾绾舒了一口气,心竟然异常的平静。

第二日清晨,绾绾睁开眼睛,经过一晚上的打坐,她觉得自己的功力似乎又有了进益。

此时的她已经到了天魔十七重,是历代祖师所到的最高级别,可是绾绾的目的不是到此为止,而是那从未有祖师达到过的天魔十八重,可是绾绾依然没有任何头绪。

约莫半个时辰,一只白鸽从天上飞到绾绾的窗口。

绾绾起身,然后打开门。

鸽子见到绾绾也不慌张,绾绾轻轻抓起鸽子,将消息拿了出来。

一眼便已经扫完,原来,独孤一鹤进了城,可惜,他一来到城中,就听到阎铁珊和苏少英的死讯。

绾绾撕掉手中的消息,只要杀了他,事情就完成了一大半。

只需要再设计霍休、上官飞燕因为玻璃龙玉的事情和霍天青翻脸,三人都是聪明人也是贪欲极浓的人,他们三人相争,总有人出局的。而这件事,若是出了局,就是死亡了。更何况,外面还有一个更聪明的人在外面查着。

绾绾觉得是时候急诏她的上官长老回来了。

于是,绾绾回到屋子,提起笔极快的写了一张纸条,然后绑在鸽子上,让这鸽子飞上了天空。

绾绾回到屋子休息,现在只等着独孤一鹤死去的消息。

绾绾从没怀疑过西门吹雪杀不杀得了独孤一鹤,因为,她知道,就是西门吹雪杀不了,霍休、上官飞燕和霍天青都会想办法让西门吹雪杀了独孤一鹤。

所以,这一点,绾绾很放心。

当然,若是实在出乎意料,绾绾也不会急迫起来。

因为独孤一鹤没死,最先着急的绝对不是她,而是那三个阴谋者。

昨夜暴雨,到了今日,天却放晴了。

入夜,夜空中更是出现明亮的月亮。

绾绾飞出窗外,在月下缓缓移动。

鸿福酒楼。

绾绾曾在这酒楼给西门吹雪定了三天房,后来钱秋月传来消息,陆小凤和花满楼也住了进去。

绾绾回到她还没退掉的房间。

底下是西门吹雪的所在,左边两间便是陆小凤和花满楼的所在。

西门吹雪不在房间,陆小凤的房间亮着灯,绾绾能够听到屋子里面的水声。

至于花满楼,绾绾并没有去探查人是否在屋里。

这时,长长的街道传来急促的马蹄声,绾绾站在窗前望过去,但见四位穿着劲装的窈窕女子从远处疾驰过来,他们的腰间都带着剑。

她们在鸿福酒楼下了马,然后直奔这所院子。

只见那四个女人就这么大大咧咧的闯进了陆小凤的房间,陆小凤显然被吓了一跳。不一会儿,底下的情景让绾绾不由得暗呼大胆。除了她这样的妖女,其他的良家妇女一般见到男人在洗澡,只怕早就羞得退去房间。

可是这四个看起来颇为正派的女人不仅对全部脱光坐在澡盆中陆小凤视若不见,甚至还拿着剑指着陆小凤,一边逼话一边往陆小凤澡盆中倒热水,烫的陆小凤眼睛上的两条眉毛皱得极紧。

听到她们的对话,绾绾才知道这四人是峨眉四秀,是那独孤一鹤最出色的四个女徒弟。听完她们的问话,她才知道这四人是找丹凤公主的,因为丹凤公主杀了她们师兄苏少英。

可是丹凤公主在离开阎府就消失了,因为丹凤公主很神秘,又作为陆小凤的红颜知己,所以她们认为陆小凤是知道她行踪的不二人选。

于是,她们找上了陆小凤。

陆小凤是真的不知道丹凤公主在哪里,因为他一出阎府,丹凤公主就离开了,去了什么地方,他并不知道。

陆小凤的口才和本事了得,终究他还是穿上了衣服。然后他和峨眉四秀一起落在院子中。

夜色清幽,上弦月正挂在树梢,树叶的浓阴挡住了月色,树下的阴影中,竟有个人动也不动的站在那里,长身直立,白衣如雪,背后却斜背着一柄形式奇古的乌鞘长剑。

陆小凤和峨嵋四秀出来,顿时一愣。

原来西门吹雪刚刚回来。

西门吹雪这个人,任何见过他的人都不会再忘记,因为西门吹雪很冷,比雪山还冷。这不是可以装出来的冷,而是一种冷入骨髓的冰冷。

马秀真失声道:“西门吹雪?”

西门吹雪没有看他们,他转身走向自己的房间。

陆小凤顺着西门吹雪离去的方向望去,却发现一直关着的阁楼,今天晚上却开了窗子。

陆小凤笑道:“祝小姐,原来你在!”

绾绾探出头来,笑道:“陆公子好啊!”

峨眉四秀同样望过去,这一望,四人无不生出异样的心情。

“不好,我正被人追杀。”

绾绾叹道:“谁叫陆公子红颜知己多!”

陆小凤笑了,试探道:“可惜你不是其中一个?”

绾绾道:“只要你想,我自然愿意的,但是你要注意,免得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

陆小凤摇头:“作为一个女孩子,一个漂亮的女孩子,说话好听的才让人感觉到欢喜。”

绾绾笑道:“从来就没有人说我的声音不好听?”

陆小凤见绾绾和他抓字面上的意思,他摸了摸鼻子,眼角扫过见隔壁,花满楼还在房间没出来,不由得一叹,若是平常,他早就出来了。

“要谈情说爱时间多得是,眼下……陆小凤,你快说,上官妖女到底在哪里?”马秀真立刻说道。

陆小凤无奈之极,说道:“虽然我一直是被你们逼着说的,但是我说的每一句都是真的。”

绾绾见状就要伸出手关上窗户,却听到走到阁楼下的西门吹雪说道:“妖女,慢着。”

绾绾道:“我也想和庄主你好好叙旧,可惜峨眉四秀邀请陆小凤去珠光宝气楼见独孤掌门,你不陪他去?”

西门吹雪转过头,远远看见左边的陆小凤苦笑的点了点头。

高手对战前,最需要的就是状态,马上就有一场硬仗,现在找上妖女确实对他不利。

马秀真四人对视一眼,盯着陆小凤道:“家师只是找你说说话,你叫西门吹雪去是什么意思?”

陆小凤道:“有一份债需要独孤掌门偿还。”

马秀真皱眉,叶秀珠紧紧盯着陆小凤,孙秀青似乎在想着什么,而石秀云大叫:“什么偿还?”

陆小凤还没发话,却没想到西门吹雪说:“血债。”

马秀真四人立刻跳跃过去,围住西门吹雪:“你再说一遍。”

西门吹雪道:“背信弃义、辜负旧主,该杀!”

“你胡说!”石秀云激愤的拔出剑。

西门吹雪淡淡道:“你们想死?”

马秀真见状也拔出了剑,冷笑道:“想找师父,先过我们这一关。”

西门吹雪的眼睛很亮,冷冷道:“我本不杀女人,但女人却不该练剑的,练剑的就不是女人。”

上面的绾绾听到这话,眼睛闪过一丝玩味。

西门吹雪好似感觉到一般,他抬起头,他还是坚持,她不是女人。

石秀云大怒道:“放屁!”这时候,石秀云不是最可爱的少女,她说出来的话比大佬爷们还要粗鲁。

西门吹雪阴下了脸,石秀云抢先递剑,只见剑光闪动,如神龙在天,闪电下击,连人带剑,一起向西门吹雪扑了过去。

陆小凤大惊,他知道石秀云绝对不是西门吹雪的对手。而西门吹雪出手是不会留情,石秀云碰上西门吹雪必死无疑。

但是陆小凤了解西门吹雪,在石秀云动手的情况下,他不能出口。其实就算说出口,西门吹雪也不会停下他的剑。

作者有话要说:中间一章经常少留言……

最多再三章就完结金鹏王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