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章

小说: [花满楼&绾绾]楼外有妖 作者: 水心清湄 更新时间:2015-03-16 00:10:25 字数:2839 阅读进度:39/61

两人身上的衣服已经开始滴水,绾绾只觉得头脑一眩,头开始发胀。绾绾苦笑,她一个先天高手竟然有发烧的一天。

她从来没如此狼狈过,也从来没这么虚弱过。

花满楼感觉旁边的步子变慢,感觉手心的温度变高,他在瞬间明白了。

雨一直下,根本不在乎两人的困难。

雨水打在两人身上,发出淅沥的声响。

近了,近了。

绾绾看到了前面的山洞,脚步也开始加快,这一快,本来眩晕迷糊得她一脚又踩到湿滑的水坑。

绾绾与花满楼的手是紧牵着,她栽下去的瞬间,一股力也将花满楼也扯了下去。

两人立刻跌下山坡,花满楼在慌忙之际抱住了绾绾,男人的身体比女人要庞大的多,花满楼的身体遮挡住摔下去大半湿泥和荆棘。

停下来的瞬间,花满楼吐出一口鲜血。

绾绾大惊,看见花满楼苍白的脸,连忙去拍他的身子,急问:“你怎么样了?”

花满楼伸出手抹去嘴巴的血迹,道:“没事!”又岔开话题:“又得重新爬上去。”

绾绾目光一闪,她生病发热,又受着内伤,虽然很是虚弱,但是她的敏锐力一点也没下降。

一个高手,这么摔下来,哪里能到吐血的地步。

这人分明是受着内伤跑过来的。

傻子!

绾绾心道。

“算了,我就不信一场雨就能要了我的命。”绾绾看着天空道。

花满楼说道:“你已经生病了,再淋下去没那么容易恢复的。”

绾绾道:“我是不爬了。”

花满楼道:“你若不介意的话,我背你上去。”

绾绾嗤笑:“你还有力气?”

花满楼道:“你放心就是。”随后激将道:“刚才若不是你,我已经上去了。”

绾绾脸一青,冷道:“我看你能撑多久。”

花满楼的衣服到处是黄泥,脸上也有,看起来狼狈不已,绾绾身上白色衣服也是如此,若是以往,这么脏乱的后背,她是绝对不愿意靠近的。

人到了花满楼后背,绾绾靠近他耳边,说道:“你可小心点,真摔了下去我不会随你一起掉下去的。”

花满楼摇头:“没有你拖累,我还上得去。”

绾绾冷哼一声,不过也没说话,刚才是她拖累他,她做过的事根本不怕承认。

绾绾指路,花满楼爬山。

雨继续下着,绾绾伏在花满楼的后背看着前路,她感觉到身下人的呼吸加重。

雨很冷,但是不知为何,她感觉不到冷。不过头更加晕沉起来,刚才的精神劲早就消失。

花满楼似乎感觉到了,脚下的步子更快更急。

目的地终于到了,前面确实是一个山洞,花满楼听到绾绾的指点,很顺利的进入山洞。

到了洞中,终于脱离了雨帘。

绾绾拍了拍花满楼的后背,花满楼低□体让绾绾从他后背下来。

脚步一接触地面,一只脚才踏出一步,眼前立刻一黑。

花满楼连忙伸出手环住绾绾的身体。

手摸向额头,好烫。

花满楼也有些受不住,还是强撑着身体将绾绾抱起来,摸到一处有稻草稍微暖和的地方,他轻轻的将人放了下来。

山洞里有柴堆,显然是以前的猎人留下来的。

花满楼摸到干柴,心中颇为庆幸。庆幸之余,也同样担心,因为这遗留下的柴火并不多。

约莫两刻钟就该烧完了。

事到临头,也只能如此,于是花满楼从怀中拿出火石,相互碰撞出了火星。

火点燃了,就点在绾绾身边,火光照耀下,绾绾身上和他身上的衣服开始掉水。

掉在地上的响声很亮。

绾绾已经发烧,这个时候无疑是换了衣服最为合适。

可是,花满楼迟疑了。

花满楼看不见,若是能看见定能看到绾绾脸很红,已经发热到一定程度了。

所以,花满楼再去探绾绾额头的时候,不由的大吃一惊。

他脱下自己的长衣,一边放在火上烘烤,一边用内力加快脱水。

当衣服稍微干了,他蹲□子,然后轻轻道:“得罪了!”话落,他的手摸向绾绾的衣扣。

他虽然看不见,但是也规矩的转过头去。

脱人衣服这事花满楼头一次做,第一次做总是生疏的,尤其花满楼还是在非常紧张的情况下。

手是颤抖的,而且动作十分慢,过程中也少不得不小心接触到那柔滑的身体。

花满楼的脸顿时涨红起来,好在他十分理智,当脱下后,连忙将他的长衣包住了绾绾。

做完这一切后,花满楼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感觉手中虽然湿透却还带着清香的衣物,他的脸又红了。

忍住心中的胡思乱想,他将衣服放到火山开始烘烤。

山洞很安静,终于,在火要熄灭之前,花满楼将绾绾的衣服已经烘干。

正调理好自己的心情将衣服准备重新给绾绾穿上,谁知道,绾绾在这时候已经睁开了双眼,感觉长衣下的自己身无寸缕,她的呼吸也有所变动。

花满楼全身一僵,手上的衣服是如此的烫手。

绾绾坐起来,看着身上盖着的长衣,淡淡问道:“衣服是你换的?”

花满楼道:“是。”

绾绾紧紧盯着花满楼,突然笑了,说道:“你手上拿着我的衣服,是为了再给我穿上吗?”

花满楼能清楚听到她的笑声,也感觉到她的笑容,可是他心中却涌出一丝怪异的感觉。

“对不起。”花满楼说道。

绾绾轻笑:“你也是在帮我,我应该对你说谢谢才是。”声音很轻,还带有一种无形的吸引力。

花满楼心中一松,可是心中的怪异感却更加大了。

绾绾见状,目光幽深,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的愤怒。

“你过来吧,然后将衣服给我,我自己换好了。”

花满楼点了点头,然后走了过去。

绾绾看着身前的花满楼,从长衣下伸出一只玉臂,轻轻巧巧的捏住花满楼手中的衣裙,衣裙提起的瞬间划过花满楼的手掌和手腕,给人一种极大的颤栗。

无以形喻的诱惑,看不见,摸不着,偏偏能强烈的感觉到。

绾绾坐了起来,手上的衣裙却没有穿上,反而丢到一旁,然后她的手一扯,竟然将花满楼拉了下来。

花满楼倒在绾绾身上,习惯性的双手要撑在地上离开,可是他撑在的而不是地上,还是一片柔软,原来绾绾将花满楼的长衣悄无声息的脱离了。

花满楼愣住了,绾绾眼角一寒,但是随后带着笑容。

双臂搂住了花满楼的脖子,轻声道:“你喜不喜欢我?”

花满楼想要挣扎,可是听到这句问话,他毫不迟疑的说道:“喜欢。”

绾绾这才放开花满楼的脖子,一只手搭在他的肩,一只手摸向花满楼的脸,然后轻轻移开他额前的湿发。

“可惜你看不见,否则,我还想问你一个问题。”

花满楼没有回答,此时安静到了极点。

绾绾这时笑出声,笑声悦耳,让人愉快。

“你帮我脱了衣服,我也帮你脱了这碍事的玩意可好?”

花满楼要拒绝,可是他感觉嘴唇一热,花满楼这时只感觉头脑一空,浑然不知该如何是好。

绾绾用力,花满楼还剩下的衣服已经被她去除了。

她靠在花满楼耳边,双臂紧紧抱住同样□的花满楼,叹道:“既然脱了,今天晚上,我们就都不要再穿上了……”

作者有话要说:捂脸,不该选上春风一度这个词的……

我觉得该崩了……

二更不知道今晚能不能码出来……没想到这么晚才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