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章

小说: [花满楼&绾绾]楼外有妖 作者: 水心清湄 更新时间:2015-03-16 00:10:30 字数:3912 阅读进度:44/61

邙山五虎是洛阳城外的有名的江湖人,这五虎说做好事的时候,可以帮助老人提东西,但是做坏事的时候,可以因为一言不合杀了手无缚鸡之力的稚子。

这一次,这邙山五虎来到太原,是受左家兄弟邀请对付狂刀万恒的。

左家兄弟,一人使剑一人使刀,若说两人分开不过是一个一流中的低手,但是刀剑相合就能够算一个超一流高手。所以,这两兄弟有个外号,叫做刀剑双绝。

左家兄弟因为一个叫沙曼的小姑娘和狂刀打起来的,狂刀闯荡江湖三十年,自有一股子义气。沙曼上山采药的时候救了他,他见沙曼一个人住在村子里,村子里有个恶霸时常骚扰她和她母亲,于是他便出手教训了这个恶霸。

谁知这恶霸是左家兄弟的堂弟,于是冲突便起。

这一冲突的结果,就是狂刀万恒杀了左家兄弟的堂弟,而左家兄弟杀了沙曼的母亲,同时还将沙曼抓走。

狂刀万恒的实力比左家兄弟联合起来要弱,于是便飞鸽传信找上了他在巴山剑派的好有柳乘风。

柳乘风是江湖有名的年轻俊才,得知这一切,柳乘风自然欣然应允。

左家兄弟不知从何得到消息,又找不到万恒铲除他,于是他们便也找了帮手。前些日子,左家兄弟似乎受到邙山五虎的报信就出了城。

再然后,就是绾绾看见的,左家兄弟和邙山五虎死在太原城外的山洞里。

邙山五虎派人送信,定然是为了找左家兄弟帮忙报仇,然后不仅没有报了仇反而和邙山五虎被杀。

这一切都显得天衣无缝,可是绾绾并没有杀他们,所以天下人认为是如此,绾绾却还得继续查。

“秋月,给本宗好好查查那个叫万恒的。”

钱秋月道:“万恒和巴山剑派的柳乘风离开了太原,属下也派人去瞧过左家兄弟和邙山五虎的尸体,就凭着他们两个不可能毫无损伤的杀了左家兄弟,更何况还有邙山五虎。”

绾绾皱起眉头,随后道:“那沙曼呢?”

钱秋月道:“万恒和柳乘风救走了她。”

绾绾道:“既然如此,除了查探万恒的底细,就还查查这个沙曼的身世。”

钱秋月垂下头,道:“属下这就去。”

绾绾放下手中的消息,道:“万恒和柳乘风往什么方向走的?”

钱秋月道:“向西南方向,似乎是巴山山脉。”

绾绾想了想,最重要的还是丹凤,这杀人一事再查查她再做决定。

“仔细盯着,但是不要起了冲突,此外,刀奴若是回来,叫他去接触万恒。”

“属下遵命。”

绾绾掏出一个玉瓶,然后抛给钱秋月道:“这是你爹的半年解药,待事情办完,他若是忠心,本宗不仅会解了他的毒,还会传给他精妙的武功。”

钱秋月的手指摩擦了一下玉瓶,她自然知道自己的爹爹偷偷找了大夫查看,可是她也知道那些大夫无能无力。

“属下代父亲谢宗主。”

绾绾道:“下去吧。”

钱秋月点了点头,低下头利索的退了下去。

***

烈日下,绾绾带着斗笠,然后骑着马直奔太原城西城。

出城约莫十里,有一长亭。

长亭外芳草清香,君子如玉,伫倚危柱,似近似远。

绾绾拉住缰绳,陆小凤笑道:“祝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绾绾道:“今日我不想见你,让开。”

陆小凤道:“我也不想见你,奈何他要过来,所以,只能舍命陪君子了。”

绾绾看向花满楼,冷道:“何必和自己的命过不去?”

花满楼面色平静无波,似乎已经完全放下,他平静的说道:“我从来就不会和生命过不去,今日来此,不过尽朋友之谊再劝一次。白云城,你不能去。”

绾绾说道:“我听过了,你可以让开了。”

花满楼点头:“我说话算话。”

说完,陆小凤就给让开了。

绾绾很奇怪,怎么如此轻易就让开了,这两人莫非闲着无事做,特意来此说这根本不可能阻止的话?莫非这两人在前面设了什么陷阱,绾绾想到这里,越想越觉得可能。不能怪绾绾如此作想,因为从小的教育就让她将事情往阴谋处推测。

这样一来,绾绾竟然没有立即走开。

花满楼却松开绑在一旁的马,飞身上去,竟然就疾驰着马回太原城去。陆小凤笑了笑,然后摸出一粒石子,剩下的一匹马朝着他奔来。

陆小凤竟然什么也没说就疾驰离开了。

望向两人越来越远的身影,绾绾越发觉得狐疑,可是她是不会轻易放弃自己要走的路,于是她继续向前奔去,不过速度慢了一些,警惕一些。

又驰了十里,一身白衣抱着剑站在路中央。

绾绾眯了眯眼,西门吹雪见到绾绾,剑没出鞘,但是剑气划过两人之间的道路,很快,地上出现两个大字:“死路。”

绾绾褪下纱帽,然后用手一掷,地上多了两个字——挡我,合起来便是‘挡我死路’。

西门吹雪冷冷的看了绾绾一眼,然后白影一闪,瞬间就消失了。

绾绾看着地上四个字,更加怀疑起来。

继续走,但是行动比上一次更慢,更小心。

走过五里后,道路凭空出现一条拒马索,因为绾绾随时警惕,立刻给提着马,然后用真气避过。

避过之后,绾绾扫向这段绳子,显然是早就布置好的。

按下心思,绾绾继续向前走,五里后,一个收下如猴子一般的男子叼着一颗狗尾巴草。

“祝小姐你好,我是江湖上人称偷王之王的司空摘星,我哪里都敢去偷,就是皇宫大内都去过,可是今儿个,这条路的目的,我是不敢去偷的。”

绾绾已经有些不耐烦,若不是那条拒马索以及旁边藏着的机关射箭,她必然先将这啰嗦的人解决掉。

“废话。”

司空摘星不恼,他道:“既然祝小姐认为是废话,那么我就不废话了……”绾绾皱眉,还在废话。

司空摘星见状,立刻道:“有个朋友托我告诉你,前路危险。”说完,很是伶俐的飞上前面的高山。

绾绾没想追,因为这速度的确快。

她不豫耽误时间,继续向前走,这一次自然也慢了。

又十里,绾绾看到前面熟悉的人,她觉得自己被算计了。

朱停对绾绾行了一礼:“宗主,这是最后的了,前面路上的危险被我们联手清除了去,但是下面的路,我们还没来得及清理完,所以宗主若是执意走下去,一定要小心。”

绾绾道:“但愿真如你所说是最后一个。”

朱停道:“不敢欺瞒宗主。”

绾绾不再说话,继续向前走,这一次走,已经算得上小心翼翼了。

太原城楼,两架人形风筝向远处疾飞而去,这两架风筝是朱停的新作品,可以带人飞上天。天上飞的,怎么也比地上跑的要快。

“你有把握她会放缓步子?”

花满楼道:“她是个小心的人,也是个珍惜自己生命的人,我感觉她的生长环境并不好,短短相处一日,她根本没任何安全感,所以造就了多疑的性格。连续的人提醒她,她定然会觉得前路有危险。她走得慢了,就更加为你我争取了时间。”

陆小凤道:“多疑到罢了,可是我瞧着她和叶孤城拼命的样子,根本不像是珍惜自己的命?”

花满楼道:“她还有底牌。”

陆小凤一乐:“你真了解她。”

花满楼不语。

“你能说动西门吹雪很令人意外。”陆小凤说道。

花满楼道:“因为西门吹雪知道,她再次和叶孤城再碰到一起,叶孤城死的可能性大些,西门吹雪还想找叶孤城比剑。”

陆小凤早就想到这一点,不过他不认为叶孤城会死而已,花满楼对她似乎太自信了。

“白云城内,就算她若成功杀了叶孤城,她出不了白云城。”

陆小凤对于这一点是十分承认的。

“为什么在二十五里路布置机关?”

花满楼皱起眉头,叹道:“她的性子若是认为是人捣乱,在历经西门吹雪挡路后必然会杀了司空摘星,所以设置一个陷阱让她犹豫。”

陆小凤笑了,说道:“最后将她控制的朱停作为最大的劝告,这个多疑的祝小姐便达到你所希望的?”

花满楼点了点头:“只要上官丹凤从白云城出来,她和叶孤城便不会再碰面,这样一来,大家都好。”说完,他抓紧手上的竹竿,大风筝带着他飞得更快了。

陆小凤急道:“花满楼,不用那么快吧!”

----------

赶了约莫百里路,绾绾并没有发现路上有危险,她立刻反应过来,中计了……虚虚假假,假假真真,竟然成功

拖住了她的脚步。

这样拖住她的脚步,他们是为了什么?

难道是为了叶孤城?对了,凭着她的天魔劲打入叶孤城的身体,这么短的时间内,他定然不能全部将其化解。眼下耽误了两天,也算是为他赢了一些时间。

陆小凤果然是叶孤城的朋友。

想到这里,绾绾沉下脸。

上官丹凤是她的人,她不仅要她的能力,也要她的身份。更重要的,阴癸派初建,就被白云城折去一个长老,定然让自己宗门发展不利。

此次上白云城,绾绾并不想真的动手。有些时候救人,动手是最愚蠢的法子。

既然已经慢了下来,绾绾便放缓了速度。

这时候,天下传出传言,破风九刀、流沙派掌门、黄河双鬼等十八人死在阴癸妖女手上。很奇怪的,这些死去的人,均是和绾绾走的一个方向。

这些被杀之人,有正有黑,可是全无例外都是死得无任何伤痕。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三位亲亲的地雷,这本是我写的最痛苦的一篇,而且人物还走形了……

埋葬彼岸花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2-12-02 23:49:32

哦呵呵呵呵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2-12-02 12:57:00

笙箫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2-12-02 09:26:19

-------------------------------

强迫自己今天更文,从中午磨到晚上更了三四百字,越来越不好写。这个阴谋想到是宫九,可是为什么要设这个阴谋,望天,我还没想到……于是需要沉淀一段时间,俺写了这么多文在这本上失信了无数次,不想继续失信下去了,没有想到解脱的剧情,也不能用流水账一样更新,于是有思路后再回来,看圣诞节能爬上来送礼物不……

大家尽情的骂我吧,也可以抽我……躺平任大家戳……最后,本文绝不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