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章

小说: [花满楼&绾绾]楼外有妖 作者: 水心清湄 更新时间:2015-03-16 00:10:30 字数:2317 阅读进度:45/61

绾绾早在之前就怀疑有人盯上了她,现在一路上的传闻,已经完全证实她先前的猜想没有错。

钱秋月传来消息,沙曼的身世的确实是一个普通的农家少女,甚至,钱秋月还偷偷派人探测了沙曼母亲的坟墓,也是一个普通的农妇。

按情报上说,沙曼和这位农妇在村子里也有这么久了,那左家兄弟的亲戚想要沙曼,凭着他们的家世和手段,自然早就得手了,可是为什么一直没有动手?

绾绾不明白,若是沙曼一家有后台到罢了,可是钱秋月的消息上几乎查了沙曼几代都得出,沙曼没有什么后台。

就快要到白云城了,绾绾又听到西南大侠柳逑鹤被‘她’杀了。柳逑鹤在西南十分有人缘,若是以前那些人算得上江湖名人的话,这柳逑鹤就是这些名人中德高望重着。

柳逑鹤在西南积善无数,官商江湖都有人受过他的恩惠,如今他一被杀,顿时有不少人开始搜查阴癸妖女的下落,看来是想为柳逑鹤报仇。

绾绾望着前面的长河,此时她不准备过河去白云城了。

牵着马进了一座小城,找了一家看起来干净舒适的客栈坐下。

客栈下的酒楼坐满了人,绾绾一进来时,不少人都看向了她,绾绾径直坐到一个空位上。

“小二,一壶酒,四个馒头和一小碟牛肉。”

声音悦耳,小二虽看不到纱罩底下的容貌,但是就凭着这股声音,小二只觉的全身都是气劲。

馒头、牛肉和酒很快端了上来。

绾绾脱下纱帽,小口的吃着,魅惑中的优雅,让人心痒难耐偏偏不愿打断。

馒头和牛肉吃完了,绾绾拿起这一小壶酒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慢慢浅喝,白玉完美的脸上涌出淡淡酒气熏染出的红晕,只叫人心猿勒马。

“他妈的,果然是妖女……还不醒来!”一粗犷的声音如平地一声惊雷唤醒了已经失神的人来。

绾绾连个眼神都迷给那个粗犷的汉子,因为这些人不用眼神,她都将这些人反应都扫在眼里,这个粗犷的汉子的反应一直如此,连片刻的失神都没有。

但是这要说是他的定力极强,这绝无可能,因为绾绾自信,在面对她和师尊天魔魅加成的情况下,就是拥有大宗师修为的宁道奇也不会如此清明。

绾绾清楚,定力强的正常反应应该是是眼光闪躲,而不是一无所动。

客栈中的人都醒了过来,他们全部站起身,纷纷抽出了刀剑。

绾绾道:“这客栈这么舒服,沾了血就难看了……”

众人听到这轻蔑的话,顿时血气直冲,怒气到了顶点。

若是有高绝之人在场,定然会发现他们这些的人反应根本不是正常的反应。

“妖女,你已经身重剧毒,还敢如此妄言,大伙上,废了她的武功,然后押着她去柳大侠墓前谢罪!”说话的又是那位粗犷的汉子。

绾绾目光含着淡淡的笑意,看着这群人向她扑来,绾绾突然跃起,长长的天魔带一闪而过,顿时围着她的人倒着让出了一条路,这些人都没丝毫血迹。

“因为沾了血难看,所以本宗只能多费点心思不让你们见红了……”此时的绾绾天魔带已经套着那位一直清明的粗犷大汉的脖子,她坐在这个大汉旁,淡笑的说着。

众人不由顿住脚,看着那些倒下的人,他们倒吸了一口气,全部没了声息。

杀人不见血。

阴癸妖女能和白云城主交手他们也听说过,不过他们心中还是难免小觑,毕竟阴癸妖女只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女人,甚至还猜测着是不是白云城主看上了妖女的美色故意留的手。后来死的人都如自自尽一般,他们便更肯定是妖女用美色达到了目的。

于是,大伙觉得他们一群人总能够对付得了她,当然这其中还是有智者,所以建议先下毒。

可惜,现在的表现无不揭示着他们失败了。

绾绾看了看这个粗犷大汉,随着她的天魔带越来越紧,可是这个大汉连恐惧惊慌的表情都没有。

绾绾沉吟了一会儿,突然伸出手,桌上她先前还未喝完的酒壶落在了她手上。

酒慢慢倒出,却没有落在嘴中,也没有落在地上,而是刺进了这个大汉身体里。

鲜血就要直射出来,但是很快被酒弹了回去,天魔气随着酒水探索着他的身体,当看到一条虫子的时候,绾绾将大汉推开,然后刻砸向又要朝她扑过来的蠢蛋们。

因为此时绾绾完全明白了,这分明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傀儡,如何叫一个傀儡有其他感情。

“本宗要杀那些人,只需轻轻抬手,何必为了让你们自杀而让你们占便宜!”

丢下这一句话后,绾绾突然飞出客栈,然后在这群人目光下,一转眼自对面三层屋顶上消失。

青色的石板路上,一辆马车在小巷子中慢慢行驶。

一道白色的身影突然出现在这马车上的顶盖上。

里面传来一声极其清澈好听的男声:“这么美丽的姑娘合该坐在马车里让人伺候的,不是吗?”

绾绾娇笑道:“奴家本以为公子不愿奴家进来,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在公子马车上搭个便车了,既然公子愿意,奴家就不拒绝了,作为谢礼,奴家敬公子一杯。”

话落,绾绾原本带着出来的酒壶直接落下马车盖子,酒壶上的气劲眼见就要穿破马车上盖子,谁知,马车盖子上也多了一层真气。

绾绾美眸山洞,轻笑了一声,道:“公子可不要拒绝奴家哩,奴家生气的时候,这马车就保不住啦。”

绾绾话落,里面的男声笑道:“姑娘如此盛情,我再拒绝就没意思了。”这话一落,酒壶直接穿透盖子飞入轿子里面。

盖子上还留着一个酒壶形状的孔洞。

绾绾顺着孔洞看过去,一个约莫十七八岁的年轻人坐在那里充满欢喜的喝着酒。

似乎那壶酒是一种仙酿一般。

绾绾手轻轻一推,车顶上的盖子已经脱离马车。

绾绾轻飘飘的落了下来,说道:“奴家也要喝哩。”

年轻人递了过去,说道:“你若喜欢,我再去多买上几壶?”

绾绾笑道:“自然……再好不过……”说话间,绾绾的天魔带已经缠上了这人的

作者有话要说:过了圣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