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就这样擦身而过

小说: [花满楼&绾绾]楼外有妖 作者: 水心清湄 更新时间:2015-03-16 00:10:39 字数:4274 阅读进度:54/61

陆小凤和花满楼离去,陆小凤成为一个纯粹的陪同人员,不仅要陪着沙曼寻她的九公子,还要顾着陪着花满楼寻祝绾绾。

绾绾教着柳媚娘一些惑人之术,派人送进皇宫,又或者派女人潜伏在各大势力的府邸,阴癸派是隋末当之无愧的第一。

明朝对于女子更禁锢几分,有些事情在隋末看起来不过是胡化开放,但是在此地却是让人躲之不及的。

柳媚娘每学一招,心就忍不住跳动着。然后努力达到‘师父’要求的水平,否则心中自觉对不起城主和‘师父’。

绾绾接到来信,得知丹凤已经带着朱停去了极乐岛,阴癸派顺利的修建,这十分让她满意。

用的是宫九的银子,至于金鹏王朝的财富,宫九说着好听,但是动作没那么快,朝廷得到风声,收走的不过是一部分而已。

但是也因为损失了一部分,所以绾绾理所当然压榨宫九,逼着他吐银子。

宫九不在乎金银财富,他觉得祝绾绾这个人比起他建极乐岛的计划还要令他激动。

所以给银子给的爽快,剩下的便是努力的修炼。

这一日,叶孤城来看柳媚娘。

当柳媚娘退下去后,叶孤城道:“我要出庄。”

绾绾道:“去哪里?”

叶孤城道:“见我那徒弟,然后会在东南王府会呆上几日。”

绾绾笑道:“东南王府似乎出了事?”

叶孤城激赏的看着绾绾,道:“不错,两天前,东南王府遭受一场巨大的盗窃案。”

绾绾沉吟了一会儿,不由的失笑:“盗窃!”

叶孤城缓缓说道:“近段时间,江湖出了一个十分喜欢绣瞎子的人,刚好刺瞎了江重威,还盗走了东南王府的十八斛明珠,东南王觉得有人能神不知鬼不觉盗窃他的宝贝,便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取了他的性命,所以请求我看在世子的面子上,在东南王府住上几日。”

“绣瞎子?”

叶孤城点头道:“这人在一个月之间,就做了六七十件大案,至少绣出了七八十个瞎子,而且全都是他一个人单枪匹马做下来的?”

“这是一桩奇事,天下竟然还有绣花的男人?”

叶孤城看向绾绾,道:“祝宗主莫非有兴致?”

绾绾勾起嘴角道:“一些雕虫小技而已,本宗没兴趣陪他玩。”

叶孤城垂眼不语。

绾绾想了想,对叶孤城道:“老板娘瞒不下去,所以陆小凤最近似乎察觉朱停消失,以他和花满楼的智力,不难猜到朱停的去向,所以,用不了多长时间,他们会去追查极乐岛的位置,现在趁着他们还没开始,是该给他找点事情做。”

叶孤城沉吟起来,道:“你的意思是……”

绾绾打断他的话,说道:“他不是爱管闲事,如今出了这么一桩大事应该正合他心意。”

“陆小凤这次未必会接!”被美人缠着,被朋友拖着,他的心力都用在其他身上,这事情估计是避之不及吧。

绾绾也清楚,所以,她问道:“调查此案的是谁?”

叶孤城道:“东南王和江重威请了六扇门的天下第一名捕金九龄查询此案。”

“金九龄和陆小凤可认识?”绾绾又问道。

叶孤城道:“这两人似乎是对手,曾经在铁鞋大案中,金九龄输给了陆小凤,金九龄可以说是在暗自和陆小凤较劲。”

绾绾笑道:“这就好办了,就让他去激陆小凤得了。”

叶孤城点点头,既然是盟友,他也应该让她也如意才是,这样才能保证效率。至于如何去激金九龄,这点事他还是能够办妥的。

“你可需要见见我那徒儿?”

除了和皇帝长得一模一样,似乎没多大的看头,若是叶孤城收了他为关门弟子,或许她可以考虑考虑瞧瞧他。

于是,绾绾不耐道:“没兴趣。”

叶孤城一听,便点点头,然后告辞着离去。

绾绾继续留在白云山庄,叶孤城在和绾绾商量完事情后,当天就启程去了京城。

绾绾确实是在躲着陆小凤和花满楼,但是却也不至于因为他们而躲在一处地方。绾绾留在白云山庄,除了是和叶孤城有协议,也有巩固境界的意思,最重要的,绾绾是在盼着叶孤城离开,让她可以毫无顾忌探寻那破碎虚空古籍秘本的消息。

此时人走了,柳媚娘也教的差不多了,她的境界也已经巩固。

绾绾从这天起就开始了行动。

书房、剑房,甚至连马监也被绾绾翻了个遍。

终究没有任何消息。

绾绾回到小筑,对叶孤城此人颇为恼怒。

果真是老狐狸。

静下心来在小筑悠闲度日,然后一点点将叶孤城此人的性格剖开。

这一日,鸽子传来消息,不是丹凤,而是叶孤城的。

打开纸条,绾绾轻轻一笑。

有趣啊,叶孤城还没出手让金九龄去请陆小凤,金九龄就自己找上去了,还和金九龄打了一个赌。

不会是贼喊捉贼吧!这样的想法一闪,绾绾的脑子里突然有一丝明悟一闪而过,可是消失得太快,并没有让绾绾抓住。

绾绾皱紧眉头,她看着桌子上的茶杯,又看看屋子里的摆设。

突然间,绾绾灵光闪动。

叶孤城这般攻于人心算计的人,自然最喜欢把握人心,他知道她会趁着他不在的情况下搜寻白云山庄,所以,他不会让绾绾得逞。

叶孤城是一个自负的人,他和她做这个游戏,就不会将东西交给他人,所以,这东西定然藏在与他相关,而又让绾绾猜测不到的地方。说不得,就和贼喊抓贼一种思路。

绾绾嘴角勾出一抹笑容,然后开始在小筑中慢慢搜索。

历经半月,终于,在绾绾翻到一本佛经时,中间一页似乎触觉并不一样。

手指捻了捻,果然有夹层。

一张轻薄透明的纸张被绾绾拿在手上,她不过表露一次对佛法的不屑,就被叶孤城给利用上了,果真好算计。

细看去,这纸不知是用什么做成,轻薄过分到也算了,偏偏还不能让绾绾捏碎。这纸上的字不多,但是看完后,却让绾绾心神一震。

破碎虚空,天时地利人和。天时,天降流星之夜;地利,龙气充沛之地;人和,功力精神境界达到可破碎之境。其中,最重天时,地利人和人和变化。当变化之况,千年难见其一。

原来如此,那日她和师妃暄在大桥争斗,似乎是天降流星之时。

放烟花那会儿,绾绾隐约也看到流星的亮光。

这样的日子,绾绾记忆中十八年都只出现过那两次,而且这两次还是在不同的时空。

或许要去找大智大通或者紫禁城的钦天监问问。

想到这里,绾绾收起了书籍,然后平复好心境。

也不留下任何消息,便离开了白云山庄。

白云山庄离京城近,大智大通,绾绾此时还不能找到他。

所以,绾绾牵着马进了京城。

易装而行,一路上绾绾倒是听了不少消息。

原来绾绾刚出来那会,陆小凤破了绣花大盗的案子,绣花大盗竟然是贼喊抓贼的金九龄。

既然案子结束,想来叶孤城也该回白云城了。

在路上没遇见叶孤城,也没听到叶孤城的消息,绾绾便轻松许多。

步入东门,远远就看到陆小凤被一个娇媚爽朗的女子揪着耳朵,身后一个据叶孤城所说的宫九侍女沙曼正含笑看着。

花满楼并不在,绾绾不知是庆幸还失望。

虽说绾绾没有和花满楼白头到老的意思,但是对于自己的男人还是看重的。

陆小凤三人路过绾绾,丝毫没有认出绾绾,陆小凤若是知道他会和绾绾擦身而过,定会懊恼不已。

走上客栈,这时楼上走下来一人,绾绾克制住自己的心情,平静的和老板要一间客房。

花满楼走下来,再和绾绾擦身的瞬间,他的手瞬间伸出,道:“真的有人?”

原来绾绾敛住了自身气息走过去的。

绾绾道:“公子,何故拦住在下的去路。”

花满楼一怔,道:“抱歉。”

绾绾低声埋怨一句,然后走了过去。

花满楼听到哪句低声埋怨,若是她,才不会有这番习惯。

同时,他也疑惑到了极点,江湖竟然又出了如此年轻的高手。

走到柜台前,花满楼退房的同时问道:“刚才那位公子姓什么?住在哪一间房?”

客栈老板是认识花满楼这个花家七公子的,也知道这个七公子一贯的名气,于是放心的说道:“那位客官姓罗,住在地字五号楼。”

花满楼点点头,道:“谢谢老板。”

罗?似乎没听说过这号人物。

老板连忙摆手,花满楼又掏出银子,说道:“刚刚我对他颇有施礼之处,这房钱由我加付。”

老板想了想,花家七公子这事没少做,于是点了点头。

花满楼辞别客栈老板,在出了近两百米寻到了陆小凤,陆小凤已经将薛冰劝走了。

“怎么了?看起来遇到事了?”

花满楼道:“我在想一个人。”

陆小凤只道又是祝绾绾,正待调笑几句,却听到花满楼问道:“世界上有多少人完全避开我的耳朵和鼻子?”

陆小凤听到这么一个问题,道:“以前的你或许有不少,但是你功力增长到现在全部化为己用,不超过五个。连我和司空猴子都逃不过你的耳朵,也许西门吹雪也未必能够逃过。”

“所以,我今天遇到一个。”

陆小凤好奇道:“谁?”

花满楼道:“姓罗,很年轻的一个男人,听他的声音约莫二十上下。”

陆小凤笑道:“真的?”

花满楼无比认真,说道:“真的。”

陆小凤沉吟起来,道:“难道天下又出了一个如祝绾绾一般的妖孽?”话一说完,他觉得说错话了,正要改,却见花满楼脸色一变,然后迅疾的跑了。

“难道……”

陆小凤一听,也连忙追了上去。

沙曼跟在后头,她皱紧眉头,这个浪子,她帮了他不少忙,还救了他的红颜知己,一遇到事还是不记得她。

正考虑着要不要去追,就听到一声娇脆的声音。

“沙曼姐姐。”

沙曼心中不由的一紧,这个声音……

很快,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从一旁的制衣楼跑出来。

“牛肉汤,你怎么来了?”

牛肉汤笑道:“我偷跑出来玩,现在被爷爷抓住,九哥叫我和你一块去极乐岛。”

沙曼点点头,但是心里的那股不舍是怎么回事?

牛肉汤丝毫不觉,牵着沙曼的手进了制衣楼。

……

客栈地字五号楼,陆小凤感觉花满楼整个人激动起来,他抱拳站在走廊的横栏处,眼睛却警惕着窗户,似乎是防着人逃走。

一声,过了三息,里面无人应答。

花满楼的心一沉,继续敲,这一次花满楼敲了两声。

过了五息,里面还是无人应答。

陆小凤皱起眉头,他已经走到花满楼跟前。

花满楼这一次敲了九声,连续三下三下的敲。

结果,还是无人应答。

瞧见花满楼失落的模样,陆小凤道:“和你在一起就是麻烦,想进去,直接推开就是。”

话落,门已经被陆小凤推开。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12点多出了小黑屋,可是准备发的时候,我家宽带到期了……所以只能早上去交钱……对不住

今天估计有五更吧!!!这是第三更

好吧,写这个,我就在听《擦身而过》这首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