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终相见

小说: [花满楼&绾绾]楼外有妖 作者: 水心清湄 更新时间:2015-03-16 00:10:42 字数:3080 阅读进度:57/61

  • 九月十五还没到,京城已经聚集了无数鱼龙混杂的人物。

    叶孤城和西门吹雪的决战,让一些赌场开始进行下注,没想到叶孤城和西门吹雪心中的神圣之战竟然成为了一种赚钱的乐子。

    九月初,绾绾因为上官丹凤的消失又找上了叶孤城大战一场,江湖上顿时起了叶孤城深受重伤的传言。

    叶孤城的赔率顿时减小。

    因此,阴癸派名声大噪。

    绾绾真的没有留手,所以叶孤城也真的受了重伤,不过这重伤并不是短时间不能好的。因为叶孤城重伤是因为绾绾的天魔气,只需绾绾将天魔气收回来,那么叶孤城自然无碍。

    至于为何要打,这本是他们计划中的一环,用来迷惑陆小凤。

    叶孤城本来想找唐门的人,可是唐门的人有着不可确定性,不是叶孤城对付不了唐门,而是唐门对付不了叶孤城。叶孤城需要真的受伤,可他不乐意做假,更重要的,唐门人口多,势力也算强大,万一被看出点什么,他们就得不偿失了。

    当然,在其他人前,他是不会让任何人发现他受了伤。真真假假,虚虚实实才是最高明的。

    对于陆小凤,在他怀疑的时候,她和叶孤城要做出举动告诉他今后的事情与叶孤城无关,反而与绾绾有着关系。

    绾绾的任务就是牵着陆小凤走,而让陆小凤无法注意京城里边的情况。

    九月十四,绾绾得到消息,陆小凤进了京城。

    而西门吹雪却不见踪影。

    绾绾觉得现在应该好好找花满楼谈一回了,顺便和陆小凤玩玩。

    春华楼的地方很大,生意很好,绾绾带着钱秋月来的时候,这里已经坐无虚席。

    陆小凤还在劝慰着李燕北,这猛然看见绾绾如此光明正大走进来,不觉的一愣。

    李燕北问道:“你认识那女人?”

    陆小凤苦笑:“花满楼找了她整整三个月了。”

    李燕北讶然,问道:“她就是那个打伤叶孤城的阴癸妖女?”

    陆小凤点点头。

    “看起来不像啊,很无害的绝色美人。”李燕北眼睛放光,这不能怪他,因为任何人见到绾绾,都会如此。

    陆小凤没去看绾绾,哼道:“那是她收敛自己的气场,她若是无害,这世界上就没有无害的人了。”

    李燕北还待说话,陆小凤却道:“不要再多嘴。”

    李燕北立刻住了嘴,因为这时候绾绾主仆两人分明是向他们两人的位子走过来。

    陆小凤和李燕北坐的是张居中的桌子,她们面对着楼梯,只要有人上楼,他们一眼就可以看见。

    一张桌子四个位置,其中东方和南方都已经坐了,绾绾坐到了北方,正对着陆小凤。

    “好久不见,陆小凤。”声音娇柔,带着欢喜之意。

    “是好久不见,能见到祝宗主不容易啊。”

    绾绾伸出手,主动帮陆小凤斟酒,道:“那是人家忙哩,这不,人家不忙了,就过来找你了。”

    陆小凤是个爱酒的人,也最爱喝美人斟得酒,可是这次陆小凤是万万不会喝的。

    “那感情好,我也想和宗主聚聚,不过宗主可觉得就我们两人是不是太无趣了?”

    绾绾听了,慢慢收回陆小凤的拒绝的酒,然后将酒杯放在自己的唇边,轻轻的浅吟一口,道:“我陪着你,你还觉得无趣呀。”这话说的暧昧之极。

    陆小凤心一抖,他越发觉得这个女人又在算计他什么。他算是看明白了,若不是要他办事,她根本不会如此好说话。

    陆小凤笑道:“确实,能看不能动,太无趣。”

    绾绾撇过头去,望着李燕北,李燕北第一次感觉自己不知所措。

    “这不是还有仁义满京华的李燕北,有他作陪,怎会无趣?”

    李燕北连忙道:“祝姑娘客气,莫说作陪,什么……”

    陆小凤踢了李燕北一脚,李燕北回过神来,端起桌子上的杯子大喝了一碗酒。

    绾绾也将酒杯的酒喝完了,道:“你们不是在找我,今天晚上我在望月楼等你们。”

    陆小凤立即问道:“当真?”

    绾绾淡淡道:“不来也无碍,以后我就不一定主动找你们了。”

    陆小凤眉头紧锁,似在思索绾绾举动用意。

    “不打扰你们了,先……”绾绾的话没说完,这时风从窗外吹过,她忽然嗅到了一阵奇异的花香,望向楼梯,然后就看见六个乌发垂肩,白衣如雪的少女,提着满篮□,从楼下一路洒上来,将这鲜艳的菊花,在楼梯上铺成了一条花毡。

    一个人踩着鲜花,慢慢地走了上来。他的脸很白,是一种白玉般晶莹泽润的颜色。他的眼睛亮得可怕,就像是两颗寒星,让人不敢直视。漆黑的头发上,戴着顶檀香木座的珠冠,身上的衣服也洁白如雪。贵气天成,又如下世的谪仙。

    “一剑西来,天外飞仙!”不少人叫了出来。

    叶孤城的全身都仿佛散发着一种令人目眩眼花的光彩,无论谁都看得出他绝不像是个受了伤的人。

    叶孤城最先正盯着陆小凤。

    陆小凤微笑。

    叶孤城道:“你也来了。”

    陆小凤道:“我也来了!”

    叶孤城道:“很好,我知道你一定会来的!”

    绾绾勾起嘴角,对叶孤城将目光转移到她身上视而不见。

    “祝宗主,你自白云城带走的东西看了三个月,可能奉还了?”

    绾绾又倒了一杯酒,酒水入了杯子,在这极其安静的屋子里显得极其响亮。

    “叶孤城你的命真大,本宗还以为你活不成了。”说到后面那句话时,绾绾已经抬起头,巧笑嫣然的看着他。

    屋内的人齐齐倒吸一口气。

    叶孤城面无表情,不惊不怒,他道:“一点小伤,已然散去。”

    绾绾站了起来,缓缓走到叶孤城身边,道:“既然你再寻来,说不得本宗会叫你小伤变成大伤。”

    话落,绾绾的手已经搭在叶孤城的手臂上。

    这时候,他的手一动,剑光已飞起!

    没有人能形容这一剑的灿烂和辉煌,也没有人能形容这一剑的速度!那已不仅是一柄剑,而是雷神的震怒,闪电的一击!剑光一闪,消失。

    叶孤城的人已回到鲜花上。

    绾绾的身形也如鬼魅一般退后,她站在那里的时候,手上的断刃已经化成两段,重重的摔在地上。

    绾绾脸色变了变,冷哼一声,带着钱秋月身形一晃消失了去。

    这份轻功让人叹服,叶孤城也没动,因为他必须承认他追不了。

    陆小凤的脸色也变了,叶孤城的剑法比之当日更高明几分,西门吹雪……

    叶孤城的目光再次回到陆小风脸上。

    陆小凤低声道:“好一着天外飞仙!”

    叶孤城淡淡道:“那本是天下无双的剑法!”

    陆小凤重重点头,道:“我承认!”

    叶孤城眼睛里忽然露出种奇怪的表情,问了句奇怪的话:“西门吹雪呢?”

    陆小凤道:“我不是西门吹雪。”奇怪的问话,也只有用奇怪的话回答。

    叶孤城笑了,凝视着陆小凤,缓缓道:“幸好你不是。”微笑着转过身,走了下去。

    陆小凤面色如土,李燕北问道:“怎么了?”

    陆小凤道:“叶孤城不但没受伤,他的剑法比起三个月前还要高。”

    李燕北也慌了,他可将全部家当全部赌了进去。

    酒楼顿时热闹起来,今日,他们真是没有白来一趟。

    陆小凤和李燕北突然离开了,李燕北是担心,陆小凤是有很多疑问没有解开。

    出了酒楼,李燕北邀请陆小凤去他的公馆。

    陆小凤道:“我得先去见花满楼,将祝绾绾的约定告诉他,我再过来。”

    李燕北点点头,道:“应该的。”

    陆小凤摇摇头,很迅速的走了。

    李燕北有些颓丧,他是豪爽的人,也是陆小凤的朋友,今日听到这样的坏消息,心中也不痛快。

    西门吹雪的命,他的万贯家财很可能在一夜之间消失。

    云岫客栈。

    花满楼刚从外边回来,应该说刚从春华楼回来,他在半途中就听到叶孤城和绾绾在春华楼交手的消息。

    他过去寻了寻,找到些许的线索便回来了,因为他知道陆小凤一定会来见他,再多的线索,也比不过陆小凤这个亲自经历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