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大结局(下)

小说: [花满楼&绾绾]楼外有妖 作者: 水心清湄 更新时间:2015-03-16 00:10:45 字数:3873 阅读进度:60/61

  • “人在哪里?”绾绾问宫九。

    宫九道:“今天晚上过了,我就告诉你。”

    绾绾指着宫九道:“你知道月夜流火之事。”

    宫九笑道:“当然。”

    陆小凤完全不明白,看了看宫九,也看了看绾绾。

    “师父……”上官丹凤叫道。

    绾绾踌躇了,她舍得离开,可是心里怎会舍得花满楼去死。

    “怎么回事?”

    绾绾和宫九都没回答。

    这是龟孙子在底下大喊道:“宗主,来了,终于来了……快启用功法。”

    众人齐齐抬起头,只见流星如雨落一般坠落下来,这是一种绝世的美丽。

    绾绾感觉自身的牵引力道越来越大,天魔气劲布满全身,宫九大吃一惊,道:“女人,你真狠心。”

    绾绾带着一丝冷笑,天魔气劲不是涌向月夜流火,而是涌向了宫九。

    “他死了,你就给他陪葬吧,谁也挡不住我的去路。”

    宫九连忙伸手遮挡,可是绾绾是含怒出手,根本就用上了十成力道,宫九身子一顿,然后惨叫一声,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向殿堂坠落下去。

    “丹凤,下去杀了他。”

    上官丹凤也不多话,飞了下去,眼见上官丹凤的剑要刺中宫九,这时候,一道光芒裹住了宫九,光芒和人都在一瞬间消失。

    绾绾运用真气输向天空,可是这时候已经被挡住,绾绾看着宫九随着流星消失,脸色剧变。

    众人呆呆的看着一切,只有正在决战中的叶孤城和西门吹雪没有受到影响。

    流星消失,绾绾握紧拳头。

    龟孙子的脸上布满又哭又笑的笑容,道:“我看到了,我终于看到,真的有破碎虚空。”

    说完,他从怀里掏出一个不知用什么所做的布卷,然后头撞在地上,鲜血直流,龟孙子似乎没有察觉到疼痛,手抹向额头上的血。

    然后用手指在布卷上记载什么,当写完后,龟孙子哈哈大笑。

    显然高兴到了极点,人已经彻底癫狂了。

    突然,龟孙子似乎被什么卡主,笑容僵在脸上,手中的布卷掉了下来,司空摘星见人流激动,率先抓住了布卷。

    绾绾再也没有感觉到牵引力,急忙奔下来,见龟孙子气息已弱,连忙点他身上十八大穴。

    “这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

    龟孙子看着绾绾,艰难道:“宗主……你不该打宫九的,天相机遇不认人,只认功力,你含怒打出的真气全部充斥在宫九身上,所以宫九被带走了。这次天相之力太少,只有一个机会,所以……宗主……你……”

    绾绾明白了,脸色苍白如雪。

    “下一次在什么时候,下一次在……”

    龟孙子颤动着嘴巴,道:“两百……百……”话还未说完,再无声息。

    绾绾的心已经沉到水底,全身都寒彻入骨。

    月色凄迷,仿佛有雾,这时候,众人让开一条道。

    一个紫色的小姑娘和一个年轻的男子走了进来,是沙曼和花满楼。

    陆小凤面色一喜,道:“花满楼。”

    叫完后,陆小凤到了花满楼身边,上下打量,发觉他并没事,全身心的舒了一口气。

    “你没事就好。”

    花满楼看着被上官丹凤扶着的绾绾,心中伤怀。

    “是沙曼姑娘放了我。”

    陆小凤看着沙曼,笑道:“谢谢。”

    沙曼没有以前的活泼,道:“九公子走了。”

    陆小凤沉默下来。

    沙曼道:“以后我就是一个人了,我必须跟着你,你去哪里我就跟到哪里,哪天我找不到你了,我就自杀。”

    陆小凤一惊。

    沙曼笑的狡猾,道:“别以为我在开玩笑。”说着拿出了一个匕首,寒光闪闪,陆小凤慌了,连忙道:“你……”

    沙曼将匕首收起来,然后走到陆小凤身边。

    这个浪子,要看住他并不容易哩,所以非常事要用非常手段。

    司空摘星憋住笑,花满楼也在为陆小凤开心。

    陆小凤的目光躲闪,看向上空决战的两位剑客。

    这个动作提示着众人那场惊世决战,大家也用心看去。

    花满楼走到绾绾身边,低声道:“对不起。”

    他都知道了,从沙曼嘴中得知今晚这个特殊的日子,再结合他提前恢复的记忆,他完全明白了。

    现在,因为他,她没能回去,再等上两百年,这句话根本是虚幻的。

    人怎能活上两百岁?

    花满楼不知道说什么,所以他全部感情都化在对不起三个字上。

    绾绾不是禁不住打击之人,她失望,她气愤,可是一瞬间后,她生出一种从未有过的轻松。这种轻松,是无法用语言说明的。

    “算了,天命注定,怨不得旁人。”绾绾叹息道。

    这份叹息,让人忍不住想要将她搂在怀里低声安慰。

    花满楼情不自禁的拉住绾绾的手,说道:“我用一辈子来赎罪。”

    上官丹凤“扑哧”一声,绾绾心中正舒服着,听到她的笑声,瞪了她一眼。上官丹凤放下绾绾的手,然后走到陆小凤身边,颇为担心的看着上面的决战。

    绾绾别过头去,不理,反而看向上面的决战。

    花满楼脸上的笑容扩大,她若是真要拒绝,早就呵斥他了。

    两人的手牵在一起,可以说最基本的阻碍已经散去。

    紫禁之巅上,冰冷的剑锋,已刺入叶孤城的胸膛,西门吹雪甚至可以感觉到剑尖触及他的心。 上官丹凤看着倒下的人,不知为何,她的脑袋一片空白。

    她从没想过叶孤城会输,也许是她盲目的相信。

    可是现在,倒下的不是西门吹雪,而是他。

    上官丹凤似乎听到自家心在哭泣的声音,她从来都不会认为自己会喜欢一个人,可是现在她的感受是怎么回事?

    陆小凤发出感叹,在他看来,叶孤城宁愿死在西门吹雪的剑下,也不愿被当成乱臣贼子给处死。

    明月已消失,星光也已消失,消失在东方刚露出的曙色里! 曙色已临,天地间却仿佛更寒冷、更黑暗。

    西门吹雪的剑上还有最后一滴血! 他轻轻吹落,仰面四望,天地悠悠,他忽然有种说不出的寂寞。

    西门吹雪藏起了他的剑,抱起了叶孤城的尸体,冷到了心里。

    绾绾敛住神色,看到上官丹凤的神色,她闭上眼睛。

    叶孤城对丹凤的维护,她怎么会看不出来,不过,她觉得不过是小小的悸动,两人不会有任何结果。

    这时候,丁敖忽然冲过来,挥剑拦住了西门吹雪的去路,厉声道:“你不能将这人带走,无论他是死是活,你都不能将他带走。”

    西门吹雪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丁敖又道:“这人是朝廷的重犯,为他收尸的人,也有连坐之罪。”

    西门吹雪道:“你想留下我?”

    丁敖冷笑道:“难道我留不住你,西门吹雪与叶孤城双剑联手,天下也许无人能挡,但可惜叶孤城现在已经是个死人,这里……”他的话还没说完,他的人已经被一把剑抵住。

    丁敖看着剑的主人,不是西门吹雪,是一个穿着绛红色的美人,赫然是那上官丹凤。

    “再敢多嘴,我杀了你。”

    “你大胆!”丁敖见她是戳穿叶孤城的功臣之一,所以没让人围上来,只是大喝这句话。

    上官丹凤用力一刺,丁敖感觉身体疼痛,衣服上已经有了血迹。

    感觉道上官丹凤死人一般的目光,丁敖顿时不敢多话,因为,是人都是怕死的。

    这时陆小凤笑道:“叶孤城虽然已经是个死人,陆小凤却还没有死。西门吹雪和叶孤城都是我的朋友,这件事我还非趟不可。”

    江湖人都敬佩叶孤城和西门吹雪的绝世剑法,陆小凤这一带头,顿时纷纷有人呼应,眼见局势要糟糕,绾绾道:“与其在这里剑拔弩张,派人去请示皇上吧。”

    这话说出来,众人齐齐看向丁敖。

    丁敖立刻对一个侍卫说了几句。

    所有的人静静等待着,约莫一刻钟大殿下已有人在高呼:“圣旨到。”

    一个黄衣内监,手捧诏书,匆匆赶了过来。

    大家一起在殿脊上跪下听诏:

    “奉天承运,天子诏曰,各色人等,即时出宫。”

    天子金口玉言,说出来的话永无更改。

    各色人等中,当然也包括了死人,所以这一场祸患彻底消除。

    这时候,天已经明亮了。武林人士和陆小凤打过招呼后都离开了。

    上官丹凤终于说服西门吹雪,从他手中抱过叶孤城,然后对绾绾道:“宗主,我需要静一静。”

    绾绾道:“去吧!”既然她已经留下,这个弟子能不能突破天魔十八重就不是什么紧要的事情,她还有一生的时间寻觅佳徒。

    西门吹雪独自走了,临走时,他在绾绾身边顿了顿,道:“那股天外之力也影响到我和叶孤城,那一剑,或许是虚剑。”

    绾绾道:“我看到了。”

    西门吹雪望着天,道:“总有一天,我会来找你。”

    绾绾未答,花满楼道:“庄主的杀气并不好。”

    西门吹雪没理花满楼,消失在长长的街道。

    陆小凤摸了摸嘴巴上的胡子,道:“一切真圆满。”

    花满楼道:“谢谢。”

    陆小凤想说不用谢,突然耳朵一疼,沙曼道:“陪我去喝酒。”

    陆小凤苦笑一声,竟然随着沙曼走了。

    长长的凌晨街道上,花满楼和绾绾并肩走在一起。

    “老好人,这里虽然没有师尊,我可以任性而为,但是这妖女我得一直当下去,你怎么办?”

    花满楼道:“我还是要跟着你。”

    绾绾笑言:“你愿意为我改变?”

    花满楼不慌不忙道:“不,我得看着你。”

    绾绾加快速度,道:“你看得住吗?”

    花满楼也加快速度,道:“看不住也得看,哪一天你消失了,我就继续找。”

    绾绾嘴角扯出淡淡笑容,道:“那你现在就开始找喽,找到了,我嫁给你。”

    花满楼:“……”

    这时候,他听到前面透露出来的笑声,花满楼轻快的追了上去。

    一个跑的同时处处露出行迹,一个努力追赶不曾倦怠,性格差异的问题在他们两人身上会慢慢磨合下来,因为这两人的心中都装着对方,同时,这两人也是可以为对方付出生命,两人之间又一份包容,也有着无限体贴。

    所以,大家要相信,两人已经圆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