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粮草被劫

小说: 农家皇后是个宝 作者: 江雪晚临 更新时间:2020-06-30 10:56:11 字数:3251 阅读进度:208/226

“那么如此一来可是太好了,否则以咱们军中现在粮草可撑不过一周,三天过后这些将士们恐怕也只能喝稀粥了。”东城城主说完了这句话之后还自嘲的笑了笑,没想到他作为一城的城主竟然会窘迫到这样的地步。

霍衍随后便不再多说什么了,然后霍衍便想着叫来云衡,只是他刚想派人去叫的时候,东城城主便打断了他。

“云衡已经被我派出去去寻找温念的哥哥了,所以他现在并不在军中,恐怕你要换一位亲信去报信了。”

霍衍听到这话便一愣,想来是温念想让他的哥哥过来帮忙吧,于是霍衍便不在多说什么了,他吩咐了原来的那个暗卫去办这件事情了。

霍衍弄好了这些之后便又开始咳嗽了起来,他这次毕竟也是强行走出来,所以还没有恢复多少,东城城主一瞧见他这个样子,便连忙又将他扶回了内室,让他在床上好好的躺着。

“你啊,非得这么要强,好好在床上养病不行吗?非得走出来演这一出戏,这下可好了,那些人全部都认为你已经彻底好了,到时候又不一定会弄出什么事情呢?”东城城主你说的这话还一边替霍衍弄好了被子。

他也知道霍衍这样做,都是为了这场战事,而他作为这里的城主却帮不上什么忙。想到这里他便觉得自己对霍衍十分愧疚。

“好了,我不是说了没什么事情吗?况且温念也已经找到解决的办法了,只要再多些时日我的毒也能解的差不多了。但是你一定要好好的留意一下孟孜辰和那个鬼族人,我觉得他们接下来还会有动作。”

东城城主听到这里便点了点头,随后他便下去安排其他的事情了,就让霍衍在这里好好的休息。

另一边云衡也已经找到了温念的哥哥,随后他便将温念写中的信交给了温时韵。

其实温时韵也是刚刚从另一个战场上回来,没想到他刚一回来就接到了这样的消息,看来自己又要回到战场上了,只不过在走之前他也按照自己妹妹的吩咐带上了家中祖传的一些书和药丸。

那个药丸便是解毒丸,世上也只有不到三颗而已。

温时韵不明白问你想要做什么,但是既然是自己的妹妹想要做的事,他便无条件的支持她,霍衍可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如果真的能救他的命,他们温家的这个药丸也算是派上了用场。

在温时韵收拾好了行李之后他便和云衡出发了。

他们二人都骑上了汗血宝马,这样一来他们便能及时的赶回到军营中,否则这样长的距离没有一个礼拜是赶不到的。

而且他们在路上根本就没敢过多的停留。时间不等人,谁也不敢放松。

而此时的粮田那边也收到了消息,所有的人都连夜将粮草装好了三车,但不敢一下子将粮草全部运过去,万一在路上发生什么事情之后,这些粮草不仅到不了军营那里,还会白白的浪费掉。

而那个暗卫也带了一队人马,来一起运送这三车粮草,这可是军营里的兄弟们的救命粮食,他们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回去。

但是这件事情被鬼族的人发现了,他一早就发现,这里的营地已经没有多少储备的粮草,所以他们一定会想办法从那里运过来,于是那个鬼族的人早早的就给沈浩传了信,告诉了他这里发生的事情。

沈浩原本还为霍衍已经苏醒的事情着急上火,一听到这个消息,他便一下子高兴的跳了起来,看来是天不亡他,东城的人始终是斗不过他的。

想到这里他便开始派人,去勘察他们去哪里运送粮草了,到时候只要在他们回来的必经之路上埋伏,就可以了。

到时候粮草就全部归他所有,而东城的人也会因为粮食不够,而直接饿趴下,等他找到一个好时机直接突袭,那么这场战事肯定会是大胜。

一想到这里沈浩便美滋滋的,她好像已经想到了他胜利的景象了,但是他在霍衍手底下吃了那么多亏,沈浩怎么可能不想办法找霍衍的麻烦。

在他跟霍衍刚刚对战的时候,他便查到了霍衍的消息,没有想到他竟然是一个逃犯。

堂堂霍王府的小王爷就会沦落到这种地步,想到这里沈浩就觉得好笑,于是他便将霍衍的身份告诉给了他们帝国的丞相。

想来他们一定会给霍衍使绊子的,到时候就不需要他来解决霍衍了,他们自己国家的人一定会收拾他的。

毕竟这个人可一直都是他们的威胁。

在沈浩的人已经整理好了之后,便乔装打扮摸进了东城,这一切都归功孟孜辰的帮助,但是他们并没有在东城过多停留,而是出发去了另一个地方。

那里就是那些粮草经过东城的必经之路,而且一路上全部都是山地,他们完全可以扮成山贼抢夺那些粮食。

那些人早就算好了,这些粮草会在什么时间运过来,所以他们一早就埋伏在了那里。

而此时那些运送粮草的人太过着急,所以一路上都在着急赶路,并没有留意着身边有什么动静,但是等到他们马上就要到那些人埋伏的地盘的时候,那个暗卫突然间觉出了不对劲,这是他出于暗卫的本能警惕。

于是他便让人停了下来,眼前的地势结构非常适合做埋伏,如果他们遇到了埋伏的人之后,便很难从那里全身而退了,到这里那个暗卫便犹豫了一下。

但是这里是回到东城最快的路,如果改走另一条的话可能就会多上半天的时间。

埋伏的那些人看见,他们停下来之后也都十分疑惑,难不成他们真的不在这里走了吗?那么他们的埋伏就没什么用了。

如果他们改成了一条道路,那么他们不一定能在这些人到达东城之前截住这些粮草,到时候他们就完成不了沈浩交给他们命令了。

反正回去也是死,那些人想到这里便一鼓作气的站了出来,决定不再埋伏,而是直接选择跟这些人打,毕竟就算是硬抢的话,他们也能有五分胜利的机会。

那个暗卫看到有人冲出来之后,便吩咐了几个人守好粮草,然后也带着一些人冲了过去,只是他们的人数并不是很多,所以打起来也有些吃力,只不过他们全部都很坚定,毕竟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这些人把粮草给夺走。

只是对方的攻击来势汹汹,他们可能想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然后将粮草给带回去。

所以过了一会,因为他们的人便处于了劣势,眼瞧着这些人就要赢了,突然间从后方冲出来了两个人,他们直接对着那个土匪头领冲了过去

然后那个人的头就和身子分离了。

在取完那个头领的首级之后,这两个人才停了下来,那个小侍卫定眼一看原来是云衡,这时候他们队伍仿佛有了定心骨,然后他们便听从云衡的吩咐,有章有法的打着。

有了云衡和温时韵的加入,他们战斗能力提升的不是一星半点,所以很快他们便成功的将这些土匪都杀了个干净。

但是他们在处理干净这些人之后,并没有着急离开,云衡直接来到了那些人的身旁,随后从他们的身上扯下了一个标志物,想来这就是沈浩的人的标志吧。

温时韵瞧着云衡手里拿着的那个东西点了点头,看来这个人肯定是霍衍的手膀右臂了。

在他们处理好一些事情之后,云衡便让剩下的人清点了一下粮草,随后跟着他们一同出发了。

这里距离东城已经没有多远了,所以他们又赶了两个时辰之后就回到了军营中。

粮草回来的消息让所有的战士们都十分欢喜,因为他们已经饿了许久了,眼下终于有了充足的粮食,现在他们再也不用担心了。

而鬼族的人知道之后却完全不敢相信,因为他们派出的已经是精兵了,怎么可能还会失手呢?

就在他十分疑惑的想去查看是谁运送回来的时候,他就看见了回来复命的云衡和温时韵那个人看见之后,连忙掩住了自己的身形藏了起来。

他还是认识云衡的,毕竟这也是个很有手段的人。

他眼瞧着这两个人走进了霍衍的帐篷,然后就回去找孟孜辰了,因为他并不知道另一个人是谁,但是看起来那个人的身上也有着肃杀之气,想来也是在军营磨砺许久的人了。

而云衡和温时韵到达帐篷之后,温念就收到了消息。

她便赶忙从军医哪里跑了回来。

温念在看到温时韵的一瞬间,她的眼泪便掉了下来,她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自己的哥哥了,没想到再次相见竟然是在这样的时刻。

而此时的温时韵却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因为眼前的这位少年他并不相识,怎么这个人一见到他就哭了呢?

温念慢慢的来到了温时韵的面前,“哥哥你的脸上怎么留了疤?是在战场上受伤了吗?”

温时韵一听到这个声音便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