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不顺

小说: 弃后出宫 作者: 雪如烧 更新时间:2020-03-24 14:30:31 字数:5354 阅读进度:15/162

翌日。

主仆两醒过来的时候已是日山三竿,来送饭的小太监将饭菜放在他们的门口后便已经走了,也就是,今日这一整天开始,都不会再有人出现在他们的院子了。

那是不是就意味着,她现在吃完饭就可以偷偷溜出宫去了?

反正昨夜她从那个男人手里骗了不少钱,今日出去她除了考察一番这里的市场外,还可以挥霍一番!

哈哈,真是个好主意。

一旁的青枝见自家主子这般笑意瞬间就明白了过来对方想干什么。

可是,可是现在是白天啊,要是被人发现了他们利用青花苑里的密道偷偷溜出宫去,那他们可就完了,到时候不只是追究他们借用密道偷偷出宫这么简单了。

想到此处,青枝觉得自己有必要要让皇后娘娘梁风乐知道这其中的利害关系,可梁风乐像是早就知道她要说什么似的,只一句话就堵住了她的嘴。

梁风乐同她说道:“青枝,咱们现在的处境你也是知道的,你娘娘我不受皇上宠爱,我也懒得去与那群女人争一个男人,现在你家主子,你的皇后娘娘我,心中只有一个愿望。”

果不其然,这话引起了青枝的注意力,她同梁风追问道:“娘娘,你的愿望是什么?”

对哦,说到这件事青枝突然想起来上次梁风乐问她如果能够做主自己的人生,她最想做什么,当时她记得她是说了的,可是皇后娘娘并没有说自己想要做什么。

于是她正好趁着这次机会问了。

“娘娘,那你同奴婢说说,你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

闻言,梁风乐同青枝神秘一笑,紧接着开口说道:“我呢,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挣很多很多的银钱,然后离开这里,最好富可敌国,这样就谁也不能强迫我了。”

青枝听了她的话,不解的问道:“可是娘娘,这世上的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简单的,就算是你真的有朝一日富可敌国了,这里毕竟是龙楚国的权力所在,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您又怎么可能真的谁也勉强不了你呢?”

在两人所处的这个环境下,青枝说的话自然不是没有道理,梁风乐也知道她在担心什么,其实青枝无非就是想要说,就算有朝一日她富可敌国了,可只要当今天子一声令下,随随便便就给她安个什么罪名,将她拖下牢狱,到了那时,她手中就算有再多的钱又有什么用处呢?

梁风乐明白青枝担心自己,可是她知道,自己如今脑海里的想法就算是说给青枝听了,青枝也不会相信更不会明白的。

当有一天你的财富足可以与一个王朝抗衡的时候,你便会什么都不怕了,更何况,在梁风乐的脑海里,她可不是将这些钱全都存储起来的,若有朝一日她富可敌国,那么她相信,这龙楚国的王朝里定然会有一半她的人,到时候,就算是当今天子想要动她,也终将拿她无可奈何。

权利与金钱,古往今来,这两个只要同时拥有,便就是将天下尽握在手中了,到了那时,她倒是要看看,还有谁能动她!

可是这些话她现在是不能同青枝说的,依着青枝的性子,定然会被她的话吓到,所以还不如不告诉她,等日后她做出成绩来了,青枝自然也就明白了,到了那时,便也不用她说了。

农历七月十五,中元至,鬼门开。

玉十一从今儿一起床就发现自己似乎倒霉的有点过分了。

他先是在浴室脚滑摔了一跤,没等尾椎骨的痛感过去,在厨房鼓捣早饭时又把一罐辣椒面一失手全倒进了锅里。

瞪着红艳艳的一锅面,玉十一恨气饿着肚子出了门,结果在下楼梯的当口,往日里好好的人字拖也不知今日发什么疯,拖着他的脚在楼梯间一连跌下五六个台阶,要不是他反应快,估计这会应该以一个五体投地的标准姿势贴在地上了。

胆战心惊地稳住自己,玉十一一边抬手呼噜一把自己的头发一边捂住自己的屁股,龇牙咧嘴地怒道:“破楼梯!你等本大爷有钱了立马就换电梯房,转手就把你卖了!靠!疼死了!”

卖房子这种事玉十一自从成年后年年都要提上那么几回,可真正等有人来看房子说要买了地皮时他又不干了,倒不是钱的问题,这房子留了贺家一家三口的美好回忆,如今父母不在了,玉十一虽每每抱怨房子老旧,地理位置不够优越,但纵然千万个不好他打心底里也是不舍得卖的,只在嘴上过个瘾罢了。

玉十一是雁回市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十七岁时双亲因故去世后便一个人一直独居到现在,今年二十八岁,在三环靠南的位置经营着一家书店,店里生意不好不坏,刚好够他在这座二线城市糊个口。

书店叫“雁玉斋”,是玉十一的爹取了雁回市和儿子的名字里各一个字作名的,小时候贺家父母对唯一的儿子期望颇高,只可惜随着年纪的增长,玉十一愈发人不如名,性子比当初贺家父母期望的端方温润,如梅似莲相去甚远,什么正义凛然意志坚定的形容词与他全无关系,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事倒与日俱增,惹得贺父在世时常常拿了藤条将玉十一撵得楼上楼下鸡飞狗跳的教训他。

今天是周三,工作日的早晨想要打上车是要靠运气的,原本玉十一自己有辆二手的桑塔纳,但前些日子雁回市一连下了两天暴雨,他的车停在巷子外面,巷子有一阵积了半人高的水,恰巧那会他牙周炎犯了,萎靡了好几天,等他想起来这回事,车已经在水里生锈了。

尽管前头排队打车的人还有两位数,但玉十一一点都不着急,用他的话说,“虽然钱挣的不多,但自己当老板好歹落个自在,偶尔迟到早退也不是什么大事。”

抱着这种心态玉十一在巷子外面等了十几分钟后终于等来了他的司机,结果一开车门玉十一眼皮一抬瞅了眼司机后脚下一个趔趄差点又摔一跤。

那司机是个光头,看上去四十多岁的样子,脸圆头圆身子圆,脖子上挂着一串闪瞎眼的大金链子,这会正咧嘴露出一口烟熏火燎的牙冲玉十一和蔼可亲地笑。

大热的天,玉十一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本想转身就走,可权衡再三后到底还是战战兢兢地上了车。

一路上玉十一假装专注地看外面的街,那司机似乎察觉到玉十一对他映像不大好,于是十分自觉的一路沉默到底,只在玉十一下车的时候神秘兮兮的喊住了他。

玉十一回头不解地看着人,这人仔仔细细地上下打量了一番他,然后阖动着两片厚实的唇笑道:“这位先生,我看你近日红鸾星动,命犯桃花,好事将近,先恭喜你了。”说完,不等玉十一反应,司机侧身关上车门绝尘而去。

听说有桃花,玉十一嘁了一声没当回事,他想起昨夜在酒吧碰见的一位丰乳肥臀的半老徐娘,那风韵颇姣的女人似乎对他很有意思,一出手就请了能抵他那小破书店两个月流水的好东西,还差点将他堵在卫生间来个霸王,如果不是他跑得快,他估摸着这会自己还在那女人的床下不来。

玉十一从不是个贪欲的人,对于两性床上活动这种事他从来都是有则享之,无则不求,当然,往往有则享之还要看他心情。

比如在昨夜的情况下,那位试图勾搭他的女士其实皮相不错,身段尚可,这要放在以往,玉十一也就从了,可偏偏他昨儿个刚去给父母扫了墓回来,去酒只为消遣浇愁,不为寻。

玉十一到书店的时候,店里唯一的员工林青枝已经开始打扫卫生了。

见老板姗姗来迟,林青枝从积灰的书架后探出头:“豆浆和油条在微波炉里,自己拿。”

玉十一打了个呵欠嗯了一声。

书店的收银台后面有一个小小的休息间,里面放了张可折叠的布艺沙发,一个圆形的小茶几,墙上还嵌着微波炉和小型的电冰箱。

脚下的人字拖在木地板上发出踢踢踏踏的声音,玉十一漫不经心地进了休息室,片刻后,正在忙着整理书籍的林青枝听到玉十一问他昨天晚上怎么没回去,林青枝想也不想脱口而出:“哦,和朋友出去玩,太晚了,住朋友家了。”

话音落下,玉十一猛地从休息室探出头来,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表情夸张道:“哟,你还有朋友呢?”

林青枝瞥了自家老板一眼,没理人。

但玉十一明显不想放过这个八卦的机会,他唇间挑起一抹不正经的弧度,眼神戏谑地盯着林青枝:“哎,别不说话啊,你说你长这么好看,在我这都快一年了也没听你提起过什么人,你倒是说说,男朋友还是女朋友?哪天带来见见?”

玉十一这种不着调的性子林青枝早已习惯,他一言不发地将手里脏了的抹布朝人扔过去:“把旁边那条干净的给我递一下。”

后者瘪瘪嘴,一边站起身一边感叹:“这是什么世道,员工比老板还凶了。”

林青枝是一年前玉十一在一个大雨的天里遇见的,那时正值盛夏,玉十一和一帮狐朋狗友约了自驾游,结果在半道上遇着了特大暴雨,加之又是山区,一行人被困在里面出不去,直到林青枝在漫天的雨幕里像鬼魅般敲了玉十一的车窗。

谁也不知道这人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仿佛见到他时他便已经在车窗跟前,当即一车人吓破了胆,屏住了呼吸僵着身子你看着我看着你,谁也不敢动作。

玉十一握着方向盘的手抖个不停,他壮着胆子偏过头去仔细地打量着站在他车门位置的林青枝。

狂风暴雨里,林青枝既没打伞也没穿雨衣,着一身墨绿的长衫,微长的发在脑后扎了个小丸子,雨太大,天太黑,玉十一隔着一层玻璃没看清这人的长相,只晓得这人跟座山似地矗在他眼前巍然不动。

说来也怪,如此环境下,无论外面的人说什么里面的人都是听不清的,可偏偏玉十一听到了,他明明白白地听到林青枝说:“你把车门打开,让我上车,我带你们出去。”

于是玉十一鬼使神差般照做了。

林青枝拢着一身雨水上了车,后面的人挤作一团拼命地想要离这人远一点,后知后觉自己做了什么的玉十一忍不住在心里默念起金刚经道德经,但没等他念两句原本早已熄火的吉普车忽地有了反应。

后来回去的当天,林青枝便以救命恩人的身份光明正大地入住了玉十一的小楼房,尽管玉十一心里一百个担心害怕和怀疑,但面对林青枝那张实在让人讨厌不起来的脸,加之对方有意无意地透露出自己的可怜身世后,玉十一在美色面前当即脑门一热,大手一挥,豪言壮语道:“我店里最近正在招店员,如果你不嫌弃就留下来,包吃包住,工资一个月一千六,五险一金没有,社保的话我看你也用不上,就免了。”

于是来历不明,底细不清的林青枝就这么在玉十一家的客房里住了下来,一直到今天。

于是午饭后,主仆俩将青花苑的门从里面锁好后便换了寻常的男装从偏屋中地下不为人知的密道里又偷偷的溜出了宫去。

而事实证明,玉十一一开始担心书店因为多了张嘴要养活日后怕是要更艰难度日的问题完全是他想多了,自林青枝来了以后,他那以热血老年青春为主的书店竟然前所未有的热闹了起来,当然,来的都是些怀春少女,这其中偶尔还夹杂着妄图寻找第二心跳的已婚妇女。

夏日里天黑的晚,玉十一招呼林青枝下班的时候外面的太阳还在西山上挂的老高,回去的路上玉十一抹了把额头的汗,随后跟旁边的林青枝叹道:“我可真是想念遇见你那天的大雨。”

“轰隆隆——嚓!砰!”

话音落下,玉十一还来不及反应,先是晴空一声霹雳,紧接着明晃晃的蓝天白云“唰”地不见了踪影,乌漆墨黑的云从四面八方涌到了雁回市,老天爷跟变魔术似地分秒间黑了脸,一时间,猎猎作响的风声夹杂着滚滚闪电一道接一道炸裂在玉十一头顶的天空。

如此迅速的天气变化将玉十一吓得顿时噤若寒蝉,他扬起头微微张着嘴艰难地吞咽了一回口水,胆颤心惊地跟一旁同样怔住的林青枝说道:“小林啊,你老实说,你究竟是神是鬼?你是不是做法了?”

垂下眸子瞥了眼害怕不已的玉十一,林青枝暗自捏紧了手上的宽边铁镯,神情凝重地认真吐出三个字。

“我没有。”

林青枝说这话的时候声音不大,是以玉十一并未听见,加之他本来也没当真,只当个玩笑问问而已,故此压根就没想着林青枝还真回答了他。

“快走吧,这里树那么多,万一等会劈到我怎么办?”

说完,玉十一深吸了一口气,扯着自己被风鼓起来的T恤,以百里冲刺的速度朝家的方向跑了去,林青枝却紧闭着眼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片刻后,他紧蹙的眉眼猛然间绽开,冲早已跑远的玉十一大叫了一声“快躲开。”

然而到底还是晚了,等那话刚一出口,狂奔中的玉十一被从天上掉下来的一团不明物体不偏不倚砸了个正着,如果不是有树缓冲了一下力道,玉十一能当场毙命。

从天而降一尊大神,玉十一不可避免地做了肉垫,可这还不算完,等他晕头转向地推开身上的人,直起上半身捂着自己可怜的尾椎骨哀嚎时,一块掌心大小的石头又“砰——”一声砸中了他的额头。

这下,玉十一连喊都不喊了,他已经对今天倒霉透顶的自己彻底绝望了,此时此刻,他的脑海里只有八个大字——大凶之日,不宜起床。

迅速奔到玉十一身边,林青枝低头瞧着自家龇牙咧嘴的老板问道:“你没事吧?”

玉十一已经重新躺回了地上,他用一种强忍着不哭出来的声音从嗓子眼里蹦出来几个字:“你看我像没事的样子吗?我看老天爷今天就是故意为难我!哎哟哟哟......我的屁股...”

见玉十一中气十足,林青枝没再搭理他,转而朝旁边从天上掉下来的不明物体走了过去。

天色依旧昏暗,但相比先前电闪雷鸣的景象已经缓和了许多,直到走得近了,林青枝这才看清在地上团成一团一动不动的不明物体竟是个男人。

用手戳了戳地上的大团子,那人便像被摁了开关似地自己翻过身仰趟开来,四肢也随着伸展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