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跟紧他们

小说: 青匆碎月 作者: 茗茗草 更新时间:2020-06-30 10:34:29 字数:3333 阅读进度:209/213

不久,顿丰盛的成肉加鲜鱼的早餐便端了上来,孩子们围坐着,一边大口大口吃早饭,汤姆边讲述了他回家的经历,还不忘添油加醋。场姆讲罢,他们成了-群虚荣心强、自命不凡的英雄。然后汤姆就躲到一个阴凉幽静的地方去睡觉,一直睡到中午。其余两个海盗,忙有为的鱼和探险做准备。

午板以后,海盗用全体出动到沙洲上去找乌龟蛋。他们用树枝往沙子里裁,截到软的地方,就跪下来用手挖。有时候,他们一窝就能弄出五六十只乌龟蛋来。这些蛋呈白色,圆溜溜的。那天晚上,他们吃了一顿美味可口的煎蛋,星期五早上又饱啖了一回。

早饭后,他们欢呼雀跃地向沙洲奔去。他们相互追逐,转着圈圈跑,边跑边脱掉身上的衣服,等全身脱个精光后,继续嬉闹,一直跑到沙洲的浅水滩上,逆着水流站着,水流从他们]腿上冲过,时常要把他们冲倒,这种冒险给他们带来了极大的乐趣。

等玩得累极了,他们就跑到岸上,四肢朝天,往又干又热的沙滩的一躺,拿沙子盖住自己。过一会儿,又冲进水里,再打一次水仗。后来他们忽然想起,自己身上裸露的皮肤完全可以当成是肉色的“紧身衣",这样他们就在沙滩上划了个大圆圈,开始演马戏一由于互不相让谁也不愿失去扮演这最神气角色的机会,结果台上出现了三个小丑。再后来,他们就拿出石头弹子,玩“补锅”、“敲锅”和“碰着就赢”,真玩到兴尽意阑为止。然后乔和哈克又去游泳,但汤姆却没敢去冒社个险,因为他发现刚才他踢掉裤子时,把拴在脚源上的串响尾轮极有明飞了。他很纳阅没有这个护身符保佑,刚才玩闲这么久,居燃没有出事。后来他找回!了护身符,这才敢去玩,但这时另外两个伙伴已经玩累了,准备歇一歌。于是他们就“道不同不相为谋”,个个兴感索然,不由得眼巴巴地望者宽阔的大河对岸出神,那里他们向往的小

镇正在阳光F打吨。

但是乔的情绪落千丈。他非常想家,简直忍无可忍,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儿。哈克也间阁不乐。汤姆虽然也意志消沉,却尽力不流出来。他有一个秘密,不打算马上说出来,但眼下这股消沉的主气必须扭转,他不得不亮出这张牌了。

他露出兴味盎然的样子说:

“伙计们,我敢打赌这个岛以前有过海盗,我们得再去探险。他们一定把珠宝减在这个岛的某个地方了。要是让我们碰到”个烂箱子,新里面全是金银财宝,诸位会作何感想?”

上对他的话,两个伙伴没有答理,刚起来的一点劲头也随之消失了。汤姆又试着用另外一两件事情米诱惑他们,均告失败。这真让人扫兴。6,转顿乔坐在那里用小树枝拨弄沙子,一副愁眉苦脸相。最后他说:

服,一直

“喂,我说,伙计们,就此罢手吧。我要回家,这实在太寂寞了。”

常要近

“哎,乔,这不成。你慢慢会觉得好起来的,"汤姆说,“在这儿钓鱼不是很开心吗?”

热的战

“我不喜欢钓鱼。我要回家。”

水依

“但是,乔,别的地方有这么好的游泳胜地吗!”化士

“游泳有什么好的。即使现在有人说不让我下水,我也不在乎。我就是要回家”

“哼,岂有此理!像个找妈妈的小婴儿。”

“对,我就是要去找我妈妈一一要是你也有妈妈,你也会想着去找她的。你说我是小婴儿,其实你又有多大呢。”说着说者,乔就有点抽鼻子。

的“好吧,咱们就让这个好哭的小婴儿回家去找妈妈,好不好,哈克?增出,他要去找妈妈,让他去好了。你一准喜欢这儿,对不对,哈克?限啊留在这儿,好吗?19”门楼左一种业米法观安男友势:t0哈克不轻不重地说了声:“也行。”

“到死我我都不会再跟你说话,”乔说着站起身来,“你等者瞧吧!”他惊惊地走开,并且开始穿衣服。

准籍罕!”汤姆说。“没谁求你跟我说话。滚回去吧,让人家看你的笑话去吧。哟,你是个伟大海盗。哈克和我不是好哭的小婴儿。我们要留在这儿,对不对,哈克?他要走,就让他走好了。我想没有他,咱们说不定也一样过得好好的。”

然而汤姆心里却不是滋味,他看见乔脸色阴沉,只顾穿衣服,不免有些惊慌。而哈克老是盯着准备回家的乔,-言不发,-副想与之同往的神情,更令他心神不宁。接着,乔连一个字的道别话都没说便开

始下水,向伊利诺斯州那边趟过去。汤姆的心开始往下沉。他瞟了一发滋本个馆眼哈克,哈克受不了他这么一看垂下眼帘。后来他说:

好执我看到

“汤姆我也要回家。咱们呆在这儿也越来越孤单。汤姆,咱们也走吧。”

“我决不走!你们要想走,那全走吧。我是要留下来的。”“汤姆,更不是我还是回去为好。”

“行,去吧!去吧!谁拦你了?”

哈克开始东一件西一件地拾自己的衣服。他说:

“汤姆,我希望你也一起走。你好好考虑一下。我们到岸边等你。“哼,你们尽管他妈的都去吧,没什么好说的了。”

赏克心地走了,汤姆站在那里,看着他的背影,心里激烈地斗争着真想抛开自尊也跟者

终于径直奔向两个伙伴,子他们走。在和自尊作了最后一次较量后,他

一边跑一边喊:

“等一等!等一等!我有话要跟你们讲!”

他们立刻站住,转过身来。他走到他们跟前,就把那个秘密问他们亮了出来。他们起

时,便欢呼雀妖起来,切问闷不乐地听着,等到明白了他的“真正意图”们,他们怎么也不会走的。连呼“太妙了!”他们说要是他开头就告诉他

小家收们义兴高采烈地回来了,柿箱根快地做省常观,不修谈论着汤姆那伟大的计计划,称费他足智多谋。他们吃完顿美味的电蛋和师话.的现他要学抽烟,开表示赞同,说他也想试于心好际了两个相斗,装上烟叶,这两个外行除了而有症做的雪先以制

的只按租过别的概。种营描期让舌头发展。而且看起来也特别士”。他们用胳膊肘支着,侧身躺着开始抽烟,抽得小心翼翼,信心并非十足。指的味道不怎么样,呛得他们有点嘴不过气来,可是汤姆说:“嘿。抽烟有什么难的!我以前不知道抽烟不过如此,要是知道的话,我早就学会了。”

“我也是,”乔说,“这根本不值一提。”

汤姆说:“哎,有好多次我看到别人抽烟,我就想我要会抽就好了:助汇可从没想到我能抽哩。'

“哈克,我也是这样的,是不是?”乔说,“你听我这样说过的,对不对,哈克?要是假话,我任你摆布。’

“是的,他说过一一说过好多次。”哈克说。

“嘿,我也说过呀,”汤姆说,“唔,总有上百次吧。有回是在屠宰场。你忘了吧,哈克?当时,鲍勃●唐纳在场,约翰尼●米勒、杰夫●撒切尔也在。想起来了吧,哈克?”“想起来,是有这么回事,”哈克说,“那是我丢掉白石头弹子后的那一天。不对,是前一天。”98

“唯我说我说了吧,”汤姆说。“哈克回想起来了。”“我觉得我整天抽烟都没问题,”乔说。“我不觉得恶心。”“我也不觉得恶心,”汤街说,“我也能成天地抽这种烟。但我敢打赌杰夫.撒切尔就不行。”杰夫.撒切尔!嘿,让他抽上r两口他就会十头昏倒在地。不何让他试看。一次就够他吃的!”生销承酸司

米勒尝两口。”,我敢打赌他够呛。还有约翰尼.米勒一我倒很想让约翰尼.“啊,鬼才不这么想呐!”乔说。“嘿,我敢说约翰尼.米勒干这事

抵佛、他只要刚下这味儿就会被置于死地。”

“的确如此,乔。哎一一我真希望那些小子能看到我们现在的样子。”

“我也这么想。”

“唯一一伙计们,先别提这桩事,以后找个机会,趁他们在场时,我就过来问:乔,带烟斗了吗?我想抽两口。’你就摆出一副大列列的样子,就像这根本算不上一码事,你说:‘带了,这是我那根老烟斗,喏,这还多一根,不过我的叶子不太好喔。’我就说:‘哦,没关系,只要够冲就行。’然后你就掏出烟斗,咱俩点上火来抽,慢条斯理,让他们瞧个够。”“呃,那真有趣,汤姆!我恨不得现在就抽给他们看!”

“我也这么想!我要告诉他们,我们是在外当海盗时学会的,他们能不希望当初跟我们一块来吗?”

他的每一个,四一个相去甚您,

脸色苍白地倒在林中腾

林沐辰只是在后面跟着他们这几个人,因为他想看看他们到底是怎么做的这些东西的,还有就是林沐辰现在对他们的行动已经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好奇心,所以现在林沐辰最主要的目标就是跟紧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