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四章 送干粮

小说: 千金错:万能农女锄作田 作者: 豪妈 更新时间:2020-05-22 19:14:51 字数:2538 阅读进度:294/373

柴水青愣愣的看着系统页面上的显示,整个人完全蒙的。

这是什么意思?

连系统都不能完全确认的古树松树科品种吗?

柴水青搞不懂这个,只能将这事丢在一边,然后去收拾那些松子了。

穆山给的筐太大,柴水青将其分装到自己买的篮筐,每个按照十斤或者二十斤来装。

为此,柴水青买编织篮筐的时候,还顺便买了一杆秤,专门称重用的。

等忙完这个,柴水青已经筋疲力尽里。

因为要出远门,柴水青从系统里弄出塑料水桶来,烧了热水好好的洗刷几遍。待洗完后,人虽说也神清气爽了,可瞌睡也洗没了。

还不想早早入睡的柴水青,又寻出车珠子的车床,忙碌起来。

那头,河东村林子里!

天已经黑了,可林子里此时还有两个身影在微弱的光下晃动。

松树林里,到处都放着一个个的竹筐,里头的人正在巴拉着什么。

穆老头累得不行,抬手拿袖子抹了一把汗,又捶了垂酸痛的腰,对着那不知疲惫的某人道:“山儿啊,这些够了吧?”

还在卖力巴拉松子的大块头,转身扫了一眼自家老爹那边的情况,到底是点了点头应了一声。

得了穆山的话,穆老头松了一口气,赶忙寻了一块地坐下歇着。

再看自己身边几十个竹筐被装得满满的,穆老头并未因为疲惫而发怒,反而欣喜不已。

“山儿啊,这些能放得住吗?那雇主不拉走啊?”

虽说山儿一回来就给自己丢了一个荷包,穆老头一看居然是一个银块,吓了一跳。

再听山儿让自己将家里的竹筐都拿出来,父子二人在这竹林里忙了几个时辰。

二两银子,一个晚上就赚来了,这也太容易了。

穆老头从未像此时此刻这般觉得银钱好赚,所以今天夜里干活的时候,他十分卖力,总觉得不管怎么说都要对得起那二两银子不是。

穆山哪里顾得上回答什么,他只着急时间溜走,怕赶不上,自然没空搭理老人家的话。

对于,穆山的沉默,穆老头早已习惯。

这孩子话少,但是是个孝顺的。

穆老头搁在膝盖上的手,不觉摸了摸裤腿:这可是山儿带回来的衣裤,新的!

已经记不得有多少年没穿过新衣的穆老头,当看到摆在自己床铺上的新衣,眼眶瞬间就红了,久久说不出话来。

本以为自己这辈子无人送终,却没想到老了老了,孩子平安回来了,还知道顾家。

想到自己存起来的银子,也足够给孩子娶一房媳妇进门,穆老头便觉得十分满足。

之前是没银子,他找了媒婆打听,媒婆听到他家山儿的年纪和他家的住处,都委婉的告知暂时没有合适的。

说来说去,都是没钱惹得。

如今竟然有了银子,穆老头自然不会委屈了孩子。

该准备的,也该提上日程了。

按按打算好这些,穆老头望着前头蛮干的傻小子,呵呵笑了起来。

夜静如水,唯有那一方松树林里,传来沙沙的响声......

翌日!

天还未亮,柴水青早起洗漱后,吃了一个包子一个鸡蛋,又喝了一袋牛奶,这才给自己又塞了一勺黑芝麻嚼着,手中抓起一把红枣边吃边往李家走去。

一出门,柴水青就听到隔壁柴家那边响起柴老婆子喊起床的动静,骂骂咧咧,好不热闹。

柴水青去李家的时候,众人都起了,李族长都来了。

“李爷爷怎的不多睡一会儿?”

柴水青同众人打过招呼,看到大早就在喝茶的李族长,有些意外。

李族长见她穿着棉布蓝底碎花的衣裤,发尽数挽起,十足的干练打扮,不觉暗自点头。

“人老了觉少。你不也起了吗?”

说着,老人家指了指桌上的饼:“快坐下趁热吃点儿,等会儿还要去车行。”

柴水青摇摇头,将自己手中的红枣放在李族长面前:“我吃了才出门的,这是零嘴,您吃点儿?”

李族长见她神色平常,不似见外,笑着摇摇头:“你自个儿吃!”

说着,看了看柴水青的身量。

这孩子,比那次分家的时候见着要胖了些,貌似还长高了些。不过,那蜡黄的小脸还需要养一养。

想到这里,李族长对外头道:“老大家的,多煮几个鸡子带着路上吃。”

寻常时候,李族长不会去管那鸡毛蒜皮的小事。

赵氏在厨房里,闻声还有些意外,不过到底的应声办了:公公一年到头不在这里吃几顿,几个鸡蛋不算什么。

只当老人家想吃,赵氏想到出行的麻烦,便一股脑的煮了二十个。

在一旁帮忙烧火的陈秀秀见状,有些意外:李家的日子过得真不错,婆婆大方,公公正直,大哥大嫂勤快,就连不住在一起的族长爷爷,也十分宽厚。

此时此刻,陈秀秀越发明白爹娘的苦心,心中也不觉对未来越发憧憬!

李家都是勤快人,赵氏和两个儿媳将早饭弄好,大家伙儿匆匆吃过早饭就赶路。

这次是出远门,所以李家人都不放心,虽说只去四个人,可李家都出动了。

李顺赶着牛车将老爹扶了上去,其他人也坐好了,后面还放了俩竹筐。

李里长和其他人是走着去的,他们也不远行,自然无需坐车。

柴老婆子本想蹭车坐的,奈何二儿媳刘银花太磨蹭,做的饭跟猪食一样,这人喊那人骂的,柴家老宅一大早上的都不安生。

看着远去的牛车,柴老婆子又是将儿媳一顿臭骂。

最后还是柴宝珠担心赶不上,这才作罢。

最后,柴守义去找人借来了驴车,带着老娘和老妹赶往镇上。

柴水青一行人来到车行,李族长发话让李里长他们回去,他们雇佣的车夫早就在车行候着了。

此时时辰尚早,车行里没什么人,大家坐在一旁歇着。

“掌柜的,请问李家租的车出城了吗?”

一年约十五六岁的少年急匆匆的跑了进来,他的声音不小,惹得李家人往那边瞧去。

掌柜一听找李家的,指了指一旁坐着的那一桌:“嘞,李家还没走呢!”

少年一听,面上一喜,提着两个包袱就朝着李家众人走来。

“诸位好,小子是食为先的伙计,这是我们东家让我送的干粮。不知哪位是李族长?”

一听是食为先的伙计,柴水青还有些意外。

她怎么不知食为先招伙计了?她爹昨个没说啊!

再想到自己昨日急匆匆的来,急匆匆的回去,想必是没找着机会说。

李族长一听是送干粮的,指了指柴水青:“这是你们东家姑娘,交给她便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