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 悦来客栈

小说: 千金错:万能农女锄作田 作者: 豪妈 更新时间:2020-05-23 21:06:03 字数:2573 阅读进度:296/373

前不久来过一次山阳县的柴水青,此次才能有机会好生逛一逛这县。

那次急忙买药材,这次却只是路过罢了。

李秀凤看到装修高档,门面足足比镇上布庄大了两倍不止的绣庄,有些不敢进。

“想买什么?”

柴水青早知道这丫头带了钱出来的,想必会买些东西。

李秀凤看着那地,再想到自己荷包里的铜子,顿时气泄:“没有想买的。”

不想买?

柴水青明白了:“那我们进去瞧瞧。”

想必她是想看看绣庄里的东西,既然如此,便就看看,也不是什么大事。

李秀凤虽然平时性子大大咧咧的,可是到了外头,还是有些生怯。

“不了吧?这地儿......”

她怕被人赶出来。

柴水青觉得她们二人穿着挺好,都是细棉布的干净衣裳,也不失礼,为何不去。于是,拉着李秀凤就走了进去。

“二位姑娘想买点什么?我们这儿有新进的花色和丝线,都是郡城那般的好东西呢!”

刚踏进店里,掌柜的便笑着招呼。

李秀凤见状,缩了缩脖子,一副想要立马转身离开的架势。

柴水青明白,她是不好意思光看不买。

“掌柜的自去忙吧,我们自个儿看看。”

掌柜一听这话,依旧笑呵呵的点头,让二人慢慢看,不着急。

柴水青带着李秀凤将料子和丝线等物都看过后,便见李秀凤盯着柜台托盘上的荷包和帕子瞧,便拉着她走了过去。

“掌柜这里也收荷包和帕子吗?”

柴水青捡了一个荷叶青色的荷包看了起来,上头绣着黄蕊白莲,十分清爽干净。

掌柜看了一眼,见柴水青拿的不过是细棉布荷包,便没有阻止她上手:“是的,若姑娘有好的绣品,也可拿来,绣庄定给姑娘一个好价。”

柴水青顺势询问了铺子里东西的价钱,心中也大致有了底。

李秀凤没有上手瞧,只仔仔细细盯着绣庄的东西看过,然后才拉了拉柴水青。

柴水青明白过来,只说下次有绣品一定先来他们绣庄,两人这才相携离开。

一出绣庄,李秀凤赶忙拍拍心口:“大妮,我都要吓死了,你拿那荷包的时候,我都来不及阻止你......”

柴水青心知她是担心自己弄坏:“我瞧出来了,那是棉布的,没那么容易弄坏。更何况,不拿起来看,你也瞧不出什么。”

她方才虽然拿着,却直接递到李秀凤面前的。

李秀凤摸摸鼻子一脸的不好意思:“呵呵,我自然知道你是为了我,就是那里头东西比咱们镇上贵,我怕你为了我弄坏东西呢!”

“你既然已经知道了绣庄物件的价钱,便好生跟李嫂子她们学着,以后也能攒下不少呢!”

李家显然在挑选合适的人,李秀凤自己也该有些私房才好。

两人说着话,路过路边小摊,又东看看西瞧瞧。

“咦,这簪子不错,大妮,你说呢?”

李秀凤在摊子前选了一会儿,最终拿起一桃木梅花簪。

想到自家娘只有一支银簪极少时候舍得戴,平时就随意用一根竹簪子挽起,便想买一根木簪相送。

柴水青看了看摊子上的东西,虽然粗糙,但是款式多,入手不会太粗糙,质量也尚可。

不过,她到底是没有让李秀凤买:“你想买个婶子吗?我瞧她已经有了银簪了。”

等两人离开摊子,柴水青才道:“等回去我给你拿几支木簪。”

她之前就卖过木簪,只是没想过送给赵氏罢了。

李秀凤哪里好意思要柴水青的东西,毕竟她知道那些都能卖钱的。

闻言赶忙摆手:“不成,不成,你那些那到镇子上去买,总能换几个大钱。”

方才她可听到了,那梅花木簪摊主要价八文呢!

想想就肉疼......

太贵了!

柴水青没有继续劝,等回去直接给她就是了。

如今她系统中存的一批簪子都是边角料,费不了时辰也费不了材料,送人正合适。

两人逛了一圈,最后李秀凤买了一包点心,又买了一小包饴糖,买完东西便喜滋滋的拉着柴水青往回赶。

山阳县,悦来客栈。

“死丫头你想饿死我跟你奶啊?是不是光顾着去玩儿了?别以为在外头就乱跑,再磨磨蹭蹭我就替大哥收拾收拾你,吃的呢?还不快送过来......”

柴水青和李秀凤刚踏入客栈店门,柴宝珠就吼了过来,惹得客栈其他人一脸的吃惊和好奇。

好面子的柴天佑赶忙扯着柴宝珠哄着:“这是在外头,你可收敛些吧!若是让别人觉得你年纪轻轻如此跋扈,到时候怎么嫁人?”

一听自家三个提到嫁人二字,柴宝珠方才对着那边呸了一口,扭着肥胖的身躯转身钻进了房间里。

柴水青见惯了他们的嘴脸,并未因为柴天佑劝住柴宝珠而高兴。

她这位三叔,可是个无利不起早的。

“大妮,你别跟你小姑一般见识啊,她这人......”

柴天佑保持着一贯的温和,还准备维护自家妹妹的名声。

柴水青见状,将手中的油纸包递了过去:“三叔,你给的钱不够,我自个儿贴了两个钱。”

这话一出,惹得柴天佑脸上一热,顿时尴尬不已。

客栈里此时人也不少,柴天佑好面子,赶忙从怀中掏出三文钱:“看看,三叔这不是没想到嘛!这个补给你,再多给你一文。”

柴水青接过铜子,挽着李秀凤去了她们的屋子。

因为出门在外,所以赵氏和她们二人住一间,挤一挤。

毕竟这客栈住一晚也得好几十个大钱,若是放在平时,赵氏是如何都不舍得住。

李秀凤一回屋,便叽叽咋咋同赵氏说起外头热闹的街景,然后将自己买的东西拿出来,又分了糖给柴水青。

柴水青在翻包袱,摇摇头:“我就不吃了,晚上吃糖以后保不定会牙疼。”

说着话,便从包袱里摸出两支木头簪子来。

她选的一个梅花的,一个牡丹的,都是她平时没事的时候用边角料雕的。

“喏,拿去吧!”

柴水青将木簪往李秀凤手中一塞,然后率先躺在了一侧。

李秀凤见状,呵呵一笑,拿着簪子去哄自家娘去了。

不过,等李秀凤回来的时候,嘟着嘴,赵氏见柴水青这么快就睡着了,本想拒绝的话没能说出口,只能作罢。

翌日,天还未亮。

“凤儿,快醒醒,不早了。”

柴水青刚洗漱好回来,就听到赵氏喊李秀凤起床的声音,随后是李秀凤叽叽咋咋说着时辰还早等等。

待大家准备妥当要出门的时候,赵氏将干粮从背包里拿了出来,分给大家。

至于还在客栈吃吃喝喝的柴家三人,大家并未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