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奇怪的圣女祭祀

小说: 我有无限金币 作者: 吃面不用碗 更新时间:2020-03-30 04:25:37 字数:2274 阅读进度:72/111

少女左手将熊泽冰随意的提在手上,右手变戏法一般取出一个由各种花草编制的草帽随意的戴在头上。

原本跪伏在地面的众多野人纷纷爬了过来。靠前的两位爬的最快很快就靠近声少女,每人手上一只秀气的草鞋。

少女没有弯腰,就像穿拖鞋一样将脚丫子插进鞋子。

数百野人纷纷爬起,抬头虔诚的看着少女,嘴里不停的吟唱,像是在念咒语一般,又像是在庆祝什么。

片刻后,数百野人纷纷散开,不停的忙碌起来,拆木架子的拆木架子,整理树叶的整理树叶,分工明确,动作迅速。

唯有递鞋子的两位老者没有离开,而是侍立在少女左右。

“圣女祭祀大人,这次抓的神使好像就是大祭司要的。”

少女厌恶的看了老者一眼,没有回答,“我有些累了,从琉璃湖绕行!”

“大人,这么做好像不合规矩啊!更何况这次抓到的神使好像诞生了神智,此事非同小可啊!还请大人大局为重啊!”另一位老者鹰钩鼻的老者劝阻道。

“哦?你们是在质疑我?”少女没有回头,只是声音冷了几分。

两位老者吓得直接趴在地上瑟瑟发抖,不再说话。

少女提着熊泽冰,穿着草鞋,不顾众人,直接走在最前面。

那两位老者见状又气又急,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待在原地就像热锅上的蚂蚁。

少女一边走一边随手做着记号,像是怕忘记来时的路。

熊泽冰很不习惯被人提着,但是想到少女的实力又老实了许多。

“我十二岁就是圣女,如今已经六年了,抓过的神使没有一百也有十了,你是最奇怪的一个!”

这是在跟我说话?她真能听懂我的话?想到这里熊泽冰试探的夸奖道,“那你可真是厉害!”

少女好奇的看了一眼熊泽冰,“叽里咕噜的,说话也不清楚,你真的有神智吗?”

“这不是废话吗?”

少女明显听不懂,无奈的摇了摇头,将熊泽冰从左手提换成了右手提。

“我成为圣女后,大祭司就不断的给我各种小族残留的祭祀方法以此来召唤神使。”

少女说道这里像是有些累了,将熊泽冰放在地上,直接席地而坐,取出一个荷包状的水壶抿了一小口。“那时我的天赋奇高,同龄之中没有敌手,即便是成年人也很少能打败我!”

那你很棒棒哦!熊泽冰心里无声吐槽。

“后来我成功的召唤出了第一个神使,它像一个大虫子,六只脚六只眼睛,嘴里还有恶心的液体,一出现就杀了我们好多同伴!我也差点死在了那里,那个时候我恨极了这怪物。”

要我安慰你?可是我说你也听不懂啊!熊泽冰想了想还是安静做个观众。

“回去后,大祭司没有责怪我,还安慰我并且告诉我,神使都是从神族手中盗取了不属于自己力量的怪物,我需要做的就是将它们活捉,并带给大祭司。”少女陷入了回忆。

“那时我自然毫无疑问的相信了大祭司的话,神使也的确杀了我们很多人,所以之后我更加努力的修行,不停的为族中抓捕神使,我一直觉得我做的是对的,直到某一天我心血来潮,去里一趟宗族的祭祀大厅。”少女的声音有些黯然。

良久,少女才再次开口,“从那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我族的各种天才都是通过移植了神使的天赋而得到的,而那些被我抓来的神使都成了没有力量的野兽,或死或囚,那一刻我开始怀疑自己做的对不对,有时候我会想若我不召唤它们的话,他们应该是另外一种结局吧!”

听到这里熊泽冰算是明白了个大概,这小姑娘从小就是个天才实力变态,被族中的老巫婆当成里可利用的工具不停的为他抓所为的神使。老巫婆明显是为了族中的利益,而小姑娘却一直以为自己是做好事,心安理得。可是,不巧的是这个本性善良的姑娘发现了这一切。

“后来我想了很久,若是我不召唤神使那我的同伴不就不会死了吗?当时的我以为自己发现了天大的秘密,很高兴的跟大祭司说了自己的想法。”

天真!你不去抓,你族中哪来这么多天才。熊泽冰用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着少女。

少女像是没有看到,“后来我被大祭司关了半年的禁闭,等我出来后一直告诉我抓到神使可以有家族积分!”

提到家族积分时,少女的神色立马变了很多,搞得熊泽冰很想问个究竟,奈何语言不通。

少女像是遇到生命不愿意提及的事情,“后来大祭司答应我只要抓到一个有智慧的神使我就不用再做这件事了!”

嗯?什么意思?这是在说我?这意思难道是我也会被交给老巫婆?熊泽冰一下子慌了,准备拔腿就跑。

少女像是看不见熊泽冰的动作,随手在地上画了一条白线,喃喃自语,“可惜啊!我一直没有找到有智慧的神使!”

说完这句话,少女便朝远处的湖泊走去,像是忘了熊泽冰一般。

熊泽冰看看前面有看看后面,这特么哪有其他路啊!“这姑娘估计是被巫婆洗脑洗傻了,脑子不太正常,还是赶紧随便找个地方溜吧!”

少女漫不经心地的坐在湖边脚丫子泡在湖中,双脚不停晃荡,湖中被激起层层波浪,嘴中自言自语,“希望那家伙不是傻子,能够听懂我的暗示,能自己跑了!”

两位老者很快循着少女的记号跟随而来,直到见到白色印记才止步。

“这个时候洗澡有些过分吧!”鹰钩鼻老者脸色通红,不知是赶路赶的还是被气的。

“不管如何,圣女做了白色印记,我们自然不能闯入,否则死路一条。”另一位老者显然也是很生气,可是还是很理智的说道。

“不对!若是圣女进去洗澡那刚抓的神使呢?”鹰钩鼻脸色阴沉的可怕。

另一位老者也是想到了这点,脸色也是铁青。“这丫头简直胆大包天!这次回去我看她如何向大祭司交代!”

……

一只金属生命体缓缓醒来,小老鼠的本体睁开了双眼,他直接瞬移到熊泽冰的休眠仓处,看着空空如也的休眠仓陷入了沉思,抬头望向天空,“我的主人啊!你究竟留了什么秘密给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