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世纪婚礼

小说: 王牌通缉令千金请乖 作者: 稚茶 更新时间:2020-03-19 05:01:30 字数:2412 阅读进度:6/51

韩凡清抚了抚金丝镜框,嘴角似有若无的笑着,“太明白的往往是死人,我选择封活人的嘴那是因为我不够狠,我以为你明白。”

景月芜咽了咽口水,后背冷汗直流,“我当然明白。”

韩凡清站起身双手撑在景月芜两侧,紧紧把她箍在自己面前,原本和善的眼此时却像狼般锐利,“明天给我回复,希望你懂。”

景月芜紧张的把他推开,“行,我还有事先走了。”

景月芜打开门的时候迎面撞上送咖啡的秘书,刚才抑制的恐惧随着滚烫的咖啡一块撕开了尖叫。

“小姐对不起,我给你擦,实在对不起。”

景月芜推开她,“我没事。”说罢她便拔腿跑了。

韩凡清慢条斯理的整理着衣服的褶皱,她的反应很让人满意。

景月芜跑到楼下才停了下来,被咖啡泼到胸口痛的让人难受,她想自己还是太嫩了,尽管刚才在自己面前的只是一个二十岁的男人,可她还是败了,果然能年纪轻轻就位居高位的人,不是洪水就是猛兽。

不管那个女孩如何,如今选着闭口不言和假装忘了才是聪明人的选择。

……

回到宿舍景月芜才觉得自己活过来了,洗了澡涂了烫伤药才安心躺床。

“月芜去找阎野。”

正有睡意的景月芜突然就被眀芙的心声惊醒了,“终于敢和我说话了!你这个可恶的女人。”

“去找阎野。”

她不提还好,一提景月芜就想起那天落在额头的吻和那句公主殿下,气也不打一处来。

“你到底以为自己是谁,你总是在命令我。”

“你必须去,只有你知道西织被韩凡清带走了。”

听到韩凡清的名字景月芜下意识的瑟缩了下,“西织?是那个女孩对吧。”

“对。”

“那我更不去,今天韩凡清都明里暗里恐吓我,我不想牵扯进什么贵族恩怨,而且我要是不说,我任意一首曲子都可以卖他300万,我何乐而不为,干嘛要给自己找不痛快。”

“你不可以这样。”

“你知不知道我很穷,有能力谁不想当英雄,”

“西织是你的朋友求你别让悲剧再发生了,你必须去。”

“朋友?太夸张了吧,见第一面就把刀放我脖子上的也算朋友,我根本搞不懂你在讲什么。”

“拜托你了。”

景月芜一脸纠结之色,“还有阎野到底和你有什么关系?”

“我爱他。”

“什么……啊,开什么玩笑,我告诉你!你别想着控制我的身体,我有喜欢的人。”

“这是宿命,如今的你也躲不过。”

“你就是个神经病,我不想和你谈论这些。”

“我仅遵循自己,也原谅现在什么都还不知道的你。”

“我警告你眀芙,这是我的身体,如果你做了触碰我底线的事,我绝不会容忍你的,而且西织和阎野这些人我一个也不想再去接触。”

“对不起。”

“你总说对不起有个……”

景月芜还没来得及讲完就感觉身体渐渐不受自己控制,那种坠入黑暗的感觉让她无比恐惧。

………

夜晚的玫瑰公馆格外的安静,玫瑰盛开的花丛偶尔有萤火虫经过,阎野躺在花丛里静静凝望着夜空。

老树的树叶微微晃动,阎野迅速起身,“谁,出来。”

眀芙不自觉捏了把汗,果然景月芜的身体比不上自己15世纪保留的肉身之躯,她的行动还是不够快的,能混进玫瑰山庄这种保卫系统那么严的地方也是幸运。

磁波枪弹猛地从枪口射出,眀芙一个越身险些被打中。

“我是景月芜。”

“是你……”

阎野看着景月芜的脸,表情开始有些凝重。

那天到底是怎么了,公主殿下……额头的吻,那些记忆到底是谁的?

一切事情都向着扑所迷离的方向发展了。

“阎野你还好吗。”

阎野冷漠的看着她,“你该问问你自己,私闯玫瑰山庄你不怕吃官司吗。”

“让你担心了。”

阎野楞了一下,这种回答方式真让人讶异,像是换了个人。

“自作多情,自己滚还是我请人让你滚。”

“我真的有事找你。”

阎野看了她几秒,立即移开目光,“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景月芜,我是来讲正事的,关于西织。”

阎野眼神突然变得警惕,“你知道她,她在哪。”

眀芙把那天的事情经过讲了一遍,阎野的表情逐渐变得苍白,嘴巴也呢喃起来,“所有人都说阿清总有一天会把枪头对向我……”

“阎野……韩凡清不会伤害你的。”

“你找我不怕惹事上身?你竟然会来找我。”

“心之所向。”

阎野蹙眉,并不懂她到底在表达什么。

“我告诉你这事也算和韩凡清作对了,我有一个条件,拜托你一定答应我。”

“你想要怎样。。”

“我希望你能保护我。”

“好,我答应你。”

……

夜深,原本宁静的沁殊别墅被数辆吉普车包围,韩凡清在第一时间收到了来自阎野的信息。

四个字……沁殊别墅。

韩凡清握钢笔的手逐渐收紧,还真是没想到……

房间内,睡梦中西织被猛地甩到地上,疼痛迅速传遍全身,眼睛也猛地睁开,“妈……”

西织喊妈的贵妇人直接给了她一巴掌,“西织你对得起我吗,你竟然敢跑,你知道吗我要是找不到你……我还活的了吗?”

“妈!我不想嫁,我还那么小,我要是嫁给一个丑八怪我一辈子怎么过。”

西宁抬起手又给了她一巴掌,落手那瞬间她哭成泪人,“那是皇室的王殿!丑也只是人传,西织你不能那样说,你知道错了吗!”

“我没有错!我也曾是王爵府的掌上明珠,我凭什么要嫁给他,妈你放过我吧。”

西宁抱住她一直摇头,“王后下旨,不得抗命。”

西织哭着哭着就笑了,“只是因为我这张脸吧。”

……

三个月后,翼市的液晶大屏都播放着王殿迎娶阎家小女西织的喜讯。

举国欢腾,整个a国下至市到城乡都弥漫着欢快幸福的气息。

这是场世纪婚礼,王殿丢失十余年才寻回,这寄托了整个国家的和平与安宁,这场婚礼代表了回归幸福。

人传西织妙龄18,从小养在深闺,母亲西宁少时艳压群芳,年以四十几依旧美丽高雅,其小女必当倾国倾城。

所有人都在期待这场世纪婚礼,以目睹王殿和王妃容颜,携手这和平国家永久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