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校霸(3)

小说: 渣男的改造[快穿] 作者: 顾如烟 更新时间:2020-05-02 18:04:27 字数:3586 阅读进度:75/174

太阳透过斑驳的窗户照进来, 破旧的居民楼老实敦厚地屹立在这个繁华城市的角落,脱落的墙皮诉说着它的故事,一丝青苔顽强地在阴暗潮湿的角落里生长。

居民楼紧挨着的街道上, 已经熙熙攘攘地挤满了人,他们大声地叫卖着,忙忙碌碌地开始了一天的生活,也给这寂静的清晨带来一丝烟火气息。

房子不隔音,许思思被外面嘈杂的声音唤醒, 她的屋子很小, 但胜在干净整洁,也算是自己一个小小的天地。墙上有些污黑, 应该是很久以前留下的, 没有钱去刷白,许思思就用她的奖状铺满了墙壁。

她小心翼翼地爬起来, 看到自己空荡荡的衣柜里只有几件洗的发白的校服, 她咬着牙, 似乎一种不知名的委屈感涌上心头,垂着头迅速将衣服换好。

她轻轻拍打着自己的脸,许思思,你不能这么自私, 妈妈养你已经够辛苦了,不能再给她添乱。

努力说服自己后,她轻手轻脚地走出房间,她的妈妈还在睡觉, 还不到四十岁,生活的重担使她失去了往日的神采,她的身形消瘦,皮肤变得蜡黄粗糙,眼角有深陷的鱼尾纹,嘴唇干裂,手上有一层磨出的老茧。

可谁能想到,她妈妈年轻的时候是多么的漂亮,许思思转头看向桌子上放着的那张照片,那是她和父母的唯一一张合照,照片有些年头了,上面微微泛着黄。

她的妈妈有一双标准的丹凤眼,眼里带着幸福的笑意,她一头秀发及腰,体型纤细,身着一身简单的红色长裙,朱唇轻点,脸蛋红润,像一朵含苞待放的花蕾,她手里抱着一个婴孩,那婴孩吮吸着粉嫩的拳头,女人头微微靠向后边的男人,满是依赖和信任。

男人的样子憨厚老实,这是许思思的爸爸。男人的身姿挺拔,穿着一身工装,一手紧紧得搂着怀里的妻女,粗黑的眉毛让他显得整个人都很精神,他的眼神紧盯着怀里的人,眼中含着幸福。

一张照片,定格了那日的旧时光。

许思思抿住嘴唇,不再去想那些过往,她将头发扎成一个高马尾,简单的洗漱了一下,镜中的女孩青春飞扬,朝气蓬勃。

她静了一会儿,将头发散开,将自己怡丽的容颜掩盖,又变成那副普普通通的样子。

许思思转身去厨房给母亲做早饭,她的母亲太辛苦了,一天要打两份工,为了交房租,吃饭,还有养她上学。

她正胡思乱想着,手里的菜刀偏移了位置,直接切在了她的手指上。鲜血立刻溢出来,手里的刺痛让她回过神来,许思思皱了皱眉,没有惊叫,打开水龙头稍微冲洗了一下,接着做饭。

时间逐渐后移,许思思没来得及吃饭就急匆匆地背着书包跑向学校。

路上依旧泥泞着,被行人踩着,逐渐变成了污黑。许思思毫不在意,小巧轻盈地迅速奔跑着。

她扶着门框,轻喘着粗气,在早读铃声响起的前一秒踏入教室,不知为何,许思思感到今天早读教室里异常得安静。

苏若远要比她来的早,他正在安静地趴在桌子上睡觉。

许思思犹豫了一下,眼睛看向门口生怕老师进来,最终她还是深处手指,轻轻点了点男孩的肩部。

“苏若远,你起来一下……”

教室原本的那几声小心翼翼的背书声都消失了,呈现出一种死寂。

前排的某个女生幸灾乐祸地看着许思思,想到刚刚那一幕场景。

他们正在背着书,当然还有各种嬉笑打闹声,她正和同桌说着八卦,忽然后面传来“砰”的一声。

她坐了这么多年都没坐坏的的凳子居然被那人一下子踹烂。

只听那个男生嗓音低哑,带着几分漫不经心地说道:“背书就背书,别说其他没用的。”

然后淡定地从旁边拿过一个新的凳子,坐下,寻找了一个怎么舒服的姿势,“别叫我,有起床气。”然后就枕着自己的胳膊睡着了。

教室里所有人都大气不敢喘一下,连呼吸都是紧张的。到早读快开始的时候,有人见他熟睡了,才小声地背书。

结果居然有人直接叫他。

一定会死的很惨的。

那个看许思思不顺眼的女生隐晦地看着后面即将要发生的暴虐场面。

结果,男生阴郁着眼神睁开,浑身写满了不爽,然后转过头,盯着叫醒他的人,眼睛里的不爽迅速消失。

起身,给她让了位置。

没有半句废话,没有那个女生想象中许思思被扔到一边狠狠揍一顿。

那女生瞪大双眼,说好的起床气呢?自己吃了?

这边,许思思坐回到自己的座位,小心看着睡得迷迷糊糊的苏若远,声音轻轻地说了一句抱歉。

苏若远抬起头瞥向许思思,努力克服睡意,但双眼依旧显得有些朦胧,含糊道:“怎么了?”

许思思盯着他的侧脸,可能是睡姿的问题,他的脸上有一片衣服压出来的红痕,显得有些无辜可爱。

她笑了笑,带上了清浅的笑容:“刚刚打扰你睡觉,不好意思。”

苏若远身体僵硬了一下,右手迅速把自己睡得飞扬的头发扒拉了一下,眼神一下变得清明,他轻咳了两下,故作平静地说道:“我没有睡觉,只是刚刚……嗯……学习太累了,就趴一会儿。”

苏若远面不改色地编着自己都不相信的鬼话,偏偏许思思居然还信以为真,一脸敬佩地点点头。

“你真厉害,我都来不了这么早,每次都是快要迟到了才进教室。”

苏若远僵着脸点了点头,配合着说道:“你也很厉害。”

许思思谦虚地摆摆手,刚欲说些什么,就瞥到门口班主任进来了,她立刻坐直身体,眼睛紧盯着课本,一脸认真读书的样子。

苏若远这才将眼神转过来,看了看台上的老师,微微将头侧过来,一只手抵着头,在许思思的视线死角又将眼睛重新阖上。

和刚刚他踹凳子的桀骜模样不同,此刻长而卷的睫毛微微低垂,给他增添了一种安静而俊朗的神采。

他昨天两点多才回去睡觉,今天早晨又起得这么早,睡眠严重不足,仔细看去,他的眼底还残留着一丝青黑。

在教室里来回走动的班主任虽然已经发现了这位睡得很舒服的学生了,她淡淡一笑,很是欣慰,甚至走远了点怕惊到他休息。

毕竟,从之前传过来的消息是,这位校霸从来不听课,就算在教室里呆着也只会把学生们弄得翻天覆地,一点都学不下去,现在人家只是睡觉而已,还老老实实的没有祸害其他人。

班主任表示,她已经很满足了。

稍微补了一会儿觉,苏若远睁开眼睛,早读还没下课,他转过头瞥着在他旁边认真读书的女孩。

这会儿是清晨,阳光灿烂。

有几缕微弱的光透过窗帘轻轻打在她的脸上,轻柔流泻地移动,透出了淡淡的剪影。

小姑娘认真地读着书,一丝不苟,手里还时不时地做个笔记,她的手指葱白而修长,这样细腻美好的手,本应该去弹奏那高雅的钢琴。

苏若远毫不避讳地继续盯着她,也不知道在看什么,就想简单地看着她,脑中勾勒着女孩的笑容。

许思思可能是察觉到了,她伸出手在苏若远面前摇晃了一下。

她的声音轻轻柔柔:“怎么了?”

苏若远原本散乱的目光现在猛缩,盯着她手指上的猩红,一手擒住她的手腕,声音有些焦灼:“你手指怎么伤了?”

许思思这才想起她的手指,此时被苏若远牵着,灼烧感从他们肌肤紧挨着的地方传过来,让她的喉咙有些干。

“没什么。”

苏若远固执地拉着她的手不肯放下,眼睛紧紧盯着她,大有一副你不说我就不放的样子。

许思思无奈,这种小伤过一天自己就会愈合,哪需要这么大动干戈呢。

“……就是不小心切到了。”

“切到了!”苏若远有些急促地问道。

“……嗯。”

苏若远将她的手指放下,班主任已经不在教室了,他轻轻说道:“你在这里等着。”

许思思抬起头,眼神里有疑惑。

你做什么去啊?

苏若远大大咧咧地从教室里出去,虽然还在上课,但是却没有一个人阻拦他。

许思思望着他离开的身影有些迷茫,他怎么走了?

过了一会儿,下课铃声响起的时候,苏若远终于回来了。

早晨还是有些冷的,他从外面回来后,衣服上沾满了清凉,属于他的气息一下子包围了许思思。

“伸手。”

她下意识地把手拿出来,忽然,手腕一凉,是他修长的手指握住了她的。

伤口上传了一阵刺痛,许思思定睛一看,苏若远把不知从什么地方带回来的创口贴裹住了她的伤口。

苏若远敛眸,像是有些不好意思一样,低声说道:“我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样子的,就给你挑了一个这样的。”

他说的是创口贴的样式,上面有一只萌萌的猫咪趴在上面。

“很好看……谢谢。”

原来他刚刚出去是给她买创口贴去了,许思思的心像是灌入了一股暖流,润地她眼睛微湿。

她不着痕迹地抚住了胸口。

心脏……跳地太快了。

作者有话要说:先发一章,等我慢慢码出剩下的o(≧v≦)o

感谢盐巴的地雷

感谢默舞灌溉的营养液

爱你们!

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