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代文里的知青(2)

小说: 渣男的改造[快穿] 作者: 顾如烟 更新时间:2020-05-02 18:04:49 字数:3047 阅读进度:94/174

“村长, 你在这呐!”苏若远离得老远就开始喊。

老村长一阵头皮发麻, 感觉没什么好事。

果然,等那青年过来了, 非常自来熟的说道:“村长, 你家还有小青菜呗, 最近嘴里腻得慌, 吃点清淡的解解馋。”

老村长橘子皮一样粗糙的脸一阵颤抖, 屁股从大石头上向后挪了挪,“快没了,今年收成不好。”他又说,“我小孙孙也挺喜欢吃的。”

言下之意就是, 你别来要了,跟小孩也好意思抢吃的!

“哦, 这样啊……”苏若远的语气有些遗憾。

站在旁边没有离开的张巧犹豫了一下,她是认得这个人的, 他是今年刚分过来的知青, 长相俊秀,打扮斯文, 和他们村里的泥腿子可不一样, 人家一眼就能看出是城里的知识分子。

张巧从来都是离他们远远的,她觉得自己和他们站在一起肯定不伦不类的。

结果看到这人遗憾的表情, 张巧鬼使神差地开口:“我家还有好多青菜,要不你去我家院里摘点?”

青年的眼睛亮起来,里面好像有闪闪的星星, 语气里充满了感谢:“谢谢啊!”

老村长斜瞥着他,心里暗道:这人怎么这么死皮不要脸,连人家丫头家里的菜都不放过。

张巧没有意识到这些,第一次挨着城里人这么近,她醉晕晕的带着苏若远到自己家了。

到了家里,她指着院子里那一片长得郁郁葱葱的菜畦,“你随便挑吧,没打药,都是自家吃的。”

苏若远蹲在那里,爽朗地笑了笑:"谢谢妹子啊!"

张巧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的笑容心里跳的有些快,她点点头,背着身后那一筐菜去了台子上。

这些菜是从队里干活时摘的,有些是野菜,有些是田里剩下的,需要拔掉种别的菜,大家伙肯定都舍不得就这么扔掉,所以都拿着个菜筐边干活边捡,一举两得。

张巧干活利索,一下午的功夫就装了满满一大筐,要不是天色晚了,她得回去做饭,张巧觉得自己还可以接着装一筐。

她坐在一个板凳上,把筐里的菜摘出来放在台子上晾晒,等摘完了,张巧拍拍手心里的土,转头一看,院子里的那个人已经离开了。

张巧皱皱眉,觉得他有些没有礼貌,走的时候也不说一声。

她叹了口气,拿着桶去井边接点水,路过那片菜园的时候,整整齐齐地揪了一小点,张巧的脚步一顿,看到中间用石头压着的东西,她赶紧将桶放下,快步走过去把那东西捡起来。

一张五角的票子。

张巧一愣,左右看了看,院子里就她一个人,而且这钱还特意用石头压住了,不可能是丢的。

该不会是刚刚那个人留下的吧?!

张巧嘴角抿了抿,刚才那些坏印象一下就没了,估计那人是怕她不愿意收钱,就把钱放下自己悄悄走了。

但这么几个菜哪里用收钱啊。

那些菜都是自己种的,不值钱,家家户户都会种菜,就算有的种的不全,跟邻居打声招呼,就能掐一小把去做顿饭,哪有收钱的道理,这不是坑人家吗。

张巧看着有些发黑的天,隔壁家已经开始做饭了,她想了想,将钱收起来放在内兜里。

今天太晚了,她一个女孩也不好意思直接去找他,还是明天上工的时候再把钱还给他。

可是她根本没有想到这个人很有可能不去上工。

***

一大清早,张巧就起床了。

她父母还在打着呼噜酣睡,昨天他们干活干到很晚才回来,胡乱吃了几口就躺在床上睡着了。

张巧的眸里闪过心疼,家里就只有她一个孩子,她妈妈在生她时伤了身体,以后再也不能生了。虽然她是个女孩,但她爸却一点都没有嫌弃,甚至为了她们母女俩直接分家了。

她奶奶是典型的重男轻女,觉得女娃子就是赔钱货,儿子才是她的命根子,知道张巧母亲不能生后,一直想让她儿子离婚,再娶一个能生的媳妇。

张巧母亲忍了一年多,毕竟不能生孩子是她的问题,结果她婆婆居然趁她不在家,直接抱着张巧走了。

隔壁村里一家人刚生了个儿子,想要养个童养媳,人家里还挺有钱,住的是二层红砖房,一进村就能看到,可气派了。

因为这件事,张巧母亲一下就急疯了,平时软着性子连大声说话都不敢,这次看她女儿不见了,直接拿着家里的菜刀找上去了,一刀劈在门上把门劈烂了,她婆婆这才不情不愿的把张巧送回来。

张巧父亲知道这事后,抽了一夜的烟,第二天就提出分家了,估计那边也是心虚,而且还有还几个儿子不愁养老,所以就爽快地就分了。

后来,张巧慢慢长大,她父母也就没有那么累了。

想到这,张巧披着外套就出门了,把柴火抱过来开始做饭。

早饭是前几天她蒸的苞米面的窝窝头,煮了煮稀饭粥,在从罐子里拿一碟年前腌的咸菜,简单又方便。

张巧吃完后,稍微收拾了一下就出门了。

她起得早,一路上还没遇见几个人。

等她干了一个多小时后,太阳逐渐晒起来的时候人也多了。

他们生产队原本是固定工分,干多干少都一样,结果那年地里几乎是没什么收成,上面也没分配下来粮食,一村人全靠余粮养着。今年为了避免那种情况他们就改了,直接按劳给工分,你干得多挣得也多,这下生产队里的积极性一下就提高了。

张巧抹了抹额头上的汗,估摸着今天已经挣到的工分,眼角瞥到她旁边的那个新媳妇,问道:“翠翠姐,你知道知青们在哪片地上工呢吗?”

那小媳妇估计心情不错,听到她问就立刻放下了手里的活,指着一边说道:“知道啊,你要去那吗?直接从咱们这片拐过去,那个大槐树一边挨着知青住所的那片田就是了。”

张巧顺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谢谢翠翠姐。”

小媳妇摆摆手,矜持地笑了笑,又问:“你去那边干嘛?”

张巧道:“我去找个人。”

小媳妇有些疑惑,但看着她挺着急的,也没继续问。

张巧摸了摸自己的内兜,把锄头放回到队里,就直接过去了。

她围着那片地看了一圈,也没有找到昨天那个青年。

刚好大队长走过来,两家住得近,他认识张巧,大队长笑着问:“张巧,你过来干嘛?”

“我过来找个人,不过他好像今天没来上工……”

“没来上工,是知青吗?”

张巧点点头。

没等大队长说话,旁边一个满脸汗水的人就插嘴道:“没来上工的知青还会有谁啊,肯定是苏若远。”他们就算干的慢,最起码还会过来上工,可是苏若远连来都不来。

张巧咬着嘴唇,问道:“那他去哪了?”原来他叫苏若远。

“估计又去后山了吧。”

大队长一拍那男人的头,笑骂道:“你知道的可不少啊!”

那男人嘿嘿嘿地笑了两声。

张巧向他们两个道了声谢,转身离开了。

后山就在他们村后不远处,山有些深,山上的树很多,郁郁葱葱,但是村子里基本上没什么人进去,听老一辈的人说,这山里有会吃人的野兽,以前咬死过人,老人们都这么说,后来年轻的一辈就没什么人去了。

张巧皱了皱眉,他怎么会去后山?

走到村子后面,望着幽深的山林,张巧的脚步停下,心里莫名地有些害怕。

后山和村里有一河之隔,河水潺潺流淌,张巧心中打起了退堂鼓。

要不然……明天在还给他吧。

“吼!”

张巧刚转身,就听到山里传来一声野兽的嘶吼声。

张巧的脚步一顿,立即朝着后山里跑进去。

作者有话要说:头一次认识到了存稿的重要性(深思.jpg)

今天二更一定会粗长的!(≧▽≦)

感谢喵玖扔的地雷

感谢滢灌溉的营养液

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