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代文里的知青(完)

小说: 渣男的改造[快穿] 作者: 顾如烟 更新时间:2020-05-02 18:05:05 字数:4295 阅读进度:108/174

自从知道她怀孕后, 苏若远就没有再碰过她,就怕她出什么事。

所以算起来他们两个几乎已经半年多没有一起亲热了,他一直忍着没有碰她, 而她……也会想他的啊。

张巧有些害羞地蜷起了脚趾头, 看着正在给她捏着腿的苏若远, 她心中泛起了一股暖流。

因为整个病房就她一个人,苏若远就直接将两个床合并在一起,晚上接着抱着她睡觉。

夜里有些凉,但是因为张巧怀着孩子, 体温有些高, 半夜里总喜欢踢被子,而且最近她的腿上有了浮肿, 总是难受得她睡不着觉, 所以苏若远便经常半夜起来给她盖被子, 捏腿,让张巧舒服一些。

第二天,早上起来后天有些阴沉沉的, 空气中也藏着不少湿气。

张巧望着黑压压的天空心里有些恐惧感, 就像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苏若远一直守在她旁边,看她面色带着明显的焦虑, 就连中午吃饭都一点胃口都没有, 于是苏若远就低声哄着她睡着了。

他倒是没有睡意,躺在床上轻轻搂着张巧,慢慢拍着她的背部让她放松, 苏若远的眼睛望着窗外,眸中墨色翻涌,仔细看去,他的眼睛里好像也带着些不安。

孕育了一上午的暴风雨终于来了,阴沉沉的天空中一道闪电劈裂了黑色的幕布,轰隆的雷声响彻的不远处。

苏若远下意识地捂住了张巧的耳朵,默默地将她搂紧。

转眼间,雷电交加、狂风暴雨呼啸而来,医院的窗户被大雨毫不客气地拍打着,屋外的那几颗小树无力地在风雨中摇摆,柔弱的枝丫像是随时都会被折断一样。

苏若远抱着怀中的温暖,感受着前所未有的安心,忽然,怀中的小人发出了痛苦的呜咽声。

“巧巧,怎么了?巧巧?”苏若远轻轻晃着张巧,有些担心地问道。

张巧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好半天才将目光聚焦,她低低喘着气:“若远……我疼,肚子好疼……”她的手紧紧捂上了肚子。

苏若远伸手探了过去,手贴在她的肚子上,他已经能感受到孩子在剧烈地动着,苏若远的瞳孔紧缩,脸色一下变得苍白,他的声音发颤:“巧巧你别怕,我去给你找医生,你别怕啊,乖乖的我马上回来。”

张巧吃通地眯起眼,小声说着:“我不怕……”

苏若远看她意识还清醒着,赶紧跑到楼下去找医生。

他们今天很幸运,本来这天值班的医生要回家的,结果还没出门天空就开始下去了暴雨,所以这位医生就又灰溜溜地回来了,打算着等雨下小点她再回家去,刚走到办公室,迎面就撞见了苏若远,然后她就被拉着去看张巧了。

“你是产妇的丈夫吧,一会儿你跟她多说会儿话,分散分散她的注意力,对了,你们有蜂蜜吗?有的话待会儿给她兑点蜂蜜水,喝了之后生产的时候就不那么疼了。”女医生走过来仔细瞧了瞧,转过头对苏若远叮嘱道。

“现在她还生不了,你一会儿看她疼得不是那么厉害之后,扶着她下床走几步,如果她有时间,你可以让她先吃点饭补充补充体力,我换件衣服马上过来。”

“好好好,谢谢医生。”

苏若远赶紧照着医生的话去做,他们带的东西齐全,居然让苏若远真的找到了蜂蜜,这蜂蜜还是张巧之前变了口味突然想吃的时候,苏若远跑到隔壁村里特意给她换来的。

他赶紧给张巧倒了一杯,一只手扶着她的腰身,另一只手喂她喝着,嘴里还一直跟张巧说着话。

张巧很配合地小口喝着,她强忍着身下时不时传来的阵痛,以及越来越紧促的宫缩,轻轻应着他的话。

又过了一个小时,张巧觉得她的下身已经快没有知觉的时候,那个女医生终于让苏若远出去了。

张巧生产的很顺利。

苏若远在门口焦虑地转着圈,听着张巧在产房里痛苦的哭叫声,他的拳头悄悄攥紧,没有指甲的指尖居然将掌心掐出了血,在苏若远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后,伴随着孩子一声响亮的哭声。

苏若远的心脏重重地落地。

产房的门口开了。

医生用毛巾裹着一个小小的婴孩走出来。

苏若远迫不及待地走上前问道:“我妻子没事吧?!”

医生的眸光柔了柔,她见过太多丈夫只关心生的孩子是男是女,很少有人第一句就是问得自己妻子的情况,她缓声说道:“你妻子很好,生产很顺利,母女平安。”

她紧紧盯着面前男人的反应,果然见他的眼睛亮起来。

“我媳妇……生的是个女孩吗?”他有些惊喜地望向她怀里的那个婴孩,想要伸手抱过她。

医生放下心,她微笑着将孩子递给他:“你们的孩子很乖,一看就是个漂亮的小姑娘。”

苏若远双手颤抖地接过,孩子还很小,她正安安静静地躺在毛巾上呼呼地睡着,她的脸上红红的,皮肤还有些皱巴巴,看起来丑极了,苏若远默默地扭头看向医生。

像是看出了苏若远的担心,医生笑道:“再过几天,她就长开了,刚出生的孩子都长这样,不用担心。”

苏若远松了口气,要不然这么丑的娃娃他怎么敢给他家巧巧抱过去看啊。

医生指了指产房里面,示意让他小声点,说完,她就转身离开了。

苏若远小心地抱着自己的女儿,小心翼翼地走到屋里面。

张巧躺在床上,脸色有些苍白,她看见苏若远进来了,她轻声问道:“孩子还好吗?”

苏若远抱着孩子凑到她脸庞,柔声说道:“好,咱们孩子最乖了,巧巧,我们有女儿了,我要当爸爸了。”

女儿……

张巧心里一紧,她以前之所以说先要生个儿子,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因为她妈妈就因为生不出儿子来,才被她奶奶那样欺负,所以张巧就下意识地感觉生女儿好像就会被人看不起一样。

但现在,张巧已经把这个想法完完全全地扔到了身后,因为眼前的男人用行动告诉她,让她不用担心,因为男孩女孩他都喜欢,只要是她生的。

张巧看着紧挨着自己的一大一小,眼眶里蓦地有些湿润,她感觉自己刚刚受的那些疼,遭的那些罪都仿佛烟消云散一般,心里只剩下满满的欢喜。

她刚生产完,本就累坏了,刚才强忍着没有睡,现在看见了她想见到的人,终于陷入了沉沉的睡梦中去。

苏若远望着自己以后要放在心尖尖上宠爱的两个人,心里产生了浓浓的满足感。

……

苏若远认真遵循医嘱,让张巧在医院休息够了,这才带着自己的媳妇和闺女回去了。

刚刚要启程去医院看她女儿生孩子的孙茹曼看着不远处骑着车子回来的两个人……

孙茹曼揉了揉眼睛,哦,不对,是三个人。

她女儿已经生了?!

孙茹曼惊愣了几秒,然后藏着眼里的兴奋迅速冲向她女儿家里去。

果然,等她到了的时候,就看见苏若远一手搂着张巧,而张巧怀里有一个奶娃娃正在吃着自己的小手手。

孙茹曼看到这一幕,忽然感觉眼里有些酸,就像是这辈子的遗憾没有了一样。

她感觉面上有些湿润,她抬起手擦了擦,却不知何时,她已经泪流满面。

***

苏雨梦是这松南村里有名有姓的小霸王。

因为她出手阔绰,从不因为别人欺负她就轻易哭泣,是个非常坚强讨大人喜欢的小姑娘。

当然,也有可能是没人敢欺负她。

苏雨梦在村里称霸了几年后,就随着她爸爸妈妈搬到了一个大房子里,这里没有他们家院子大,没有爸爸养的小鸡仔可以玩,没有她喜欢的小朋友一起玩……

但是,苏雨梦小朋友表示,这里简直太棒了!

这里他们住着三层的楼楼,所以她可以勉为其难地接受这里没有院子这个缺点,没有会乱跑的小鸡仔,但又爸爸给她新买的会说话的鸟鸟,没有那些会流鼻涕泡泡的懒小孩,她简直太幸福了,她知道她多不喜欢那些小孩子用他们脏脏的手蹭到自己衣袖上。

她现在还在上学,今天又认识了十几个字,回家可以好好地向妈妈讨要奖励,她妈妈可是最喜欢学习的小孩子了。

至于她爸爸……

苏雨梦怀疑她爸爸不认识字,因为每次她都是看到她漂亮妈妈正在给他爸爸说着字,对了,她的坏爸爸还会咬漂亮妈妈的指尖,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妈妈每次脸都是红红的,她也不会咬回去。

但是……苏雨梦深沉地叹口气,她还是很喜欢这个臭爸爸的,所以就算他什么都不会,她也不会嫌弃他的。

苏雨梦托了托自己圆乎乎地脸颊,迷迷糊糊地想着,她可真是个善解人意的好孩子。

这一天,她在学校里认识了一个男孩,那个男孩是她的同桌,但是他长的好像有些怪。

苏雨梦认识的小朋友们都是黑头发,黑眼睛。

可是那个小男孩子居然是黄头发,绿眼睛,皮肤居然比她还要白。

苏雨梦忧心忡忡地想着,他莫非是患了什么怪病,马上就要死了吧。

想到她的同桌很有可能会不久后要离开这个世界,苏雨梦眼里满怀着心疼,没想到他受尽痛苦之后居然还要死去。太可怜了,不行,苏雨梦觉得她不能这样无情无义,好歹同桌一场。

于是苏雨梦友好地上前去和他打招呼,她弯着眼睛笑道:“你好啊,我叫苏雨梦!”

刚从国外转学过来的男孩完全不知道她在干什么,也听不懂她在说什么,所以他默默地转移了视线,扭过头看向另一边。

苏雨梦:诶呀,他感动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我实在是太厉害了。

她戳了戳他的细瘦的肩膀,又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啊?”

男孩:………

苏雨梦:“!!!”

难道他还是个哑巴?

她默默地将伸出来的小爪子收了回去,心里更加心疼他了,连话都不能说,真是太可怜了。

这么可怜的人,以后他有什么要求,她一定会尽力满足他的,不让他虚度这么短暂的光阴。

于是……

“同桌同桌,你要不要吃这个,好好吃的,你快尝一个吧,以后你可就吃不到了。”

男孩:……

他沉默地将东西给她推回去。

“同桌同桌,这是我妈妈给我买的糖糖,好甜哒,你快吃一个吧,我特意给你留的。”

男孩:……

他默默地将糖含在嘴里,好像是有一点甜。

“同桌同桌,这是我爸爸我给妈妈买的花花,我偷偷的拿了一朵给你,很香香的,你快多闻闻,你以后可就闻不到了。”

男孩:……

为什么要给他送玫瑰花?难道她喜欢自己?

“同桌同桌,这是我巴拉巴拉………”

多年以后,成为他女朋友的苏雨梦有些困惑,自己当年怎么会以为他是个不会说话的小可怜呢?

……

【叮——任务已完成】

【请选择:1、继续任务,2、休息世界】

【继续任务】

【叮——请准备好,即将到达下一个任务世界】

作者有话要说:我刚刚好像发错了,现在又重新发了一遍

小可爱们早点睡叭

晚安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