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4章 洗干脖子等着

小说: 争霸赛尔洛斯 作者: 火焰怒风 更新时间:2020-02-21 23:29:40 字数:4776 阅读进度:473/580

真是句可怕的狠话啊!赵羽直望着前方的那位索伦大元帅,心中自然而然地被带入了种惊恐的情绪。

廉云颇吱完声后,便没有再回过头了。他直接就驱马扬长远去,速度颇为的快速。

当前无论是萨兰人,亦或者是索伦人,几乎都被罩上了层水泥,导致都无法动弹。过了有不少的时间,几位索伦人才后知后觉地动起了身躯,并准备离开。

“真是……个可怕的人!”索伦剑士陆磊发表了句感慨。

“不然你以为呢!”张志洁在旁边下着重语,“那家伙可是索伦帝王级的大元帅啊!”

张志洁口中的‘那家伙’,自然就代指着远去的廉云颇。

“好了!不要再多花了。既然廉元帅都走了,那我们也快点离去吧!”

张志洁的催促还是较有用途的,至少陆磊和朱琪都驱马前进了。

而李双珏也准备要离开,但是在此之前,他好似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便回头向侧边的萨兰人来了记盯望。

李双珏找的不是别人,正是职位同为刺客的陈天浩。

‘萨兰刺客!后会有期!’李双珏露出了记勾嘴笑容。

而与之对应的陈天浩,则完全是个不服输的样子。他的嘴角都仿佛要拉扯到了耳根子边,足以彰显着他有多么气愤。

“总有一天要击败你!”陈天浩小声嘀咕了下。

李双珏是能将对方的情绪给捕捉到的,他也就继续抖擞了记那股子标志性的邪笑。但是神情最终也是要随着离去而收住的,等到他完全转过了身子,也就等于是背对了众萨兰人。

不再放出什么情绪了,李双珏也就驱马正式离开了。

看着索伦人全都嚣张地走开,沈梦婷的心真有些闷慌。之前她还信誓旦旦地要好好给予索伦人教训呢!没想到,如今的回报却近乎于空手。甚至,她还平白无故损失了个重要筹码。

沈梦婷不自觉地将眼角瞄向了一边,几句已烧成炭的尸体,还如此显眼的呈现着。

“喂!他们都走了啊!”

就在沈梦婷的情绪异常沮丧时,钱豪是慢慢驱马凑了过来。两人所骑的马匹,几乎都要处于平行状态了。

“对!我知道!我有眼睛,也是能看到的,不用你来特地提醒!”沈梦婷不耐烦地抽搐了下脸庞。

钱豪显然没有接受好埋怨情绪的准备,他也就极其愣神地半张着嘴巴,并将此样貌保持了许久。当然,他喉咙口还是会有意无意地吐露出些‘啊’字的。

“既然索伦人都已经走了,那我们也不需要再呆着了,我们也走!”沈梦婷愤慨地朝前方瞪了眼,随即也准备转起马头离去。

“喂!大元帅啊!我知道你现在心里很不服气,但是……也没必要把气撒在我身上吧?”钱豪一直盯望着沈梦婷,诧异的表情配合他那缩紧脖子的动作,已经将他的落寞气质给展露无余了。

沈梦婷也没有去理睬什么,直接一个没好气的摆眼,就已经将马匹给整个调转了个头了。可是,就在她行将要准备前行时,一记响亮的扯嗓叫喊声,却把她给强行扭转了头。

“张志洁!”

那是个充满极度憎意的喊叫,然后便是个黑影朝前冲去。

沈梦婷先是有些诧异,不过在眯眼后,也就扭头张望到了驱马冲前的赵羽。很明显,刚才的那句充满憎意吼叫,也必定就是出自这孩子的。

“赵羽!”

“张志洁!你等等!”赵羽驱马冲前了数步,就是为了要追上即将要走远的张志洁。

张志洁也已经听到有人在喊叫了,就带有疑惑地转了下头颅。但当他的双瞳孔瞅到了正在叫喊自己的人时,便是一个极度惊慌的瞪大眼睛模样出来。

“啊!你……是你这小子……”

赵羽显然也没有想到对方张志洁会是以这般的面貌,来迎接自己的追喊着。他也就赶紧拉住了马缰绳,从而将马匹给勒停了下来。

原先以为张志洁会转身来记挑衅笑容的,可没想到实际情况却是个诧异瞪眼。

赵羽对于敌人的情感流露,大有种无法接受态势。他也就在停下马匹后,跟着一同惊慌了起来.

“老大!是他……他……”朱琪居然也在此时驱马了过来,他就牢牢贴近着张志洁,眼神中也满是惊恐的。

这下,赵羽是更为的诧异的。他都在思考着是否是自己想多了,总之那两个索伦人,好像对赵羽本人,充满了种惊恐情绪。

“这……你们……”

“赵羽!你回来!”

突然的,耳边听到了沈梦婷的叫喊声。赵羽也就不再弄出副气势汹汹的样儿,他好似是放出了种退潮般的失落情绪,甚至连自己所骑马匹都有些控制不住了。

马匹跟着随意颠动了下,都差点要将赵羽给抛下马背。

“赵羽!我理解你现在的心情。但是……现在还不是报私仇的时刻!”沈梦婷悠悠来到了赵羽的边上。

赵羽随即扭头冲沈梦婷望了眼,他心里直有太多的话要讲述。可是在当下,却连一句都无法吐露出了。

远方的张志洁也在呆了好一阵子后,才缓缓地将失措情绪给收下。他旁边的朱琪,还在不断地扭动脖子,视线就这么来回切换与张志洁和赵羽之间。

能最为直观的感受到,朱琪现在好像都有种瑟瑟发抖的样貌夹杂着。

“可……可是……沈梦婷元帅……他……”赵羽提起了条颤抖的手臂,指尖是牢牢锁定在张志洁的身上。

“我清楚!我明白!”沈梦婷无奈地继续摇起了头,“但现在真不是报私仇的时刻,我们需要快点回到军营,以汇报当前的局势。”

既然沈梦婷都吧话说到了这份上,赵羽也就只能无奈地遵从。只不过,他还是朝张志洁所在方位去瞪了好几眼,好似在发泄着心中的怒火。

张志洁也好似终于从慌神中走出,他的嘴巴就如同挤牙膏似的,接连开始放出挑衅话语:“咦?这不是漩涡镇的那个废物吗?刚才我怎么都没有注意到他呢?啊!想起来了,毕竟是个废物,怎么很难引人注意。”

“你……”赵羽抓紧了手中马缰绳。

“老大!等等!他……”朱琪还在继续扭动着头颅,都不知来回望了张志洁与赵羽多少回了。

“你不要慌张,你怕什么?”张志洁怒气冲冲地瞪起了目光。

朱琪这才消停了下来,不过从他的表情来看,他目前还是带着大量的惧怕感。

“好!我知道的!你狠我是吧!那好!哪天我就等着你来报复,怎么样?”张志洁冲前了下身体,随后更是以记轻狂的嘲讽感放出。

“张志洁!你不要再嚣张了。你以前就被打和条狗一样,你以为我忘记了吗?”

沈梦婷忽然的叫吼,致使当今摆出诧异面容的人变为了赵羽。虽然他有些不明白沈梦婷的意思。可既然是沈梦婷放出的言论,他就认为那必定是对的。

“你……”

“张志洁,你要滚就快滚吧!你们老大不都走远了吗?”

好似是被提醒到了什么,张志洁也就仓促间往后看了眼睛。

确实,廉云颇早就已经驱马离远了,从他那雄伟的背影来判断,他根本就不想留在此地哪怕一刻。

张志洁也就不再多语了,看得出他已经也要离去。

“哼!沈梦婷!你不用嚣张,看到我们的廉元帅刚才所讲的话了吧!你们还是快点洗干净脖子等候我们的攻击吧!”张志洁发力扯动了下马缰绳,马匹便快速调了个头。

都没有什么本能或者惯性动作,张志洁就直接骑马远去了。朱琪也牢牢地跟在后面,可从慌乱的动作能看出,他早就要离开了。

索伦人全部都已远去,留下的只有惊呆的萨兰人。

“赵羽!走吧!回军营里去!”沈梦婷用带有无奈的目光,盯向了赵羽。

赵羽心里纵然有千万个不服气,可也无法去阻止什么。他并没有再回应什么,单就是沉默着将马头给调转了个个儿。

“好的!我知道了!”最后相应了句话,赵羽就是个‘驾’字放出。

马匹随即被他给调动,用着个不快不慢的速度,往军营中前行着。

沈梦婷直望着那孩子的背影,最终还是个无奈的摇头放出。良久后,她也就对其他众人开始了记宣布。

“好了!都回去吧!”

马匹悠悠地被她调动了几下,她所骑的马也就跟着向军营中小跑而去。

“大元帅!我有个问题要问下。”

就在这时,沈俊骑马赶上了沈梦婷,从他的抬眉动作来看,就确实有种要问问题的样子。

“怎么了?”沈梦婷厌烦地转了下头,正对向了前来的沈俊将军。

“这些尸体……怎么办?”

顺着沈俊的指动,沈梦婷这才注意到了那些个尸体也存在于平原中。

虽然平原的面积是巨大无比,无论是坑洞还是烧焦的尸体,都几乎甚至不能在其中显现。但是,军营门口就这么被摆放着这些个不祥‘东西’,老实讲也绝不是令人愉快的。

“还能怎么样?待会到军营里,叫人处理掉!”沈梦婷直接就是一个命令发出。

接下来,她也就驱马快速跑动了起来,期间也没有再回下头。

“好真是个强势冷漠的女人啊!”陈天浩不知哪壶提哪壶地叫嚷了句。

钱豪被这句话给弄得有些诧异,他也就恍然地转了下身子,面对方向正是刚才嚷嚷的陈天浩,“啊?你怎么这样讲呢?”

“难道不是吗?”陈天浩有意无意地耸了耸肩,“那些尸体中……”他抬手指了烧焦尸体所在地,“怎么说也有我们的士兵吧!可是,她竟然没有流露出一点伤心的样子。她单就是随意地叫人收拾掉,甚至连点像样的埋葬都不提点。看来,她对于士兵们地性命,一点都不在乎啊!”

陈天浩好似说道了什么重点,致使钱豪都跟着踉跄地挺直了下身躯。

“喂!你们可不要误会,我没有要指责什么的意思,单就是发表下我的看法!”说完此句话后,陈天浩也就驱马离去了。

这位刺客也同样是以个完全不回头的态势,跑向了军营内。

“他居然会说出这种话!啊!尊重生命这种事情,可不是一个刺客常挂在嘴边的事。”钱豪的语气都有些抱怨,可他刚才的沉默,也意味着陈天浩也没有讲错。

早先钱豪就已经发觉沈梦婷的不对劲了,这个女人在当上大元帅以后,情绪好似冷漠了不少。不再是那个虽然傲慢高冷,可实则却满是热血的女人。如今的沈梦婷,像极了那种身居高位从而被腐化的高【河蟹】官,好似还会是那种为达目的而不择手段的人。

钱豪想想就有些背脊发凉,他也就在哆嗦了阵儿后,自身也驱马向军营中跑去。

接连的萨兰将军往军营内跑动,最后平原中就什么人都不再剩下了。

与索伦人的碰面谈判,也就是在这种境遇下落寞。老实讲,沈梦婷对这种结局也完全没有想到。

在回到军营里后,沈梦婷便脸色难看的进入到了自己的屋子内。她真得有些生气,至少碰面的目的完全不是她所想的那样。

本来还以为可以弄点好处,结果非但好处没有捞着,还赔上了个大俘虏。沈梦婷都有些懊悔为何要打赢前去赴约了。

看来廉云颇那个老头子,早就在写信时就想好了一切。他过来也绝不是谈判的,而是就是要将关云龙给杀死,从而不让敌人手握些把柄。

‘可恶啊!真是可恶!’沈梦婷握紧了拳头,还在床边直跺起了脚。

其实先前早在军营门口时,她就已经有满是气愤的念头了。不过因为周边全是下属,她并没有明显的发出。

但是现在既然已经是独处了,她也就不再准备隐藏什么心思。

廉云颇真得是太狠了,连一个与他共事了多年的老战友,都是提剑说杀就杀的。不过,或许这也正示了其不可替代的魄力。

沈梦婷觉得,或许就是这种说一不二的强势,才造就了如今的廉云颇。

沈梦婷不自觉地抽出了背在身后的巨剑。紧紧盯望着剑身中反出的自己,她就考虑着自己何时才能有廉云颇的那股子狠劲来。

只有当上个冷酷无情的人,才可以真正去成大事!沈梦婷最终觉悟出了这个道理来。

然后在突然的一个呼吸过后,她就将紧握的巨剑,重重地朝前劈了下。于是,一记可怕的剑风也就不出意外的显了出来。

如不是她还算能把握分寸,估计面前的大床,都要被弄成两半了吧!沈梦婷如此想着。